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凌寒牵着叶佳瑶进了病房,很快就有医生来给他的肩膀换药。

  “慕先生下次可不能再这样了,这伤口还没愈合,如果再开裂就要重新缝针了。”

  医生一脸严肃地叮嘱着,慕凌寒面无表情,也不知道听进去没有。

  医生叹息一声,拿着换下的绷带离开了。

  房间内又只剩下叶佳瑶和慕凌寒两个人。

  叶佳瑶看着慕凌寒,动了动嘴,有些说不出口。

  她应该把手绳还给慕凌寒的,可是潜意识里又不想。

  她才是慕凌寒的老婆不是嘛!他还留着其他女人的贴身之物干什么。

  叶佳瑶想着,干脆不说话。

  慕凌寒声音有些虚弱地开口。

  “手绳……丢了。”

  叶佳瑶闻言,后背顿时绷紧了。

  “你再帮我编一个吧。”

  叶佳瑶:???

  她有些愕然地指了指自己的鼻子。

  “让我编一个?”

  她编的,那能一样吗!不对,是编出来就算长得一样,可是寓意也完全不对了啊!

  大佬的脑回路是不是有点奇葩?

  “嗯。”

  慕凌寒淡淡的应了一声,目光深邃地看着叶佳瑶。

  那眼神给叶佳瑶一种错觉,就好像那条手绳本来就是她编的。

  啊呸!

  叶佳瑶你胡思乱想些什么呢!

  脑洞别太大!

  “那个……其实吧,手绳没丢。”

  叶佳瑶想着,与其让她重新编一个,还不如直接把这个旧的还给大佬呢!

  她可不想为大佬和她的白月光编什么手绳!不是自找虐吗!

  “嗯?”

  慕凌寒闻言愣了一下,有些愕然地看着叶佳瑶。

  “它刚刚勾在我衣服上了……”叶佳瑶拿出了那条手绳递到慕凌寒面前,见他目光幽深地看着自己,连忙解释:“我刚刚也不知道,是有人告诉我的。”

  言外之意,我可不是故意偷拿的。

  慕凌寒看了一眼那条手绳,又看了看叶佳瑶,沉默几秒之后才接了过去。

  叶佳瑶感觉有些古怪。

  大佬不是很紧张这条手绳吗?

  怎么这会儿又不着急拿走了?

  男人心,海底针啊!

  慕凌寒默默把手绳又缠回手腕上。

  男人的手腕比较粗,手绳的长度勉强能够围起来。

  叶佳瑶看了一眼慕凌寒的手腕,心想:戴的这么勉强,难怪容易掉。

  慕凌寒看着叶佳瑶,眼睛眯了眯,问:“好看吗?”

  “啊?”

  叶佳瑶连连点头,马屁拍起来。

  “好看真是太好看了!这手绳真是太适合你了!”

  男人带女人的手绳……原谅她说不出彩虹屁来。

  慕凌寒也听出叶佳瑶的言不由衷,不由得眼神一闪。

  “把手伸过来。”

  叶佳瑶一脸茫然,伸出了手。

  下一刻,那条手绳带在了叶佳瑶的手上。

  叶佳瑶:!!!

  叶佳瑶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慕凌寒。

  “你……”

  “还给你。”

  叶佳瑶:???

  “要给我戴?”

  还有,大佬用词不对吧,她只是捡到了手绳物归原主而已,怎么能用“还”这个字呢,手绳又不是她的。

  慕凌寒眼睛眯了眯,没有说话,表情默认了。

  叶佳瑶有些愕然地看着手绳,脑子一片混乱。

  这可是大佬心上人的遗物!

  给她了!

  给她了!

  给她了!!

  轰!轰!轰!

  叶佳瑶只觉得脑海中惊雷滚滚,思绪有些飘了。

  “你确定……是给我的。”

  “适合你。”

  慕凌寒仔细端详着叶佳瑶的表情,见她一脸愕然,眼中不由得闪过一丝黯然。

  叶佳瑶皱了皱眉,盯着手绳看了好一会,最后得出一个结论。

  大佬可能是觉得他一个大男人带着手绳太娘了,所以让她带?

  可是这么重要的东西,她不敢要啊!

  “还是算了,这么珍贵的东西我怕弄丢了。”

  叶佳瑶准备把手绳从手腕上推出来,慕凌寒伸出手阻止了她的动作。

  叶佳瑶茫然地看向慕凌寒。

  “没事,丢了也没事。”

  叶佳瑶:???

  “你人在就好。”

  叶佳瑶:“……”

  大佬的意思是,东西丢了不要紧,她这个责任人就行了!

  他会找她算账的!她跑不了!

  啊啊啊啊!——

  叶佳瑶吓得身子一抖,解手绳的速度更快了。

  慕凌寒:“……”

  她是不是想歪了什么??

  “这么珍贵的东西一定要好好收藏起来,你要是不方便戴的话我帮你找个保险柜收起来好了!”

  慕凌寒:“……”

  叶佳瑶连忙把手绳退了下来,用纸巾包了起来,小心翼翼地放到了包包里。

  回头去店里买一个漂亮的密码箱,把手绳封藏起来!

  看了一眼放着手绳的包包,叶佳瑶的心情突然变得舒坦了一些。

  大佬也没有非常在意那条手绳嘛,不然也不会轻易说要给她戴了。

  慕凌寒看了一眼叶佳瑶的手提包:“其实不用这样……”

  “你放心,我会好好保管的,比保管金条还要仔细!”

  慕凌寒:“……”

  男人的目光落在叶佳瑶身上,深邃黝黑的眸子里带着几分失落,几分怅然。

  叶佳瑶心头不由得颤了颤。

  大佬这表情像是被人抛弃的小兽啊,可怜巴巴的……

  要不,她还是把手绳还给大佬?

  “那个……”

  “我困了。”

  慕凌寒突然闭了闭眼,一脸的疲惫。

  叶佳瑶心生不忍,立刻站起身来准备往外走。

  “你陪我。”

  叶佳瑶:???

  “一起睡。”慕凌寒拍了拍自己的床。

  叶佳瑶:!!!

  “你还在生病呢。”

  慕凌寒:???

  “我还没那么禽兽。”

  慕凌寒:!!!

  慕凌寒心口一赌,忍不住咬牙。

  “你想什么呢!”

  他迟早会被这个女人气死。

  叶佳瑶一脸迷惑。

  难道不是她想的那样,他们真的就是单纯想要盖被子睡觉??

  “我头疼,你陪我一会。”

  慕凌寒闭了闭眼,脸上露出疲惫之色,唇瓣比之前更加苍白。

  叶佳瑶眼中闪过一丝不忍,鬼使神差地回了一句。

  “好吧。”

  然后,她拉开被子钻了进去,和慕凌寒之间隔开了最远的距离。

  叶佳瑶的肩膀在床铺的最边缘,只要轻轻动一下就能掉下去。

  和大佬同床共枕什么的,好像是第一次……啊不对,好像之前是睡迷糊了莫名其妙就到了大佬的床上。

  后来有有几次是迷迷糊糊先睡着了,这样清醒地自己和大佬一起躺在床上……有点紧张啊。

  叶佳瑶偷瞄了一眼慕凌寒,那张俊美得不像话的脸庞哪怕是没有什么血色也依旧充满了魅惑。

  现在的大佬好像……

  真正是身娇体弱易推倒??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