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狗发狂,叶家母女被咬伤#

  #野狗伤人,天降横祸#

  滴滴。

  慕凌寒的微信有消息发来。

  是席文浩的。

  席宝天天过六一:【看到新闻了吗?对我的执行力可还满意?】

  席文浩有些沾沾自喜。

  从接到任务到现在还不到二十四小时的时间!

  【这次的费用可不能低,花了我不少人力呢!至少这个数(手掌.jpg)】

  慕凌寒没有直接回,先是点开了新闻扫了一眼,看到重伤两个字,这才稍稍满意。

  便宜那母女两人了。

  紧接着,点开银行系统进行转账。

  即时到账。

  滴滴。

  席宝天天过六一:【收到!谢谢老板了!】

  慕凌寒放下手机,这时,叶佳瑶正好开门从厕所出来,他立刻上前去把她打横抱起。

  叶佳瑶满头黑线。

  “再睡一觉,我去做饭。”慕凌寒说完,转身走了出去。

  叶佳瑶满头黑线,她刚睡醒,哪里还睡得着,她又不是猪!

  她拿起手机百无聊赖地刷了起来,突然看到其中一条a市快讯,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叶家母女疑似毁容#

  叶家母女,该不会是乔美琳和叶明雅吧?

  叶佳瑶好奇地点开新闻,一进去就看到一张满地狼藉的照片。

  衣服的碎片,被撤烂的包袋,破裂的化妆品盒子,裂开的护肤品玻璃瓶,以及从瓶子里流出来水乳液体……

  叶佳瑶往下滑动,就看到下面的文字描述。

  果然是乔美琳和叶明雅!!

  文章洋洋洒洒写了一大段,都是关于天灾人祸的,狠狠同情了母女两人一回,叶佳瑶仔细看了看,发现文章里的同情是假,幸灾乐祸才是真。

  不由得佩服起这个小编来。

  明明是幸灾乐祸,还能写的如此隐晦!

  不过,这乔美琳母女搞什么,好端端地怎么会走到那种旧街道小巷里,还提着一堆的化妆品和护肤品。

  遇上发狂的野狗,受伤了不说,还让护肤洒了一身,重点是,那些护肤品都是重金属超标的不合格品,洒在他们的伤口上,极有可能毁容,真正的雪上加霜。

  不过,乔美琳也叶明雅好端端地提着一大堆的假货护肤品是要去干啥?

  铃铃铃——

  叶佳瑶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是叶海盛打来的。

  叶佳瑶眉头皱了起来,思考了一下才接通。

  “喂。”

  叶海盛的声音很是和气:“佳瑶啊!美琳和明雅都给你赔礼道歉了,你就别生气了,你妹妹她年纪小,也不是故意的,我已经教训过她了……”

  叶佳瑶皱眉。

  “乔美琳和叶明雅是要来我这儿?”

  “啊?她们还没到吗?不是吧,这都已经过去两个多小时了啊?”按照路程,说不定都已经回家了。

  叶海盛话语中满是疑惑。

  他刚刚和几个投资商谈话,请他们吃饭,聊了好久,什么马屁话都说尽了,好说歹说对方就是不肯出资,压根也顾不上看新闻之类的。

  好话也说了,饭也吃了,结果对方最后抛给他一句:“你们现在和慕太太闹掰了,我们如果还投资,那就是得罪慕氏集团啊!这个风险太大了,冒不起。”

  叶海盛为了表示自己和叶佳瑶的关系依旧和睦,当即给叶佳瑶打了电话。

  至于手机里那好几条未接来电直接被他给无视了。

  “佳瑶啊,你妹妹我已经罚她闭门思过一个月了,这个月她都别想去上学,还有你乔阿姨,我已经扣掉了她整个月的生活费,明雅今天可是顶着伤去的跟你道歉的,诚意十足……”

  叶佳瑶听着叶海盛絮絮叨叨的话,瞬间恍然。

  这乔美琳也叶明雅是要来看望她的!

  还赔礼道歉?

  礼是什么?那些不合格的护肤品化妆品??

  叶佳瑶突然就气笑了,连称呼都变了。

  “叶先生,她们如果真的诚心要来道歉,现在早就到我家了,说不定已经走了好几个来回了,可见她们不是诚心要道歉的……哎,算了,毕竟不是亲生的,我也能理解,况且我还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以后我尽量不回家,省得惹你们一家子不愉快,就这样吧,我挂了,省得多说两句让你们不高兴了……”

  叶佳瑶语气低沉地说完,不给叶海盛说话的机会,直接挂了。

  “佳瑶,佳瑶……”

  叶海盛连忙呼唤,可是叶佳瑶已经挂了电话。

  饭桌上,坐在对面的几个投资商表情微妙地看着叶海盛,脸上应酬的笑容也没了。

  刷刷刷。

  三个投资商齐齐站了起来,大步朝外走去。

  “叶总,看来我们以后还是少见面的好。”

  “我们之前的投资准备撤掉了,过两天我的助理会联系你的。”

  “叶总好自为之吧。”

  三个人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叶海盛的脸都白了!

  “张先生,吴先生,你们等等我……”

  叶海盛急急忙忙追了出去。

  可是那三人压根不理会他。

  铃铃铃!——

  叶海盛的手机响了起来。

  刚刚因为在谈投资,所以叶海盛手机是关震动的,给叶佳瑶打电话的时候才重新开了铃声,此刻接二连三的手机铃音响了起来,叶海盛哪里顾得上接电话,一路追着三人跑到了餐厅门口。

  直到看着三个人坐上车扬长而去,他才气恼的跺了跺脚!

  想到叶佳瑶说的话,不由得咬牙切齿。

  这两个女人!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铃铃铃——

  手机还在不停地响着。

  跟催魂似得。

  叶海盛拿起来看了一眼,看到是乔美琳的来电,气得一接通就破口大骂!

  “你怎么办事的!是要害死我吗?我死了你们就开心了!你就可以重新嫁人了嘛?!”

  “我告诉你,公司如果倒了,你也要承担责任!”

  电话那头,躺在病床上,脸上还挂着泪痕的乔美琳被吼得直接蒙掉了。

  “老,老爷……”

  “别叫我老爷!我谢谢你了!你告诉我你是怎么办事的!我千交代万交代,让你们一定要求得原谅,可是你们竟然给我阳奉阴违连慕家都没去!说!你现在人在哪儿!”

  “我我我……呜呜呜,我在医院啊!”

  叶海盛:???

  啦啦啦,有木有很解气啊~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