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妻吻上瘾慕天星凌冽 第3876章,还得心药医

小说:小妻吻上瘾慕天星凌冽 作者:洛心辰V 更新时间:2022-01-07 09:13:23 源网站:网络小说
  洛杰布两难。

  倪夕玥忽然一把抢过小瓷瓶,将两粒丹药收走:“不许吃!下次见了澈,还给他!”

  其实小嘲风平安孵化之后,倪夕玥就想找个机会还给澈了。

  可是这东西一直被洛杰布收着,她趁他洗澡的时候偷偷找过几次,都没找到。

  后来想着,他这么睿智的一个人,应该不会犯糊涂吧?

  没想到,今晚就对着瓶子发呆了。

  洛杰布难受:“那我以后再也看不见我家小嘲风了?”

  倪夕玥也舍不得。

  这到底是洛杰布一手养大,也是她陪着看着长大的。她温声劝着:“咱们家里,这么多晚辈后生,都很可爱啊,其实儿孙自有儿孙福,你又何必强求这些,人生就是几十年光阴而已,我们有福气吃了长生丹药,跟老

  祖宗们聚在一起,又能在这里时常照看小辈,已经是旁人求也求不来的福分了,难道我们不应该惜福吗?”

  洛杰布一夜未眠。

  天蒙蒙亮起,小嘲风在洛杰布怀里翻了个身,毯子滑落。

  洛杰布给它盖好。

  小嘲风睁开眼睛,望着洛杰布,往他怀里拱了拱,又娇又软地说着:“老祖宗。”

  这一句,把洛杰布的心都给说化了。

  一会儿澈就该来接它了。澈说了,不管以后要不要留小嘲风在天上教育,但是昭禾要出嫁,小嘲风都要回一趟天上,学习天宫的礼仪,还要给它量身定做参加婚礼的礼服,以及皇太子的

  皇冠。洛杰布心里难受,亲了亲小家伙的脸蛋:“乖乖,一会儿你父皇来接你,上了天可不能再烧老君殿了,知道吗?要听话,要是有人欺负你,你就告诉你父皇,或者

  你就回来,老祖宗在这里等着你,老祖宗也想你啊!”

  小嘲风挥动着翅膀,在他面前飞了飞,又落在地上,变成了一个两三岁的小宝宝。

  他上前抱住洛杰布的大腿:“老祖宗,你不是说,吃了药就能跟我一起上天的?”

  小嘲风不想离开洛杰布。

  但是,洛杰布心知倪夕玥的话是对的。

  他揉了揉小家伙的脑袋:“乖,老祖宗想你了,就让你父皇送你下来。”

  话落,房门被人敲响。

  倪夕玥的声音隔着门板传了过来:“杰布,澈跟一一来了,在楼下,你快洗漱下来,我们一起用早餐。”

  洛杰布抱起孩子:“我知道了。”

  明亮的洗手间里。

  一大一小两道身影,肩并着肩在刷牙。

  因为小家伙个子不够,所以洛杰布专门给他搬了个凳子,让他站在凳子上。

  两人嘴里全是白色泡沫,吐掉之后,漱口。

  洗了脸,小男孩用柔软的手指抠了一块乳液,帮洛杰布细细擦在脸上,那温柔的触感,让洛杰布的睫毛泛起一丝晶莹。

  洛杰布也给他擦好香香,两人换了亲自装从楼上走了下去。

  倪夕玥正在院子里跟澈两口子说话。

  澈始终将手搭在圣宁的肩头,圣宁也始终依偎在澈的怀里。

  见洛杰布他们下来,大家互相寒暄。

  洛杰布将孩子放下来,孩子牵着洛杰布的手,远远跟澈他们打招呼:“父皇!母后!”

  洛杰布鼓励他过去。

  可是孩子就喜欢待在他身边。

  这让洛杰布既欣慰又担忧。

  乖乖上天后,会不会不适应啊?会不会想他?会不会哭鼻子?

  洛杰布鼓励孩子:“去!去找父皇母后,以后在天上被欺负了,只有他们能帮你!”

  圣宁蹲下身:“宝贝,到妈咪这里来!”

  小男孩回头看了她一眼,犹犹豫豫的,忽然哭起来:“呜哇~!呜啊~哇哇哇~我不要跟老祖宗分开!我不要跟老祖宗分开!呜呜呜……”

  澈哭笑不得。

  他跟圣宁上前,给他擦眼泪,安慰他,陪他用早餐。

  一顿饭的时间,小家伙总算是跟澈与圣宁混熟了些。

  倪夕玥忽然拉住洛杰布,把他带到一边去:“你别出现了,澈一会儿抱着孩子就走了。你要是在,孩子是不肯走的。”

  洛杰布:“……”

  他就躲在玄关后头,痴痴望着那个小小的人影。

  终于,餐厅里一道金光闪烁。

  而后,一切恢复宁静。

  洛杰布忽然就哭起来了,他搂着倪夕玥,在她怀里哭的像个孩子。

  上午,琉茵忽然接到了倪夕玥的电话。

  “老祖宗?”

  “琉茵呀,你今天要是不忙的话,跟晞儿一起带着祯祯过来吃晚饭,好不好呀?”

  “好的呀!”

  “琉茵呀,小嘲风回天上去了,你太爷爷心情不好,刚哭了睡了,你们来了不要提这个事情。”

  “哦,好的。”

  倪夕玥结束了通话,就让人去准备今晚的家宴。

  而琉茵,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凌冽跟倾慕。

  众人心知,小嘲风早晚都是要回天上去的,他是龙子,也是大哥,是天庭的继承者,不可能一直在人间混迹着。

  可是一想到洛杰布对小嘲风的疼爱,他们就能想象出洛杰布有多难受。

  凌冽起身道:“我现在就带祯祯过去,见了孩子,他可能会好一点。”

  慕天星:“会不会见了孩子反倒更触景伤情?”

  凌冽:“……”

  当晚,他们都去了尊王府。

  可是洛杰布没有下来用晚餐。

  他生病了,高烧39.1度。

  大家不敢随便给他用药,因为他已经服了长生不老药,按理说,身体是不会生病的啊。

  他们叫来了流光。

  流光给洛杰布诊脉后,温声道:“应该是,思虑过重造成的。解铃还须系铃人,心病还得心药医。”

  一圈人犯了难。

  他们总不能因此强迫澈将小嘲风送回来。

  毕竟,洛杰布不可能跟着孩子一辈子,就算孩子在人间长大,他也早晚要有属于自己的天地,早晚要离开的啊。

  琉茵想了想,瞄了眼倪夕玥,小声:“要不,要不、太奶奶再给太爷爷生个小爷爷?”

  一圈人齐齐错愕地看向她。

  倪夕玥闹了个大红脸:“那也是你们生!我一把年纪了,虽说现在看着跟二十岁似的,心理毕竟不一样,哪儿还能老蚌怀珠!”凌冽走到床前,握紧了洛杰布的手,俯身温柔道:“父皇,您这么多子子孙孙都在这里呢,您要是偏心小嘲风,我们都要伤心了,您看看我们,我们每一个洛家的子子孙孙,都盼着能得到您的爱护跟眷顾,盼着您能身体健康呢!”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