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是妖道 第42章 有缘人

小说:原来我是妖道 作者:夜谋 更新时间:2020-07-25 04:41:01 源网站:网络小说
  接下来的几日,陆员外一直充满精力。

  他去白云观向张子远拿了好几次千纸鹤符纸。

  “陆员外似乎有话想说?”张子远看着陆员外问道。

  他能够感觉出来,这些日子陆员外每次见他都想说些什么,但最后又没说。

  陆员外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说出口。

  他其实还想要一根韭菜。

  那可真的是好东西啊!

  对于他这样年纪的人来说,简直是福音!

  要是被那些年纪大的好色大人知道,恐怕他们得疯抢,一定能够卖很高的价格。

  不过他有些难以启齿。

  想了想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算了,等千纸鹤稳定以后再说吧。”

  陆员外又带着一马车符纸离开了。

  千纸鹤确实给燕京失眠人群带来了一波惊喜。

  正如陆员外推销时候吹嘘的那般,这个千纸鹤是真的拥有着那般奇效。

  但凡是买回家的人,当晚都睡了个好觉,第二天精神饱满地起床。

  陆员外乐开了花。

  张子远乐开了花。

  但是有些人却不乐意看到这一幕。

  王员外和林员外两人相约在茶楼,此时秘密交谈着。

  他们断然不会让陆员外就这么得意下去。

  同样不愉快的还有玄定观的道长。

  今日来观里烧香的许多香客口中都在讨论着千纸鹤,夸赞千纸鹤助眠效果极佳。

  相比之下,玄定观售卖的那些安神的符纸就显得异常无用,和废纸一样。

  原本他们每天可以售卖数千张安神符。

  可自从有了这千纸鹤之后,玄定观的安神符便只有平常百姓来买,数目不及之前十分之一。

  “到底是谁!?”

  玄定观的一名道士咬牙切齿,而后匆匆去回报给立阳道长。

  立阳道长在玄定观里负责平常接触普通人的业务,例如求签,符纸等等。

  立阳道长是个中年大叔,看着满面红光,精神饱满。

  只可惜他的眼睛很小,只能够看到一条缝,不仔细看还以为他的眼睛是闭着的。

  “哦?竟然有这等事?”

  立阳道长正在打坐,听到来人汇报之后不由睁开眼睛。

  “不知道是哪个人在售卖这安神符,还把符纸折成这般模样,简直是花里胡哨。”

  来人从怀里取出一个千纸鹤。

  这是他买来特意研究的,此时拿出来给立阳道长看。

  “立阳道长,您看,就是这个,叫千纸鹤。”

  他看了看立阳道长,接着道:“立阳道长,您不睁眼看一下么?”

  立阳道长:“我眼睛就是睁着的。”

  “……”

  “你先出去吧。”

  立阳道长抬手一招,千纸鹤凭空飞起,落在了他手中。

  “是。”

  来人离开。

  立阳道长看向手中的千纸鹤,眯着的眼睛陡然一凝,缓缓睁大了些许。

  “有趣。”

  他将千纸鹤打开,入眼的是一些如同蝌蚪的符文。

  他看着这些符文久久不语。

  ……

  张子远在白云观继续研究着自己的天眼以及系统,期待能够有个十连抽。

  可事实并没有。

  他在后门处的树林里踩着树枝练习自己的控风能力。

  法力提升到八品之后,他能够控制的风更大了,自身跳跃的时候变得更轻松起来。

  他站在树顶,脚底下是微微弯曲的树枝。

  张子远眺望着远方感叹道:“可惜没有翅膀,飞不起来。”

  他伸出左手,左手上有着风在盘旋,淡青色的。

  他伸出右手,右手上有着雷在低鸣,淡蓝色的。

  “要是能将这两个融合就好了。”

  张子远沉思。

  忽然,他的视线里出现了两个人。

  他抬头望去,是马汉和赵虎正朝着白云观走来。

  此时两人正在激动讨论着。

  “待会儿见到小神……,不对,仙师,我要求一求我的桃花运。”

  赵虎满脸散发着春光。

  “拉倒吧,算一算我们什么时候能升官。

  昨天回去被班头训惨了。”

  马汉哭丧着脸,显然心情并不好。

  “哼!等老子哪天升官了,我也要指着班头的鼻子骂他祖宗十八代。”

  两人说话间,已经走到了白云观门口。

  “咦?”

  马汉懵逼地看着金灿灿的牌匾。

  “白云观什么时候换的牌匾!?”

  赵虎听到马汉的声音,同样是抬起头。

  “这……不会是黄金做成的吧?”

  两人相视一眼,眼里是浓浓的惊讶。

  “昨天还是烂木头的啊!”

  “难不成,是因为我们知道了仙师不是神棍?所以看到了牌匾真正的一幕!”

  “对!肯定是的!小时候姥姥说的神仙传说都是这样。”

  “这叫什么……有缘人!”

  两人心里猜测起来。

  “难怪这白云观一直没有香火但一直传承着,难不成那老神棍……”

  两人相视一眼,对于自己的猜测感到震惊。

  同时,两人开始兴奋起来。

  他们就是有缘人!

  那么仙缘……

  哈哈哈……

  两人傻笑间,白云观的门开了。

  “你们来了。”张子远道。

  马汉和赵虎顿时一怔。

  “仙师,你算出来我们会来?”

  张子远:“……”

  这两人以前看着挺正常的,怎么现在感觉脑子不合适。

  “你们昨天说今天会来,还有我刚才才树上看到你们了。”

  马汉:“……”

  赵虎:“……”

  和他们想象中的场景有些差距。

  “仙师,这牌匾是不是本来就是黄金的,以前我们眼拙,没有认出你的真实身份,所以看着它就是烂木头。

  现在我们知道你是仙师,所以看着它就是黄金做的?”

  马汉和赵虎满眼希冀地看着张子远。

  张子远愕然,斜眼看着两人。

  他们现在的表情,很像二哈。

  “这是昨天陆员外找人换新的,而且,只是镀金。”

  马汉:“……”

  赵虎:“……”

  姥姥小时候讲的故事都是骗人的。

  “你们到底有没有正事?”张子远不满地道。

  “有有有!”

  两人连忙道,而后提出算命。

  张子远当场拒绝了他们的无理要求。

  算命?推荐阅读sm..s..

  他会个屁的算命哦!

  不过是靠着天眼趋吉避凶的效果看到一些场景而已。

  被马汉和赵虎纠缠了一会儿,白云观的门再次被敲响。

  “清远!”

  “清远!”

  急促的女声响起。

  张子远走出来一看,是谷思佳。

  谷思佳一脸焦急的模样,连忙道:“清远,你有看到朵朵嘛?”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