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是妖道 第29章 抓捕魏二

小说:原来我是妖道 作者:夜谋 更新时间:2020-07-20 06:54:23 源网站:网络小说
  魏家庄。

  坐落在燕京城外西边十公里处。

  王蒙带着张子远一行人来到这里。

  王蒙站在路口,指着魏家庄开口道:

  “这里是鬼爷原本的家,鬼爷的母亲就在这里。”

  王蒙带路,一行人来到一处宅子外。

  宅子里面,正好有着一个小姑娘倒水,一眼便看到他们。

  “王蒙?他们是……”

  而后她注意到马汉和赵虎的衣服,面色微变。

  王蒙上前道:“是衙役,他们找鬼爷,鬼爷在里面吗?”

  小姑娘摇了摇头道:“只有大娘在,鬼爷今天还没来。”

  大娘指的便是魏二的母亲。

  王蒙介绍道:“这是鬼爷买来照顾母亲的丫鬟,小欢。”

  “见过大人。”

  小欢朝着张子远一行人行礼。

  “我们能进去看看么?”张子远看向宅子里。

  “这个……”

  小欢迟疑道,她毕竟只是丫鬟,做不了主。

  正在这时,屋子里传来虚弱的声音。

  “小欢……咳咳……是二子回来了么?”

  小欢回应道:“大娘,不是的,是……”

  小欢看了看马汉他们的服饰,一咬牙开口道:“是鬼爷的朋友。”

  若说是衙役来找魏二,小欢担心魏二母亲情绪会波动,受不了这个刺激。

  屋子里虚弱的声音继续说道:“是二子……咳咳……朋友啊,那快……咳咳……请进来吧。”

  小欢纠结地看向张子远一行人道:“跟……跟我进来吧。”

  张子远看向南宫初道:“你和马汉,赵虎在外等一下,我进去看看情况,如何?”

  南宫初看了看宅子,又看了看张子远,点头道:“就听小道士的。”

  她明白张子远的意思,卧病在床的母亲,自然不想看到衙役找自己的儿子。

  “我们肯定没意见。”

  马汉和赵虎自然是同意的。

  “那走吧。”

  张子远看向王蒙。

  王蒙指了指自己,呆了一下,道:“啊?我,我就不进去了吧。”

  他的意见无效,张子远直接提着他的衣领拖了进去。

  “大娘,鬼爷朋友来了。”

  小欢坐在床边照顾躺在床上的魏二母亲。

  张子远进了屋,入目便看到墙上挂着的符纸,还有正在袅袅升起的清香。

  大包小包的药,药渣摆满了桌子,药草的味道夹杂着香的味道弥漫在房间里。

  魏二的母亲侧过头,看向张子远两人道:“小欢,拿椅子给他们坐……咳咳……”

  张子远开口道:“大娘,不用了,我们过会儿就走。”

  “不等二子吗?咳咳……他今天回来……吃晚饭。”

  “我们……”

  张子远正准备说些什么,眉心传来轻微的波动,他看到魏二母亲含笑闭上眼睛,安然的死去。

  她,活不过今晚,寿元已尽。

  “咳咳……太阳快下山了,今晚就在这……咳咳……住下吧。”

  “二子……的朋友……我……咳咳……好些年没见过了。”

  魏二母亲脸上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容。

  小欢轻轻拍打着魏二母亲,连忙出声道:

  “大娘,你休息一下,你不能多说话。”

  “没……没事……”

  “这些年……苦了二子……了……是我拖累了他啊。”

  魏二母亲絮絮叨叨,和张子远他们说着魏二的一些糗事。

  过了些时间,张子远开口道:“大娘,你好好休息,我们先走了,下次再来。”

  其实他明白,没有下次了。

  “真的……不留下……吃个饭吗?”

  魏二母亲再次邀请道。

  “不了不了。”

  张子远笑着打招呼,带着王蒙离开。

  “小欢……去……送送……咳咳……二子……朋友。”

  “好的大娘。”

  小欢追上张子远他们。

  走到门口处,张子远看向小欢道:“我们来的事情,待会儿你别和魏二说。”

  “就说王蒙送药,见他不在家,所以直接送到这里来的。”

  小欢略有迟疑。

  张子远接着道:“你放心,等他和大娘告别完,我们才会找他问一些事情。”

  小欢点头道:“好的。”

  眼见小欢进了屋子,南宫初这才转头看向张子远问道:

  “小道士,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做?”

  张子远目光滞留在宅子里,一盏油灯刚刚点起,照亮了屋子。

  他凝神道:“等。”

  ……

  半个时辰后。

  “好多虫子咬我啊,为什么我也要在这等?我可以先走嘛?”

  王蒙哭丧着脸,被张子远他们强行拉到树后面。

  马汉踢了他一脚道:“老实点,还想通风报信?”

  “大人,没有啊……”王蒙哭丧着脸。

  突然,张子远的眉心再次传出波动,一副画面展现在他面前。

  马汉被一个黑色的利爪洞穿了心脏,当场毙命!

  画面结束,张子远惊异地转头看向马汉。手机端sm../

  有妖?

  看场景应该就在这宅子里。

  可是,怎么会有妖呢?

  “小神棍……你怎么这么看着我?”

  马汉感受到张子远的眼神,感觉头皮有些发麻。

  张子远幽幽地开口道:“我如果告诉你,你待会儿会死,你信嘛?”

  “小神棍你就别吓唬我了,我现在又没招惹你。”

  马汉浑然不在意地摆了摆手道。

  张子远没有再直言,而是伸出手戳了戳马汉心脏位置。

  “切,小神棍,你这是觉得太无聊调侃我嘛?”

  马汉将张子远的手拍开。

  张子远并不在意,从自己怀里取出之前被他种植过在道田里的匕首。

  “把它放在你怀里。”

  马汉和赵虎,虽然之前和他不对付,但被他坑了几次,还挺有感情的。

  以后没人被他坑,没人帮他跑腿怎么办?

  “切,小神棍你这是要讨好我,送我东西,找的借口嘛?”

  马汉笑着收下匕首。

  他才不信张子远的话,但有东西那必须收。

  “嘘!”

  南宫初示意他们噤声。

  几人看向宅子门口。

  魏二缓缓地走向宅子。

  “鬼爷,您回来了。”

  小欢出门迎接,两人进了屋子。

  “抓嘛?”南宫初问道。

  “再等等。”

  屋子里。

  “二子……你回来了……”

  魏二母亲虚弱地开口道,脸色变得苍白。

  “娘,你别说话。”

  “你这脸色怎么这么苍白?”

  “小欢,去烧一碗药端过来。”

  魏二有些焦急,看向小欢吩咐道。

  “不……不用了……咳咳……”

  魏二母亲咳嗽了两声,她知道自己已经油尽灯枯,已经不需要再喝药。

  “今天……你朋友……咳咳……来了。”

  “我朋友?”魏二不解,转头看向小欢。

  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