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边,慕凌寒从会议室走出来回到办公室,许宁知跟在身后。

  “慕总,晚上的应酬时间快到了,现在出发不然等会容易堵车。”

  慕凌寒点头嗯了一声,理了理自己衣服的褶皱,准备走人,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慕凌寒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疑惑地接了起来,电话那头传来席文浩带着控诉的声音。

  “慕凌寒,你这样做不厚道了吧,没空来应酬也不说一声,我差点要出门的了。”

  慕凌寒眉心微凝。

  “什么意思?”

  席文浩的声音更加哀怨了:“啊啊!你还给我装傻,我们什么关系,你要和叶佳瑶去约会二人世界就放我们鸽子,太没人性了!虽然今天的应酬就是简单的小聚,但是也不能这样敷衍我吧?”

  慕凌寒更加疑惑了,用询问的目光看向许宁知。

  席文浩的声音那么大,跟怨妇似得,许宁知也听到了,他也一脸茫然。

  “没有说要取消啊。”

  闻言,慕凌寒的眉头皱得更深了。

  “席文浩,你又发什么疯?”

  电话那头的席文浩愣了一下,然后有些疑惑地喃喃了一句:“你不是要和叶佳瑶去约会吗,还大张旗鼓地送花送雪糕到了剧组里了……”

  嘀咕到一半,席文浩突然意识到什么,猛地瞪大了眼睛。

  “花和雪糕不是你送的?”

  慕凌寒隐约感觉到不对劲,脸色沉了下来。

  “什么花,什么雪糕,说清楚!”

  席文浩被慕凌寒冷沉的声音给吓了一跳,不由得瑟缩了一下脖子,连忙把剧组那边传来的消息简单说了一遍。

  慕凌寒听着电话,脸色一点点黑沉下来,握着手机的手不由得紧了紧。

  许宁知在一旁看得心惊胆战。

  席总是说了什么,让慕总……这么可怕?

  “也许只是误会,可能是粉丝送的……”

  “嘟嘟嘟……”

  席文浩的话没说完,慕凌寒已经冷冷地挂了电话。

  “靠!”

  席文浩看着一眼手机屏幕,眼神有些发虚。

  他……莫不是捅了什么篓子??

  他还是吃根雪糕压压惊好了。

  ……

  慕凌寒脸色阴沉地挂了电话,迈着大步往外走,许宁知连忙跟在身后,大气不敢喘一下。

  上了车,许宁知不得不微微颤颤地开口:“慕,慕总,去哪?”

  “剧组!”

  许宁知:!!

  叶佳瑶,珍重啊!

  另一边,叶佳瑶把雪糕分给了剧组里的人自己则是一根都没吃。

  她趁着没人的时候来到角落里给庄娉婷打了个电话。

  “耗子给我送花和雪糕了!”

  说这话的时候,满满都是惊悚。

  庄娉婷闻言,声音带着几分欢喜。

  “耗子这么快就有动作了啊!不错嘛!”

  叶佳瑶满头黑线,只觉得庄娉婷话中有话。

  “你什么意思?”

  这个郑越浩,也就之前在ktv唱歌的时候碰了一次面,虽然庄娉婷跟他说了那些傻逼话,可是也不见郑越浩有什么动作,她还以为对方已经对她不感兴趣了。

  结果这人又突然冒出来,还送花送冰柜,大张旗鼓的!

  庄娉婷完全没意识到叶佳瑶的恐惧,语气带着欣喜:“前几天慕凌寒不是和秦雪怡去约会了嘛,我替你叫屈啊!所以就把这事跟郑越浩说了,没想到他的动作那么快,竟然已经查到了你拍戏的地方,连花都送上了,怎么样,送了什么花?多不多,好看吗?”

  叶佳瑶咬牙切齿道:“送的曼陀罗花!送了一大片的花海!”

  庄娉婷毫无所觉,喃喃自语了一句:“曼陀罗花?这什么花,好像没听过啊……果然是郑大公子,出手就是与众不同,不会送玫瑰花那种通俗的花!”

  叶佳瑶觉得,如果现在庄娉婷在眼前,她一定能一巴掌把她拍飞!

  这都什么脑回路啊啊啊啊!

  叶佳瑶咬了咬后牙槽,语气阴森森的:“曼陀罗花是死亡之花,地狱之花!”

  这样大张旗鼓地到剧组里送花送吃的,追求之意再明显不过了,她可是有老公的人啊!她和大佬的关系还处于“迷之和谐”中,就这样大张旗鼓送花,传到大佬耳中,那岂不是……

  想到大佬那喜怒无常的性格,叶佳瑶忍不住抖了抖肩膀。

  希望大佬不会知道……吧!

  不对,大佬肯定会知道啊!她得在大佬知道之前处理好了!

  “庄娉婷,你马上给我过来剧组,然后告诉大家,这花和雪糕都是送给你的!”

  庄娉婷一脸迷糊:“什么?”

  “这是你追夫三百六十计中最重要的一计!你要是想要和陆今铭在一起,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赶过来!马上,立刻!坐火箭赶过来!”

  “可是……”

  “没有可是!想不想和陆今铭在一起,想不想成为陆太太,想不想做让陆总宠上天的女人!”

  “想……”

  “那就半小时之内来到我这里,我把地址定位发给你!”

  庄娉婷:“啊?”

  “嘟嘟嘟……”

  庄娉婷还想说话,叶佳瑶已经挂了,她快速发了个定位给庄娉婷,然后双手合十,脑袋微扬,不停地祷告着。

  大佬不会那么快知道的!

  大佬今天有应酬,晚上不回家吃饭,应该没心思关注她这里的情况。

  等到消息传到大佬耳中,她已经能够把事情圆过去了……

  保佑保佑!

  让幸运之神降临在她头上吧!!

  或者天上掉下一坨狗屎给她,只要这事能够圆过去,她也不介意的!

  “佳瑶,开拍了!”

  有人在远处喊着,叶佳瑶连忙收起心思,投入到工作中。

  另一边。

  慕凌寒阴沉着脸坐在车后座,一只手放在大腿上,手指不停地敲打着,脚背一下一下踩在地上,语气中满是不耐。

  “怎么这么久还没到。”

  许宁知满头黑线,这才刚出发十分钟啊!

  “我开快点。”

  许宁知连忙踩下油门提速,只是没多久,前方的道路就堵死了。

  “堵,堵车了……”

  许宁知硬着头皮想要掉头,可是后面又来了一堆的车子堵住了退路。

  慕凌寒的脸色更加烦躁了。

  “咳!”

  他透过车窗看着长长的看不到头的车龙,胸口越发烦闷,不由得轻咳了一声。

  许宁知神经立刻绷紧了,连忙拿过一瓶水递给慕凌寒。

  “不用。”

  慕凌寒摆摆手拒绝了,他微微闭眼,仰头靠在椅背上,一只手放在手腕处的红绳上,轻轻摩搓着,胸口的烦躁渐渐消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