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雪怡:“就算只是普通的朋友,我也不能看着对方陷入困境而无动于衷啊。”

  “如果是我呢?”赵臣煜冷不丁地突然问了这一句。

  秦雪怡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一脸忧伤地道:“我当然会了,我们之间的关系……”

  秦雪怡说着,脸颊不由得又是一红,微微垂下了脑袋。

  赵臣煜的眼中闪过一丝亮光,嘴角勾起一抹柔和的笑。

  “我的雪怡最善良了。”

  赵臣煜盯着秦雪怡看了几秒,最后沉下眉眼,转头看向陆氏的写字楼,神情深沉。

  “我用我的手机给他打。”

  赵臣煜说着,拿起自己的手机拨打出去,结果还是无人接听。

  秦雪怡面露担忧道:“应该是在忙吧,毕竟公司遇到了危机,说不定熬了一夜都没睡。”

  赵臣煜粗了蹙眉:“那就直接进去吧。”

  秦雪怡愣了一下:“没有预约进不了的。”

  重点是,她不确定陆今铭有没有放话让前台拒绝她进入!如果等会进去被直接拒绝,那她岂不是丢脸丢到家了?

  “没事,我有朋友在陆氏上班。”

  秦雪怡呆了一下:“你有朋友在陆氏上班?做什么的?”

  “部门打下手的而已,职位不高,不过放个人进去还是搓搓有余的。”

  赵臣煜眸光温柔地看着秦雪怡。

  “谢谢你,你的朋友还挺多的。”

  “我做过的工作比较多,认识的人也多一点,人脉都是一点点扩充出来的。”

  秦雪怡对着赵臣煜点点头,脸上露出些许欣赏的表情:“你还挺厉害的。”

  赵臣煜被夸,脸上露出些许欢喜,很快又恢复正常。

  “还行吧,一起进去。”

  赵臣煜和秦雪怡肩并肩走了进去,叶佳瑶拿起手机拍了好几张照片。

  “你拍照干什么?”

  “留着以备不时之需呗。”

  虽然不知道有没有用,先拍着又不吃亏。

  “占内存。”

  叶佳瑶:“……”

  陆氏写字楼大厅内,前台看到有人进来,立刻迎了上来。

  “请问你们两位是……”

  “找阿贵的。”

  前台顿时露出恍然的神情,

  “好的,请上楼。”

  “阿贵哥在待客室等着了。”

  说完,态度恭敬地给两人开电梯的门。

  电梯门关上,秦雪怡看了一眼身边的男人,有些好奇道:“你的朋友好像职位挺高的?”

  赵臣煜“就是一个普通的小职员罢了,只是和同时关系比较好,交际能力比较强。”

  “我可以认识一下吗?”

  如果有多了这层关系,她以后想要出入写字楼不是方便一些?

  “还是算了,他不太方便。”

  秦雪怡:???

  “他喜欢赌,欠了不少外债。”

  秦雪怡:“……”

  那还是算了,穷鬼加赌鬼,一听就是穷酸样。

  秦雪怡的心头叹了一口气,目光落在赵臣煜身上。

  靠打工多积攒起来的人脉……和出身豪门自带的人脉还真是不一样。

  秦雪怡心中原本对赵臣煜积攒起来的那点好感又消磨了一些。

  ……

  这边,叶佳瑶见秦雪怡和赵臣煜真的进去了,不由得有些惊讶,立刻给庄聘婷打电话过去。

  结果没人接听。

  想了想,这妞应该真的在睡觉,应该不会遇到秦雪怡那厮。

  叶佳瑶又给陆今铭发了信息过去,不过对方没回,估计现在正忙着。

  “还不走?”

  “走吧。”

  看陆今铭对秦雪怡的态度,她应该翻不出什么浪花来了。

  “有话回家再说。”

  慕凌寒见叶佳瑶总算罢休,立刻启动车子疾驰而去。

  多看那女人一眼就多一分恶心!

  叶佳瑶吓了一跳:“开那么快干什么?安全驾驶啊!”

  “嗯,好。”

  慕凌寒这才把车速降了下来。

  车子缓慢行驶在道路上,慕凌寒打开广播,播放器里缓缓响起了好听的音乐。

  两曲结束,又传来主持人报幕声。

  “下面这首歌《唯爱》是电影《唯爱》的主题歌,也是主演秦雪怡演唱的歌曲。”

  叶佳瑶:???

  慕凌寒:“……”

  慕凌寒伸手就要去换广播频道,被叶佳瑶阻止了。

  “听听看。”

  据说唱歌的感觉和自己很像的秦雪怡,她倒要好好听听看。

  慕凌寒脸色一黑:“五音不全,有什么好听的。”

  慕凌寒说着又要把频道换掉,再次被叶佳瑶按住了。

  叶佳瑶对着慕凌寒撒娇道:“听听看嘛,秦雪怡最近是又要有新作品了吧,不然怎么电台连她的旧歌曲都翻出来播放。”

  慕凌寒脸色黑沉:“不知道,你管她那么多干嘛。”

  听着这名字就烦!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你跟她有什么可战的?”

  叶佳瑶沉默了几秒。

  她总不能说是女主和女配之间的战斗吧?

  说出来慕凌寒会不会把自己当蛇精病?

  “你想要进军歌坛,当歌手?还是你要在圈内把秦雪怡给压下去?”

  叶佳瑶:“……”

  “不用那么麻烦,我直接找个由头让她糊了就行。”

  叶佳瑶:“……”

  大佬不愧是大佬,一句话就就要糊了。

  慕凌寒说着就给席文浩打电话。

  “找个由头让秦雪怡糊了,退出娱乐圈。”

  叶佳瑶立刻摇头:“不用不用,杀鸡焉用牛刀,再说了我拍完这部电视剧就要息影了,自己当老板多好,不用和那些人争来争去,阿谀我炸的。“

  女主定律太可怕,能远离就远离,互不干扰最好了,万一又生出什么幺蛾子怎么办?

  慕凌寒见叶佳瑶一脸认真这才挂掉电话:“那你听她歌干什么?”

  “就听听看是不是和我声音一样。”

  闻言,慕凌寒的身子僵了一下。

  叶佳瑶没有注意到他的异常,两人说话间音乐已经开始播放了。

  叶佳瑶听着广播里放出来的歌声,不由得努了努嘴。

  “之前有一个司机说我的歌声和秦雪怡的很像,我怎么没听出来?”

  慕凌寒:“……”

  “那个司机耳背,瞎说的。”

  “我也以为是误会,可是昨天去唱歌,遇到了一个也把我的声音听错,还因此走错门的女人。”

  慕凌寒:“……”

  “那个女人眼瞎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