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每天都在想复婚 第五百八十六章 你自己慢慢睡吧

小说:前夫每天都在想复婚 作者:阮星晚周辞深 更新时间:2021-08-05 18:13:17 源网站:网络小说
  电话里,私人医生听完阮星晚说的,出声道:“周太太,周总他主要是因为伤口感染发炎,加重了这场感冒,你放心,只要炎消下来,基本就没什么问题了。”

  阮星晚皱眉:“你确定不用去医院吗。”

  “不用的不用的,但药必须得按时吃。”

  “昨天中午和晚上,他都吃了。”

  医生“嘶”了一声:“这就奇了怪了,照理来说,情况会有好转才对啊。”

  顿了顿,他又道:“周太太,今天早上的药换了吗。”

  “……还没。”

  “那麻烦你给周总再换一次,换完再吃一道药,如果过两个小时还是这样,我就过来一趟。”

  阮星晚吐了一口气:“好,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阮星晚见周辞深没有醒的迹象,便出去熬粥。

  接好水放在炉子上之后,她把昨天扔在洗衣机里的被单给洗了,又把客厅收了收,扔垃圾的时候,她瞥到垃圾桶里有几粒药丸。

  阮星晚放在手里的毛巾,蹲在垃圾桶前,把里面的药丸一粒一粒捡了出来,又去拿医生昨天给周辞深开的药对比。

  果然是,一模一样。

  阮星晚眉心跳了跳,捏紧了拳头。

  ……

  早在阮星晚给医生打电话之前,周辞深就醒了,他睁开眼睛在床上躺了一会儿,听到卧室门重新被推开,他立即闭上眼睛。

  阮星晚拿了医疗箱,坐在了床边,拿了把小剪刀慢慢把他胳膊上缠着的纱布剪开,动作轻柔仔细的给他换药。

  忽然间,一阵剧痛传来,周辞深闷哼了声。

  阮星晚慢悠悠的开口:“醒了?”

  周辞深睁开眼,看向她:“你做什么呢。”

  “给你换药啊。”阮星晚不紧不慢的松开刚才拉紧的纱布,“我看你伤口发炎挺严重的,就试试以毒攻毒,说必定能有效果。”

  周辞深舔了舔牙,沉声道:“这能有什么效果?”

  “你不是醒了吗,再说了,反正你这胳膊都是不想要的,倒不如废物利用了。”

  周辞深:“……”

  阮星晚看了看伤口,没有渗出血,又才继续把纱布缠上,打了个结起身离开。

  周辞深慢慢坐了起来,抬手揉着太阳穴。

  没过一会儿,阮星晚端着粥进来,放在床头柜便又出去了。

  周辞深等了几秒,没有听到关门声后,单手拿着托盘往外走。

  饭厅里,阮星晚正在吃饭。

  周辞深把托盘放在餐桌上,坐在她对面:“怎么没回去。”

  阮星晚头也没抬:“托你的福,我感冒了。”

  周辞深眉梢微扬,薄唇隐隐勾起。

  他左手拿起汤勺,舀了一勺粥,看着她:“去医院看了吗。”

  “看了。”

  “医生怎么说。”

  “让我不吃药就做好等死的准备。”

  周辞深:“……?”

  他下意识看向了不远处的垃圾桶,抬手摁了摁眉心。

  被发现了。

  阮星晚没理他,低头吃饭。

  周辞深理亏,也没再开口。

  这顿饭倒是吃的安安静静。

  吃完饭,阮星晚把自己的碗洗了,接了水坐在沙发上吃药。

  她刚拿出药,周辞深同样端了一杯水过来,也坐在她旁边,从面前的茶几上拿出了药。

  阮星晚看着他近乎一样的动作,转过头瞪了他一眼。

  周辞深神色从容,在她的注视下,把药扔进了嘴里,仰头喝水。

  吃完药,周辞深扭头:“看我做什么。”

  阮星晚轻哼了声,收回视线,吃自己的药。

  窗外的雨越下越大,天色也一片暗沉,没有什么光亮。

  是个在家睡觉的好天气。

  这药吃了就有些犯困,没过一会儿,阮星晚便打了个哈欠,靠在沙发上睡了。

  周辞深从浴室出来看见这一幕,黑眸里浮起笑意。

  他走到她旁边,屈膝蹲下,低低出声:“阮星晚。”

  没有任何回应。

  周辞深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子,

  阮星晚眉头皱着,想要挥开他的手,依旧没醒。

  看样子是真的睡着了。

  周辞深起身,把她抱进了卧室,放在床上。

  由于吃了感冒药的原因,阮星晚睡得很熟,整个过程中都没有醒。

  周辞深给她盖好被子后,躺在她身边,将人轻轻拉到了怀里。

  阮星晚习惯性的环住了他的腰,在他胸膛蹭了蹭,找了个更舒服的位置睡着。

  周辞深吻了吻她的额头,闭上了眼睛。

  ……

  阮星晚醒的时候,屋子里一片漆黑,整个人都懒洋洋的,不想起床。

  她伸了一个懒腰,想要去摸手机看几点了,摸到的却是男人挺直的鼻梁和削薄的唇。

  阮星晚:“……”

  她默了两秒后,又把手探向了他的额头。

  还好,总算是退烧了。

  阮星晚看向窗户,透过窗帘能看到外面天已经黑了,霓虹闪烁着。

  居然都这么晚了。

  她猛地坐了起来,也不知道隔壁现在是什么情况了。

  阮星晚刚有动作,便被人摁了回去。

  周辞深哑声道:“再睡一会儿。”

  “睡睡睡,天都黑了还要睡,你自己慢慢睡吧。”

  阮星晚说完,拉开他的手,连忙跑了出去。

  她和陈婉璐几乎是同时打开门。

  陈婉璐道:“诶,你弟弟来了,我先走

  .

  -->>

  了啊。”

  阮星晚点头:“外面还在下雨,你路上小心点。”

  陈婉璐扬起下巴:“知道了,我老公来接我了。”

  阮星晚:“……”

  这时候,电梯正好到了。

  陈婉璐道:“我走了。”

  走了几步后,她有回过头道:“对了,你那感冒还没好,今晚就别回去了,也别到处乱跑,免得你儿子找你的时候哄不住,就在隔壁住吧。”

  阮星晚感觉太阳穴跳了跳:“你赶紧走吧。”

  等陈婉璐离开后,阮星晚进了隔壁,站在玄关没有进去:“小忱。”

  阮忱回过头:“你感冒好点了吗。”

  “好了……一点。”

  小家伙也看到了阮星晚,爬着就想要过来,嘴里还喊着:“麻~麻~”

  可他刚爬了几步,就被阮忱抱了回去。

  阮忱对阮星晚道:“周末这两天我都在这里,你等感冒好了再回来吧。”

  阮星晚挠了挠眉毛,叹了一口气:“你抱着他,我回房间拿衣服。”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