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聘婷是我在这个世界最好的朋友,如果可以,我其实希望她找一个普通的富豪嫁了,而不是你……”

  这样复杂的危险人物!

  陆今铭的拳头再次紧了紧,他从来不觉得叶佳瑶有什么特别,只是比普通的女孩子更鬼灵精怪,更毒舌罢了。

  现在,他感觉到了叶佳瑶的可怕,那种仿佛能够洞穿一切的可怕,自己的一切好似在叶佳瑶面前无所遁形。

  陆今铭的后背不自觉渗出了冷汗。

  如果叶佳瑶是她的敌人,他完全不敢想!

  “聘婷很喜欢你,知道要订婚了,刚刚还哭了。”

  陆今铭听到这句话瞬间回神,连忙追问道:“庄小姐,哭了?”

  要跟他订婚反而哭了?为什么?

  “她说怕自己配不上你,说自己不聪明你还不嫌弃她,要跟她订婚了……哭得稀里哗啦的。”

  陆今铭瞳孔一缩,脑海中想象出庄聘婷哭着说这些话的画面,鼻子顿时酸了,一颗心狠狠地揪了起来,放在两侧的拳头握得比刚才更紧了,指甲陷入了肉里毫不自知。

  男人的呼吸有些沉重,动了动嘴唇,沉声开口:“是我……配不上她。”

  “你知道就好,我的话放这里了,希望你一辈子都对她好,如果真有那一天你不喜欢她了,也不能做对不起她的事情,好聚好散。”

  “不会有那一天的!”

  陆今铭语气肯定,目光直直地看向叶佳瑶,那眼神充满了坚定和力量,让叶佳瑶绷紧的神经差点断掉。

  “进去吧,她喝醉睡着了。”

  叶佳瑶侧开身子,给陆今铭让路,陆今铭连忙大步走了进去。

  叶佳瑶这才猛地松了一口气。

  她的后背和手心全是汗!

  跟大男主对a,简直要去掉半条命啊啊啊!

  刚刚她把陆今铭的秘密说出来了,一颗心吓得差点没有跳出来!陆今铭一瞬间闪现出来的杀气,差点让她腿软撑不下去!

  大男主,果然很可怕!

  他该不会想杀了自己吧?

  叶佳瑶顿时感觉一阵后怕。

  有些怀疑自己该不该把那些威胁的话说出口。

  哎,为了聘婷小可爱,她也是够拼的。

  呜呜呜呜……

  双腿发软怎么办。

  陆今铭抱着庄聘婷从客厅里走了出来,路过叶佳瑶的时候,和她对视了一眼,然后轻轻点了点头,用嘴型说了一句什么,然后大步离开了。

  轰隆隆——

  陆今铭的车子扬长而去,留下两条长长的车灯线。

  黄雅翎从客厅里走了出来,看到叶佳瑶还站在原地不动,不由得好奇询问:“你刚刚和陆先生说了什么,他进屋时候脸色那么难看?”

  还不让她听,叫她先在屋子里照顾庄聘婷,自己去门口拦陆今铭。

  “一些威胁的话。”

  黄雅翎闻言立刻点头,同时拍手叫好。

  “你做的对!我也想对他说点威胁的话!不过他的表情太渗人了,我害怕。佳瑶你真厉害,陆今铭那样强的煞气你都能开口威胁他。”

  之前是隔着屏幕她还变了脸才敢说那些调侃的话。

  她都感觉得到了陆今铭身上的煞气,差点绷不住脸,现在叶佳瑶可是和对方面对面啊!而且看陆今铭那脸色,一定是威胁成功了!

  牛!

  简直太牛了!佩服!

  “果然演员就是不一样,我要向你学习!”

  叶佳瑶抬手摆了摆道:“一般般吧。”

  “你怎么还站在这里,不进去吗?”

  “扶我一下,我腿软。”

  黄雅翎:???

  ————

  车上。

  陆今铭把车子开出慕家别墅没多久就在路边停了下来,他表情沉沉地看着窗外的海平面,月色下,海面呈现深蓝色,海浪轻轻地在上面翻动着。

  因为是海边别墅,这条路上只有他一辆车子。

  陆今铭看着车窗外发呆了好一会,本能地想要拿出烟起来点,可是又忍住了。

  他回头看向躺在后座上的庄聘婷,脸颊红扑扑的,精致漂亮的脸蛋上挂着好几条泪痕,明显是哭凶过的。

  陆今铭突然一阵心疼,他解开安全带,从驾驶座上立刻来到了后座上,静静地坐在庄聘婷的身侧,看到她有些不舒服地蜷缩着长腿,连忙帮她调整了姿势,轻柔地替她把鞋子给脱了下来。

  饶是如此,庄聘婷还是需要蜷缩着腿,因为她的身高摆在那里。

  陆今铭心中有些懊恼。

  早知道开大一点的车子过来了。

  “嗯……”

  庄聘婷睡梦中哼哼了两声,做事准备侧身过去,陆今铭连忙伸出手把她扶住,以防她掉下去。

  庄聘婷触碰到陆今铭的手臂,立刻本能地抱住了,如同抱着抱枕一般,脸颊放在他的手背上,轻轻蹭了蹭,嘴里还发出舒服的呢喃声。

  睡姿很甜,跟着孩子似得。

  陆今铭看着这样的庄聘婷,心中不由得软成一片。

  刚刚被叶佳瑶揭穿底细的阴郁和烦闷一下子消散了不少。

  “嘿嘿……陆先生……”

  庄聘婷嘴里嘀咕了一句,陆今铭身子一紧,立刻回应道:“我在。”

  说完,发现庄聘婷的眼睛还是紧闭的状态,显然是在说梦话。

  “陆先生要跟我订婚了……嘿嘿……”

  庄聘婷又喃喃自语了两句,嘴角勾起幸福的笑容,眼角的泪珠低落了下来。

  “嗯……真好。”

  庄聘婷蹭了两下鼻子,眼角开始一颗一颗地掉眼泪。

  陆今铭心头一紧,不由得握紧了庄聘婷的手心。

  她……真的在哭。

  喝醉了在哭,连做梦都在哭……

  他……

  陆今铭心口一真发痛,一只手轻轻地放在庄聘婷的脸颊上,替她擦拭着眼角的泪水。

  他其实没有那么好,是他配不上她。

  他有哪里值得庄聘婷的喜欢?

  陆今铭想不通。

  钱吗?

  庄聘婷比他有钱。

  权力?

  庄家什么人家,他还没和陆家分家都算是高攀了。

  他的容貌,他的能力?

  圈子里长得比他帅的又不是没有,比他有能力的也有几个,而且他们相比自己更单纯一些。

  陆今铭心中有些压抑。

  好像,从他有记忆以来,庄聘婷就一直暗恋他了。

  从什么时候起的事情,他也记不清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