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是妖道 第34章 诗会开始

小说:原来我是妖道 作者:夜谋 更新时间:2020-07-23 07:59:4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夏院长此时已经带着人走到张子远身旁,顾不得教训张子远旷课,与孟院长开始对线。

  “哼!我青竹书院如何?你玉林书院又如何?”

  孟院长笑道:“师弟,你还是这么嘴硬,上次诗会我可记得你们连一首像样的诗都没有。”

  夏院长嘴角一抽,但转念想到张子远那首诗,脸上露出自信满满的笑容。

  “姓孟的,那是上次,这次谁输谁赢还不知道呢!”

  孟院长笑眯眯地道:“那上上次呢?”

  “你……”

  “上上上次呢?”

  “……”

  “上上上上次呢?”

  夏院长:“……”

  对线失败,满血被秒。

  “师弟,诗会见。”

  孟院长春风得意地带着自己的学生们走入萧府。

  夏院长胡子都气歪了,但却没有任何办法。

  他看向张子远,双眼闪烁着骇人的精光,拍着张子远的肩膀道:首发.. m..

  “清远,这次看你的了。”

  夏院长的语调很慢,手很重。

  张子远感受到一股压力,抬头一看。

  我去!

  这个人长得好像条狗啊?

  或许是因为与孟院长对线失败被秒,夏院长没有心情追究张子远再一次旷课,带着他们走入萧府。

  诗会在萧府花园里举行,此时已经来了许多人。

  外城除了青竹书院之外,再无别的学院出现在这里。

  内城以玉林书院为中心,其余大大小小的学院来了有十个。

  在萧府丫鬟地带领下,夏院长带着张子远一行人落座。

  面对面的,正是玉林书院。

  夏院长和孟院长相视一眼,同时别过头去。

  “哼!”

  “哼!”

  诗会尚未开始,两人之间的火药味已经浓郁起来。

  崔永带着玩味的笑容看向张子远,隔空喊道:

  “喂,乞丐道士,你还真的是青竹书院的学生啊。”

  柳鸿云等人看了过来,都是露出嘲笑之色。

  张子远瞥了他们一眼,心中冷笑起来。

  一帮小屁孩,待会儿让你们叫爸爸。

  诗会么,那就随便找两首千古经典背诵一下好了。

  张子远悠哉地吃着桌子上的甜点与水果,并不理会崔永等人。

  崔永见自己被无视,冷哼一声,心里感到不舒服,但这已经是在萧府内,他不好做过分的事情。

  “走着瞧。”

  崔永心里有了打算。

  陆诗晴凑到张子远身边询问道:“清远,你得罪他们了?”

  张子远吃着甜点随意道:“乱吠的狗朝着谁都会叫两声。”

  他话刚说完,陆诗晴便捂住他的嘴巴。

  “你小点声,别让他们听到了。”

  她的神情有些紧张。

  “怎么?”

  张子远回头,不理解她这份小心。

  “清远兄,看来你并不知道他们的身份。”

  杜白靠了过来,一日不见,他变得有些憔悴。

  “清远兄,我看过你的诗句,自叹不如啊,这榜一你当之无愧。”

  李甫凑过来作揖道,面色同样是有些憔悴。

  张子远开口道:“低调,低调。”

  杜白接着道:“清远兄可知道他是何人?”

  “什么人?”

  杜白指着崔永道:“这是户部侍郎的孙子。”

  李甫指着柳鸿云道:“这是吏部侍郎的孙子。”

  谷思佳,陆诗晴也是介绍其余的华服少年。

  张子远一听,哦吼,全是官二代。

  难怪孟院长如此傲气,他这是贵族学校啊。

  杜白接着道:“那孟院长与我们夏院长是同窗,两人争斗多年,每次有诗会都会斗诗,然而……”

  李甫补充道:“青竹书院从未赢过……”

  说到这里,两人叹息一声。

  “昨日我通宵准备诗词,但却没有能够拿得出手。”

  “我看清远兄如此坦然,白天未来学院是否是在准备诗词?”

  “清远兄一定是胸有成竹!已经准备好了良诗!”

  杜白和李甫两人眼睛一亮,希冀地看向张子远。

  张子远一口吃下一个糕点,为了抓妖,他还没吃晚饭。

  他摇了摇头道:“没有,今日去抓妖了。”

  听到他的话语,杜白和李甫闪亮的眼睛顿时失去了光彩,颓废地离开。

  抓妖?

  谁人不知你小神棍只会耍把戏?

  抓妖恐怕是去装神弄鬼了吧!

  “哎,指望他恐怕是要落空了。”

  “今日注定惨败而归啊!”

  两人如同衰神附体,头顶雷云阵阵。

  陆诗晴看向张子远关心地道:“你不要得罪他们,他们不是我们能够得罪的。”

  张子远抬头看去,正好看到崔永朝着他露出内涵笑容。

  他随即开口道:“好像已经得罪了。”

  “啊?”

  陆诗晴惊呼一声,寻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果然看到崔永正朝着张子远露出内涵笑容。

  正当她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萧侯爷入场,所有人噤声准备行礼。

  她只能够先回到自己位置上。

  谷思佳离开前朝着张子远道谢:“今早谢谢你。”

  张子远明白,她指的是今早他送回朵朵的事情。

  “参见公主!”

  “参见侯爷!”

  萧侯爷与公主一同到来,落座。

  萧侯爷虽然头发花白,但当他出场的时候,有着一股凌厉的气势在花园里回荡,久久不散。

  这是他久经沙场的气质,使得众人呼吸一顿,感觉胸口压着一块巨石。

  长平公主扫视全场,在场的少年看着这位妙龄公主不敢多言,她的脾气早已传遍燕京。

  忽然间,她眼神一顿,落在张子远身上。

  精致的眉毛顿时皱了起来,脸上带着愠怒之色。

  “臭道士!”

  在场的众人注意到长平公主的眼神,寻着她的眼神看过去,看到张子远。

  他们想起有关长平公主的传闻。

  敢称呼国师为臭道士的,也只有长平公主了。

  长平公主厌恶道士,众所周知。

  夏院长看着张子远,心里一抖。

  “遭了,忘记让清远换身衣服再来!”

  崔永和柳鸿云等人更是偷笑起来。

  萧侯爷自然也是注意到张子远,他无奈地看向长平公主。

  这气氛,完全被她带歪了。

  “咳咳……”

  萧侯爷干咳两声控场。

  随着这两声之后,场上气氛恢复正常,无人再特意看向张子远。

  但他们都记住了今日这个小道士。

  “诗会开始。”

  随着萧侯爷抬手,乐师开始奏乐,舞姬开始跳舞。

  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