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扶他上楼吧。”席文浩说着就要去拉车门。

  叶佳瑶连忙开口拒绝。

  “不用了,我带他回家。”刚刚慕凌寒闹着说要找席文浩喝酒,趁着现在睡着了赶紧带他回去,不然等会说不定真要接着喝。

  席文浩脸上的笑容又加深了几分。

  “你知道慕凌寒喝醉会撒酒疯吗?还是先到我办公室吧,我怕你一个人招架不住。”

  “啊?”

  叶佳瑶有些不解。

  慕凌寒喝醉酒的时候很乖啊,虽然有点幼稚,但是不至于招架不住吧?

  难不成刚刚那些幼稚的行为只是前奏,接下来才要真正撒欢?

  叶佳瑶没有相关方面的经验,最后还是同意了席文浩的建议。

  在席文浩和他助理的帮忙下,慕凌寒被带上了楼。

  席文浩办公室内。

  席文浩脸上的表情再也没有刚刚在外面时候的温和明朗,而是目光锐利地看着叶佳瑶眉头紧锁。

  “你竟然让慕凌寒醉酒?”

  叶佳瑶:???

  “刚刚去聘婷家,陆先生和庄俊泽在喝酒,慕凌寒也跟着喝了一些。”

  叶佳瑶简要说明了一下情况,席文浩不由得挑了挑眉。

  “你不知道慕凌寒不能喝酒吗?”

  叶佳瑶一脸的无辜。

  “刚刚也是他自己主动喝的,度数不高,表情一直都很淡定,就像喝水一样。”

  喝酒伤身,慕凌寒之前身体状况差,叶佳瑶也没想过让他喝酒,最近慕凌寒的身体一直在好转,今天一起吃烧烤就主动喝了几杯,度数不算高,慕凌寒的表情也从头到尾都很淡定,谁知道慕凌寒是淡定地在醉酒。

  “他醉酒的样子挺可爱的,也不闹腾,也还好……吧?”

  席文浩轻轻叹了一口气,看了一眼还歪倒在沙发上,脑袋靠在叶佳瑶肩膀上的男人。

  “没事就好。”

  叶佳瑶:???

  会有什么事?

  叶佳瑶还没问出口,慕凌寒就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

  他抬眸看了看周围的景象,似乎很快就反应过来自己的处境,立刻端坐直身子,又回复了一贯的清冷。

  对着席文浩淡淡点了点头,看着和平常没什么两样,叶佳瑶甚至怀疑刚刚的一切都是自己的错觉。

  “凌寒,怎么喝酒了。”席文浩倒了一杯茶放到慕凌寒面前的茶几上。

  慕凌寒双腿交叠在一起,摆出一个霸气的姿势,冷嗤了一声,“我喝酒要你管?”说完,伸出大长手捞起茶杯喝了一口,然后又吐了出来,一脸嫌弃的表情:“真难喝。”

  叶佳瑶:“……”

  慕凌寒这是……酒醒了还是没醒?

  “你手机密码多少?”席文浩淡淡地问道。

  慕凌寒冷哼了一声,一脸的傲娇:“我才不会告诉你密码是我的生日!”

  叶佳瑶:“……”

  果然是还没醒。

  “公司年度上一季度的销售额报表什么时候出?”

  “明天就出了,我今天看过了,对上一季度的盈利不太满意,下周开会要得好好敲打手底下那些人一番!”

  席文浩:“你办公桌抽屉的钥匙藏在哪?”

  “跟我的车钥匙挂在一起,一般人都不知道这个钥匙扣其实就是钥匙。”

  慕凌寒说完,还拿出口袋里的钥匙串晃了晃,一脸得意的表情。

  叶佳瑶:“……”

  她好像明白了点什么……

  席文浩不再问了,目光带着深意地看了叶佳瑶一眼,开口道:“慕总现在这样子不适合被别人看到,他先在我这里待一会儿,等会我让人送醒酒茶进来。”

  席文浩刚说完,助理就拿了醒酒茶进来了。

  慕凌寒抿了一口,一脸嫌弃道:“你怎么说也是席总,手底下两个大公司,就喝这种劣质的茶水?”

  叶佳瑶:“两个公司?”

  席文浩轻咳了一声,开口道:“我比较穷,只能喝这种茶水了。“

  “就知道你是穷人。”慕凌寒说着,取出钱包打开,“我送你几张银行卡刷刷,不用客气,随便花!”

  叶佳瑶眼皮一跳,立刻伸手去阻拦。

  “慕凌寒,你醒醒!”

  慕凌寒把目光看向叶佳瑶,愣了一下,然后道:“我一直都是醒着的啊。”

  叶佳瑶:“……”

  “先把这杯茶全部喝光了再说话!”

  叶佳瑶端起醒酒茶往慕凌寒的嘴边送,慕凌寒乖乖喝了进去,喝完之后又要去拿钱包里的银行卡,结果发现钱包里的卡好像少了很多张。

  “我的银行卡呢,怎么只剩下两张了?”

  叶佳瑶:“……”

  因为都给我了啊……

  “有点困……”慕凌寒又打了个哈欠。

  叶佳瑶连忙道:“困了就睡觉,睡醒了就清醒了!”

  “你给我唱歌,唱歌我就睡了。”

  叶佳瑶磨了磨牙,有种想要把慕凌寒扔到垃圾桶里的冲动。

  “啊~”慕凌寒又打了个哈欠,脑袋靠在叶佳瑶肩膀上,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叶佳瑶:“……”

  总算是消停了一些。

  “慕凌寒不能轻易喝酒,除了身体方面的原因,还有另外一层原因,就是你看到的这样。”

  席文浩有些无奈地看了慕凌寒一眼,起身帮忙把他搀扶平躺到沙发上。

  “好的情况,直接醉了睡觉,坏的情况,就会像现在这样。”

  叶佳瑶突然明白为什么刚刚席文浩的表情变得那么冷厉了。

  慕凌寒这个毛病,说白了就是他的致命弱点,如果让人知道了,轻易就能被人套话,到时候公司的机密什么的,岂不是……

  叶佳瑶越想越心惊,后背突然汗毛竖起,她瞪大了眼睛看向席文浩,一颗心不由得提了起来。

  “你为什么要让我知道这个?”

  席文浩狐狸眼眯了眯,语气中带着几分危险的气息。

  “叶小姐是慕凌寒的太太,不会这么蠢地泄露出去吧?”

  叶佳瑶:“……”

  她怎么感觉席文浩的话语中全是威胁和试探?

  叶佳瑶连连摇头,以防万一又补充了一句:“万一真泄露出去了,肯定不是我干的!我又不傻!”

  “不过慕凌寒不知道自己的情况嘛?今天还主动喝酒?”

  席文浩看着叶佳瑶的表情更加深沉了。

  “他当然知道自己的情况,至于为什么会主动喝酒……慕太太,你觉得呢?”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