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阿姨最喜欢菊花了。”

  苏烨西:???

  真的吗?1

  “既然都来了那就一起上去吧。”叶佳瑶说着就去牵小白白。

  苏烨西:“……”

  病房。

  叶明雅躺在病床上,整张脸包裹得像木乃伊似得,几乎连眼睛都要看不见了。

  肩膀上脖子上手臂上也零零散散地绑着绷带,有点像是植物大战僵尸里面的僵尸。

  叶佳瑶站在门口,对着苏烨西道:“我先进去,小白白你先看着,我怕进去把叶明雅给吓着。”

  苏烨西:???

  这女人是良心发现了?他还以为这女人故意带藏獒来的呢……看来真是他小人之心了。

  叶佳瑶说完就走了进去。

  乔美琳听到声音,立刻起身回头,看到叶佳瑶的时候面露喜色。

  “佳瑶啊,你可算来了,我和明雅都想你想得紧,你工作太忙,都顾不上这里了,今天好不容易把你给等来了……”

  这话说的,好像叶佳瑶多没良心,妹妹手术注意都不来看一眼的。

  叶佳瑶看了床上还在睡觉的叶明雅,笑眯眯地道:“我这两天忙着交接新公司的业务,乔阿姨你也真是的,妹妹手术这么大的事情都不给我通个电话,我好过来亲眼看着她进手术台啊!”

  乔美琳:“……”

  这话怎么听着那么变扭?

  叶佳瑶把那束菊花拿起来左右看了看:“我给妹妹带了花来,插哪儿好呢,没有花瓶之类的?”

  乔美琳看到那束黄绿混杂的菊花,差点一口气没有背过气去。

  “你,你……你怎么带菊花过来!”

  这不是诅咒她的明雅嘛!

  叶佳瑶一脸茫然:“怎么了,有不对吗?你不是说看望病人要带菊花的吗?”

  她记得原著里有一段关于叶佳瑶笑料的描述,说陆今铭生病住院,原主带着菊花去看他,结果成了圈内众人的笑料谈资。

  不用问,肯定又是乔美琳的手笔。

  乔美琳:“……”

  乔美琳胸口欺负不断,最后咬咬牙笑着道:“明雅对菊花过敏,还是赶紧拿去扔掉吧。”

  乔美琳说完急忙结果叶佳瑶手里的菊花,扔进了厕所的垃圾桶里,放进去的时候还狠狠压了压,把菊花压得稀巴烂,又扔了其他的垃圾盖在上面,直到看不到一点影子才舒坦一些。

  “原来妹妹对花粉过敏啊,我还以为她喜欢花呢,之前还见她买过几次花呢。”

  乔美琳:“……”

  “只是对菊花过敏。”

  叶佳瑶点点头:“原来花粉过敏还挑花种的。”

  乔美琳:“……”

  叶佳瑶左右看了看:“爸呢,他怎么没来?妹妹手术那么大的事情他都不来看一眼吗?”

  乔美琳连忙:“你爸他公司业务繁忙,能抽空过来看一眼就不错了,现在叶家生意做大,你占了大功劳。”

  叶佳瑶立刻不赞同道:“乔阿姨这话我就不同意了,公司发展好那全是爸的功劳,我们这些女人也就沾沾光,在背后支持鼓励,给他们做坚实的后盾,其他的什么都做不了的。”

  乔美琳:“话不是这么说的……”

  “这话还是你之前告诉我的。”

  乔美琳:“……”

  她有说过这种话吗?她压根就不记得了,不过这话确实是她的教育风格……

  乔美琳连忙说道:“那是以前,现在时代不一样了,咱们女人也得跟着时代走,你看你不是也有自己的事业和生意吗?这都是你的能力的象征,走出去,在贵妇圈的地位都不一样了。”

  “嗯嗯,懂了。”叶佳瑶点点头。

  “乔阿姨的观念都老旧了。”

  乔美琳:“……”

  “我是说以前的观念老旧了,我们的观念得跟着时代改变。”

  “好,我自己的事业是靠自己的能力和别人无关。”

  乔美琳:“……”

  这个叶佳瑶,气死她了!

  “话不是这么绝对,我也一直在学习了……站这么久了,累了吧,坐下来喝杯水,我给你洗了水果吃。”

  叶佳瑶看着乔美琳一副亲切的样子,心中升起些许疑惑来。

  这个乔美琳又有什么目的?

  自己拿了公司的股份,乔美琳不应该气得吐血吗??

  乔美琳热情地取出水果盘,亲自给叶佳瑶薄了一颗橘子,拿了一片递给她。

  叶佳瑶:“我喜欢吃樱桃,不喜欢吃橘子。”

  叶佳瑶直接略过乔美琳手中的橘子,从盘子里去了一颗樱桃送到嘴边。

  乔美琳也不在意,直接把水果放了回去,然后给叶佳瑶拿了一块椅子让她坐下。

  “佳瑶啊,你爸工作那么累公司的业务都是他在忙活,公司的股权在你那里,要说偏心,我们全家都最偏心你了,整个公司都归你了,连你爸都在给你打工了。”

  “你看同样是女儿,公司的股份和分红,明雅一分钱都没有拿到呢。”

  乔美琳在一旁絮絮叨叨地说着,叶佳瑶慢悠悠地吃着水果,时不时瞄一眼躺在床上还没睡醒的叶明雅。

  整个包得跟大粽子似得,也不知道整出来会是什么样子。

  苏老医生出手,应该不会太……差吧?

  “佳瑶啊,这个你看看,签个字。”

  “这是什么?”

  叶佳瑶扫了一眼乔美琳手里的文件,嘴角露出一抹微笑。

  乔美琳连忙道:“你妹妹的医药费花了不少钱,她自己又没有工作没有积蓄,现在公司的产业已经给你继承了,明雅一个点的股份都没有,我和你爸都成了没有产业的人了,你妹妹的医药费自然要落到你头上了。”

  “我和你爸都偏心到你身上了,你妹妹心胸宽阔没有一点的计较,你总不会连这点钱都不肯出吧?这可是你爸的女儿啊。”

  叶佳瑶心里默了一句:又不是我的女儿。

  不过面上还是诧异:“医药费还没给吗,没给钱怎么能做手术呢?”

  “这不是都是借的吗,你爸心疼你,不想拿这事去烦你,把自己这么多年来的继续都用光了,这几天头发都愁白了。”

  叶佳瑶听到这话,忍不住想到上次看到叶海盛时候,他那神清气爽容光焕发的样子……

  叶佳瑶笑了笑:“是啊,爸最近的神色确实不太一样了。”

  “是吧,所以你身为我们叶家的一份子,不能只光索取不付出,你妹妹的医药费你来负责吧。”

  乔美琳一边说着,眼角的余光偷偷瞄了一眼放在不远处的手机,手机是盖着放的,已经打开了录音功能。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