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慕凌寒他……特别小气!”

  慕凌寒:“……”

  “连花钱多请一个保姆都不肯,把我的银行卡都刷光了也绝口不提报销的事情,还有,他的鞋子明明还很新宁愿扔掉也不给我挂平台卖二手……”

  叶佳瑶数落了慕凌寒一番,最后总结了一句:“……跟葛朗台似的,我都是他老婆了,他却那么抠门,是不是想要白嫖?”

  慕凌寒:“……”

  电话那头,慕奶奶先是安静了好一会,然后才开口:“拿小子不给你钱花?奶奶这就跟他说……”

  叶佳瑶脸色一正,立刻道:“奶奶,这事我自己会处理的,您放心……我给你讲个笑话吧?从前有一座庙,庙里有一个老和尚,有一天对小和尚说……”

  叶佳瑶扯开了话题,门口的慕凌寒转动了一下轮椅离开了,低垂着脑袋,表情晦暗不明。

  叶佳瑶和慕老太太聊了没多久就挂了电话,看了看时间,已经九点多了,她连忙推开门走出去,发现卫生间已经没人了,有些可惜地叹了一声。

  慕凌寒自己穿好衣服出来了,洗好多久了,刚刚她入戏太深,不知道有没有吵到他?

  叶佳瑶很快自我否决了。

  如果真吵到慕凌寒,以他那傲娇的脾气,肯定早就过来对她发火了。

  摇了摇头,叶佳瑶转身回了卧室。

  半夜,叶佳瑶睡得正熟,隔壁传来了碰撞声,声音不大,但是稀稀疏疏的。

  她皱着眉头翻腾了两下,耳边的碰撞声还在继续,她彻底清醒过来,掀开被子走下床,走到隔壁房门口就听到里面那似乎要把肺一起咳出来的咳嗽声。

  “咳咳咳!!——”

  叶佳瑶眉头拧成了一团,抬手轻轻敲了敲门,“慕凌寒,你没事吧?”

  回应她的是更加剧烈的咳嗽声。

  这大佬也咳得太厉害了吧!

  突然,主卧内没了声音,叶佳瑶心头一紧,立刻推门进去。

  一进门,就看到慕凌寒趴在地上一动不动,旁边是到处乱串,撞击着墙壁发出碰碰响声的电动轮椅,心头猛地一跳!

  大佬不会是升仙了吧?!

  叶佳瑶快速上前蹲到慕凌寒身边查看,就见男人的双眸紧闭,面色僵硬,嘴唇发白,看起来像是随时都要断气了一般。

  她把手探向慕凌寒的鼻子,发现他的呼吸异常微弱,想到书上说的,慕凌寒体弱,有时候会突然晕倒,呼吸困难,她连忙把慕凌寒翻了个身,给他做起了人工呼吸。

  胸外按压,对嘴吹气。

  叶佳瑶绷紧了神经不停地给他按压和吹气,两分钟过去了,慕凌寒依旧没有什么反应,叶佳瑶心里发紧,继续抢救。

  捏住他的鼻子和嘴角,低头,双唇紧贴,吹出一口气……

  慕凌寒缓缓掀开眼皮,眸中还有些许迷茫,下一刻,感受到唇瓣传来的触感,整个人僵住了,如遭雷击。

  叶佳瑶把唇瓣移开,就看到一双瞪大的,呆滞的眸子,她伸出手在慕凌寒面前晃了晃,后者毫无反应,连眼珠子都没有动一下。

  叶佳瑶心口突突直跳!

  大佬不会是死了吧?!

  叶佳瑶瞪大了眼睛盯着慕凌寒,满脸惊骇道:“死不瞑目?!”

  慕凌寒:“……”

  叶佳瑶满脸焦虑,伸出手不停地摇晃着慕凌寒的身体:“慕凌寒,你别死啊!”

  慕凌寒动了动手指。

  这女人还算有点良心。

  叶佳瑶的声音带着几分哭腔,手上的动作更大了:“我可没钱给你买墓地!”

  慕凌寒:“……”

  慕凌寒被摇得头晕目眩,艰难地张了张嘴:“别……摇。”

  他没死也要被这女人给摇死了。

  “你还没立遗……”听到声音,叶佳瑶愣了一下,猛地回过神来,就对上慕凌寒那烦躁的目光。

  “你……没死?”

  叶佳瑶把手摊到他的鼻下,确定还有呼吸,这才缓过劲来。

  还好,大佬没死,她还没争取到遗嘱呢。

  “扶我起来。”

  慕凌寒扫了一眼叶佳瑶带着泪花的眼角,瞳孔微闪。

  刚刚,这女人是真的焦急?

  “哦哦。”

  叶佳瑶吧慕凌寒扶到了床上,目光一瞬不瞬地看着他。

  慕凌寒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怎么,这么怕我死?”

  当然了!你还没立遗嘱呢!怎么能死!

  叶佳瑶心头叫嚣,面上却一副受伤的表情,看着慕凌寒的眼中带着委屈:“你是我老公,我当然希望你好好的了,你怎么能这样误会我。”

  大佬应该没有听到她说立遗嘱的话吧?

  慕凌寒收回视线,看向墙边,因为耗电过度已经翻到在地的轮椅,目光多了几分冷意。

  叶佳瑶察觉到他的视线也看了过去,有些疑惑道:“轮椅坏了?”

  慕凌寒没有回答,叶佳瑶径直走到墙边把轮椅扶了起来,轮椅因为连续撞击,有些变了形,她轻叹了一声,道:“我错了。”

  慕凌寒:???

  “你不是对我小气,你是天生就抠门,连轮椅都买的便宜货。”

  慕凌寒:“……”

  慕凌寒把视线落在叶佳瑶的嘴唇上,目光暗了暗:“你刚刚做了什么?”

  叶佳瑶眼皮子翻了翻,一脸懵懂。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大佬脾气暴躁,又傲娇,现在还一颗心都扑在白月光秦雪怡身上,如果让他知道被自己占了便宜,会不会当场掐死她?

  慕凌寒见叶佳瑶装傻,也不追问,他又轻轻咳嗽了两声。

  “我要睡觉了,出去。”

  叶佳瑶眨眨眼,不确定地问:“不叫医生来看看吗?”

  “不用。”

  慕凌寒拉过被子盖在自己身上,侧过脸不再看她。

  叶佳瑶盯着慕凌寒的后脑勺看了一会,确定他没事了,这才轻手轻脚离开。

  房门被轻轻合上,慕凌寒重新睁开了眼睛,黑夜中,男人的眼神深邃而悠远,似乎在沉思,又似乎什么都没有想。

  他看着落地窗处,月光隐隐透过窗帘照在地上,照出一片阴影。

  周围明明很安静,可是慕凌寒却莫名烦躁起来。

  他翻了个身,闭上眼睛,想要继续睡,脑袋却越来越清明。

  明明很疲劳,可是却睡不着的感觉让他越发烦躁,胸口顿时一阵翻涌起来。

  嘎吱,房门突然被打开,叶佳瑶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慕凌寒眉头紧锁,想要开口,就见女孩眯着眼睛晃悠悠地走近,然后掀开被子,钻了进来。

  慕凌寒:“……”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