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她的智商和年龄,怎么可能算得如此精确,正好知道佳瑶会是什么时间从商场走出来,刚好有人会在叶佳瑶出商场的那个时间点在附近打车,然后车子又正好失控撞道叶佳瑶身上!没有精密的计算随时都可能失败!

  而且,当时叶佳瑶和庄聘婷在一起,她怎么能保证车撞到的人是叶佳瑶而不是庄聘婷?!

  “我知道,所以我来问问慕总,是不是有怀疑的对象?”

  慕凌寒看了叶佳瑶一眼,见她正在专心地吃着零食,随后淡淡道:“不知道。”

  “那您……问问慕太太?”

  “你继续查。”

  慕凌寒说完,就挂掉了电话。

  许宁知:???

  慕凌寒收起手机,看向叶佳瑶,缓缓开口道:“佳瑶……”

  “嗯?”

  “你……”

  叶佳瑶:“什么?”

  “……头还疼吗?”

  叶佳瑶:???

  “不疼了,还有,你这个问题不是问过了吗?”

  慕凌寒:“嗯,我多关心你一遍。”

  叶佳瑶邪邪一笑:“你是忘了想要跟我说什么,所以随便找个话题吧?”

  慕凌寒面露些许尴尬。

  叶佳瑶笑得更欢了。

  “慕先生,人老了,记忆力不行了,身体是不是也要退化了?”

  慕凌寒脸色一黑,上前一步按住叶佳瑶的肩膀,磨了磨后牙槽道:“是不是不行了,现在可以试试。”

  叶佳瑶像泥鳅一样跳开,站在距离慕凌寒的五米的位置对他吐了吐舌头。

  “我说不行就不行。”

  叶佳瑶说着,领起包就往外跑。

  慕凌寒连忙跟上去,见她要自己开车,立刻组织:“你要去哪?”

  “聘婷好像生病了,我去看看她。”

  “你还病着,别自己开车,我让人载你。”

  慕凌寒说完,立刻安排了一个保镖给叶佳瑶当司机。

  叶佳瑶看到快速出现的保镖,不由得歪了歪脑袋。

  “你是不是在我身边时刻安排了保镖啊?”

  “不是……是。”

  叶佳瑶:???

  “到底是还是不是?”

  “之前安排过,后来有一段时间没有,后来又安排了,不过没有跟得那么紧。”

  所以才让人钻了空子。

  只是他也没想到,竟然有人会想要叶佳瑶的命!

  想到装诶,慕凌寒眼神瞬间阴鸷下来,整个人散发着阴冷森寒的气息。

  叶佳瑶不由得吓了一跳。

  慕凌寒察觉到不对,立刻收敛了气息。

  “你早去早回,别折腾太晚。”慕凌寒说着,低头在叶佳瑶的额头上落下一吻,然后轻轻把车门给关上了。

  叶佳瑶眨巴了两下眼睛,开口道:“司机看着呢。”

  保镖·司机:!!!

  慕凌寒狠狠瞪了保镖一眼。

  保镖·司机:“……”

  车子开走了,慕凌寒的脸色再次阴沉下来,整个人都散发着阴鸷的气息。

  半个小时之后,慕凌寒来到了某个地方。

  许宁知已经等在门口了,他看到慕凌寒,立刻上前道:“陆雅晨说自己就是看叶佳瑶不顺眼,想要给她一点教训,报之前在陆氏公司外面的仇恨。”

  “背后的人呢?”

  “她说背后没人。”

  慕凌寒嘲讽一笑:“看来她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我亲自去审问。”

  许宁知:!!!

  慕总这是动大怒了!

  审问间内,慕凌寒和陆雅晨对面而坐,整个房间内瞬间如同被抽干了空气一般,令人呼吸困难。

  许宁知没有跟进去,他站在外面看着玻璃窗,就见陆雅晨一开口就是诉说自己的委屈,哭哭啼啼了好一会,被慕凌寒逼人的视线被吓了回去。

  “你不说是吗?”

  “我,我都已经说了,我真的没……”

  “陆氏公司明天就回因为偷税漏税而欠下一大笔债,这笔债,陆庆霖还不起,由你这个继承人来还。”

  陆雅晨呆了一下,然后道:“公司的事情会由我哥哥来承担,跟我没关系。”

  许宁知暗暗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真陆雅晨还真是死猪不怕开水烫,自私到了极点。

  “呵。”慕凌寒轻呵了一声,道:“陆今铭和陆家已经分了户口,陆庆霖拟定了继承人的公告,宣布你是陆氏的正式继承人。”

  陆雅晨沉默了半响,没说话。

  “那几个和你一起被抓的人都指认你是领头者,他们都是被你骗的,货也是从你那边拿的。”

  陆雅晨:!!!

  陆雅晨猛地站了起来。

  “这事是你干的!你陷害我!”

  她就奇怪怎么会突然冒出“粉”这种东西,以前经常去跳舞嗨歌都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情,而且她虽然玩得野,但是一项很警惕,从来不碰这些东西的!她只当这次是被周围人给坑了,没想到是慕凌寒干的!

  只是她明明做的那么隐秘了,还找了替罪羊,为什么慕凌寒那么快就发现了,直接略过那个替罪羊,找到她头上,还设计了陷阱让她跳!

  慕凌寒表情不变:“你是等背后的人许诺你好处,还是现在就直接被判死刑?”

  陆雅晨顿时变得激动起来,用力一拍桌面,大声叫喊道:“慕凌寒,你不能这样对我!我那么喜欢你,我喜欢你那么多年,你怎么能因为一个草包女人对我那样残忍!!”

  慕凌寒表情不变,眼中尽是厌恶:“所以我觉得恶心。”

  陆雅晨眼眶瞬间红了,眼泪哗啦啦往下流,脸上的妆容还是保持着之前被抓时候的样子,没有清洗过,眼线眼影全都花掉了,像个小丑一样。

  慕凌寒眼中闪过嫌弃。

  “我……我要找律师,你这样是威胁,是严刑逼供,我不会承认的……”

  这时,慕凌寒的手机响了起来,他冷冷的扫了一眼,接听。

  “慕总,陆先生来了,好像,还带了他公司的律师过来。”

  慕凌寒眼睛微眯,没有说话。

  陆雅晨看着慕凌寒的表情,心头一喜,立刻道:“是不是有人来保我了,是不是我哥哥来了?”

  慕凌寒看了陆雅晨一眼,没有说话,起身走了出去。

  审讯室外面。

  陆今铭阴沉着脸走了出来。

  “慕总。”

  慕凌寒嘲讽一笑:“陆总这是来给妹妹撑腰的吗?”

  公众号添加到桌面,一键打开,方便阅读去添加>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