我的奇妙老公 第280章 都杀疯了

小说:我的奇妙老公 作者:曾紫若 更新时间:2021-09-19 19:16:0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慢你大爷!

  要不是看在这个阴灵昏睡不醒,暂时对我也造不成什么威胁的份上,我早就破口大骂了。

  不过看样子,他的情况很不妙。

  谢槿柌说的没错,他身下确实有一滩水,但我知道,这绝不是尿裤子,更像是一个大冰块被融化的样子。

  今天天气好,太阳毒辣,温度也高。

  但渣季奇在房间里开了空调,所以屋子里的温度很低,低到我手脚冰凉,尤其是十个手指头,感觉骨头都有点凉到痛。

  这是我一直以来的老毛病了,除非是在真的很热的情况下,我身体才会感觉到酷热难耐,不然的话,我的十个手指头就会像现在这样,觉得冻的生疼。

  尤其是在空调房里,我最容易失温。

  但今天这种情况很快就消失了,空调开到十六度,而我不仅没有感觉到身体冰冷,反而有些微微冒汗。

  嗯,这间房,有点热。

  我想着或许是这间房最靠近后院的缘故,打铁铺嘛,温度肯定会比一般的地方高。

  在房间里呆了好一会儿后,那种从外头强光下突然来到房间里的视觉昏暗已经得到了缓解,我一直以一种高度戒备的状态盯着这个被关在笼子里的阴灵。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外头的动静小了很多,想必是渣季奇跟他们都解释的差不多了。

  只不过我刚刚开了小差,没听到渣季奇是怎么跟他们解释的。

  只是地上那滩水渍很快就干了,可想而知房间里的温度有多高,很快,我感觉到热,空调房十六度,我竟然热的满头大汗。

  我拍打着房门大吼:

  “渣季奇你大爷的,你想热死我。”

  谢槿柌第一个在门外回应我:

  “热?不应该吧姐姐,要说热也是我们热才对,你可是在空调房里,我刚进去一下都觉得冷呢。”

  正因为如此,我才感觉到后怕啊。

  这房间诡异的很,我不要跟这个阴灵单独相处,昏睡中的他看起来人畜无害,但我心里莫名感到恐惧。

  相比起谢槿柌这个憨憨,姚远和宋簪要直接的多。

  他们俩应该是对渣季奇上手了,一人一句:

  “快开门,把放出来。”

  “那姑奶奶脾气不好,你招惹谁不好,非得招惹她,还是赶紧放人吧。”

  既然宋簪都对渣季奇动手了,谢晨曦这个护妹狂魔没理由不站出来。

  我只听到渣季奇连连求饶:

  “各位大哥大姐,再等等,再等等,来来来,我们接着讨论碑文的事情。”

  原来他们都已经开始讨论碑文了,看来我错过了不少。

  宋簪可没有功夫再等等,她厉声道:

  “再等下去我姐妹就热死了,你麻溜点放人,要不然,我有理由怀疑你就是那个背后大坏蛋,老阴人,变态杀人犯。”

  渣季奇哭笑不得:

  “拜托姐姐,我是铁匠,打铁匠,我又不是髡匠,你要怀疑,也是怀疑他们哥俩才对,那请运劫脉的本事,可是髡匠专属的,我一打铁的,我实属冤枉啊。”

  宋簪不管,她比我这个被关在房间里的人焦急多了。

  无奈之下,渣季奇不得不对恶势力低头,他如实说道:

  “里面关着的那个阴灵,老阴老阴了,我这打铁的地儿,属阳,燥的很,你这姐妹不是被你的髡残所伤了吗?本来一双腿就是废的,髡残的寒气入体对她损害巨大,我这不想着跟嫂子初次见面,她跟老吴虽然领了证却没办婚礼,我也没去庆贺,就想着送她一份大礼...”

  大礼?

  别告诉我这个阴灵就是他送给我的大礼。

  那我可真是要谢谢他了。

  宋簪不愧是我的好姐妹,她跟我一样耐不住性子,逼问:

  “少说那些有的没的,讲重点,我没那耐心听你叨叨,我这姐妹还在里面受苦受难呢。”

  咳咳。

  受苦受难这四个字,略为夸张。

  渣季奇急忙捡重点讲:

  “我帮你把你姐妹身上的寒气逼出来,这算不算重点?”

  宋簪似乎是放开了他,我听到渣季奇松了口气。

  紧接着,宋簪问:

  “你的意思是,你让那个阴灵把我姐妹身上的寒气给吸走了?”

  渣季奇反问:

  “不然呢?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髡残至寒,我们大活人肯定受不了,只有像这个阴灵这个的至阴之物,才承受得住。”

  这时,谢槿柌的声音乱入:

  “可你这至热,姐姐身上至寒,那被关起来的那个人好可怜,他此时不正处在水深火热之中么?”

  谢憨憨虽然看着有点傻,但不可否认,他每次的话都能轻而易举的讲到重点。

  我一开始离阴灵有点远,谢槿柌说完后,我尝试着靠近,才发现他整个身子是在微微颤立中的,虽然看不出太大的波动来,但水深火热这四个,光想一想我都觉得毛骨悚然。

  比如我自己,此刻在低温十六度的房间里都热的遭不住,可想而知这个阴灵正在承受着怎样的煎熬。

  说实话,我有点于心不忍。

  但渣季奇却回答道:

  “可怜是可怜了点,他本来只是一个承受苦难的载体,如果他没有被唤醒的话,其实是什么都感知不到的,只不过...唉,不过也不算可怜吧,她身上的寒气能够滋养他,也算是两全其美,至于水深火热嘛,没办法,我这只有这样的条件。”

  也就是说,换个地方,他或许会好受些。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哪根筋错乱了,推着轮椅来到门口,拍打着门问:

  “如果我们回到宾馆去住呢?”

  我这话一问出,渣季奇惊的下巴都掉了(我脑补出的画面,从他语气中得知的):

  “我的小祖宗,是你疯了,还是老吴疯了?”

  这跟我老公有什么关系?

  我颇为不满,说我蠢我可以接受,但不许带上我老公。

  最关键的是,这个时候,谢晨曦突然来一句:

  “你觉得这镇上,还会有那么一间宾馆的存在么?”

  是哦,这是个大问题。

  原本这就是我冲动的想法,然而,宋簪来了兴致:

  “在这里猜测做什么?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隔着一扇门,我听到渣季奇不断地在重复一句:“疯了,疯了,都疯了,都杀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