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是妖道 第28章 复杂的人

小说:原来我是妖道 作者:夜谋 更新时间:2020-07-18 06:29: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南宫初背靠降妖司,能够动用的资源很多。

  仅仅是过去两个时辰,南宫初便确定了嫌疑人。

  南城地头蛇,鬼爷。

  真名魏二。

  这让张子远不得不感叹,有组织就是好办事啊。

  在这燕京,不,应该说是燕国,恐怕还没有降妖司办不了的事情。

  当然,首先得符合规矩,那就是与妖怪有关的案件。

  那些普通的案件,动用降妖司的资源是一种浪费。

  “小道士,走吧。”

  南宫初拿着手中记着地址的纸朝着张子远挥了挥,而后便带路离去。

  张子远回头看了一眼马汉和赵虎问道:

  “你们两个是回衙门还是和我一起继续查?”

  马汉和赵虎对视一眼。

  张子远忍不住道:“你们两个能不眉目传情么?”

  每次他问什么,马汉和赵虎都得先对视一眼,实在是让他无语。

  马汉和赵虎这次并没有反驳张子远,继而出声道:

  “我们回衙门,班头肯定不会放过我们。”

  “我们还是跟着你和大人先查下去,若是能够查到最后,也算是戴罪立功。”

  张子远轻轻地点了点头。

  这两人倒是看得清楚。

  他之前将那老班头气走,现在两人回去,等待他们的恐怕是一顿揍。

  打断棍子的那种。

  “那走吧。”

  张子远说完便跟上南宫初。

  “是。”

  马汉和赵虎两人跟在他们身后,一同前往魏二的住所。

  魏二的住所和之前那土房子相比就豪华许多,是一个小别院,院前还种着些花花草草。

  几人敲门无果,随后破门而入。

  院子里,散发着如同道观里一样的香味。

  不远处的地上,洒落着许多香灰,还有着一些尚未燃烧完毕。

  张子远和南宫初站在院子里等候,马汉和赵虎两人搜查。

  很快,马汉和赵虎走了出来,朝着他们摇了摇头。

  很显然,魏二并不在。

  张子远蹲在香火前,出声道:

  “他还是个信道的?”

  南宫初好奇地看着他,疑惑道:“小道士,你不也是么?为何感到这么奇怪?”

  “呃……”

  张子远没办法反驳,毕竟他还穿着道袍。

  但其实他是被成为道士的呀。

  要是可以选择,穿越成哪个王爷家的傻儿子挺好的。

  “我就是觉得他信道还杀人,到底是为了什么?”

  张子远随便找了个蹩脚的借口塘塞南宫初,而后走入魏二的房间。

  魏二的房间里,挂着许许多多的符纸,熏香的味道依旧在。

  有些符纸已经泛白,很显然是许久以前的,上面还挂着蛛丝。

  不过有些符纸是崭新的,应该是最近才求的。

  张子远打量着房间。

  若是只看这个房间,能够想象出的主人应该是一个单身,信道,和平的人。

  可事实上,他是个地头蛇。

  打砸抢烧以前都做过,也曾在牢里待过一段时间,然后被人赎出来。

  王蒙是魏二手底下的一个小地痞,今天他按照约定给魏二送药。

  王蒙提着药包走到魏二院子外呼喊道:

  “鬼爷,您的药,我给您送来了。”

  王蒙一边说着,一边走到正门口,看着院子里站着的人,顿时瞪大了眼睛。

  “你们是什么人?怎么在鬼爷……”

  他习惯性的准备呵斥,话刚说到一半,他便看到马汉和赵虎的衣着。

  衙役!

  王蒙心里咯噔一声,认为鬼爷犯事又被抓了。

  他可没少帮魏二做事。

  想到这里,他丢下手中提着的药包,转身就跑。

  张子远几人愣愣地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人,又看见他突然转身逃命的人,他们顿时反应过来。

  “站住!!”

  马汉和赵虎显然是很有经验,第一时间拔腿冲出去。

  看来他们以前没有少追人。

  “白痴才站住啊!!”

  王蒙回头喊了一句,小腿跑得更快了。

  他显然也是有被追捕的经验。

  南宫初作势准备冲出。

  张子远抬了抬手道:“我来。”

  紧接着,他右手指弯曲,催动自己的法力,调动一丝丝微风。

  “去!”

  一道无形的风冲出,吹起南宫初的秀发,径直冲出。

  南宫初虽然看不见风,但能够看到沿路的草被吹弯了腰。

  这股风越过马汉和赵虎的步伐,准确地命中王蒙的脚踝。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没有杀伤力,但足以绊倒王蒙。

  只听砰的一声,王蒙平地摔。

  马汉和赵虎追上去,将王蒙提起来。

  “你倒是再跑啊?”赵虎给了王蒙一个爆栗。

  王蒙顿时抱头。

  “平地你也能摔倒?你是我追过最蠢的人。”马汉讥笑道。

  “明明是有东西绊倒了我!”

  王蒙反驳道,平地摔这种愚蠢的事情他不承认。

  他低头一看,只有一些杂草,很显然不会绊倒他。

  “呵呵。”马汉斜眼看着他。

  南宫初站在张子远身旁,眼中满是惊讶,转头看向张子远道:

  “娘说的没错,道士的手段真多。

  而小道士,你的花样更多。”

  张子远笑笑没说话。

  这是他将风与龙爪手结合之后的效果,由于他法力太弱,所以风还无法成形。

  马汉和赵虎两人将王蒙提到张子远身前。

  张子远开口道:“说吧,魏二呢?”

  王蒙战战兢兢地道:“我……我不知道啊。”

  “你来做什么的?”

  “我来给鬼爷送药。”

  张子远想到他最后打伤凶手后背的画面,以为是治疗这个的药。

  “他受伤了?是后背吧?”

  南宫初也是看了过来。

  若是确定后背受伤,那凶手基本就确定是魏二,而不是嫌疑人。

  “受伤?我不知道啊。”

  “那你送药干什么?”

  马汉给了王蒙一脚道:“老实回答大人的问题。”

  王蒙开口道:“那个药是给鬼爷母亲的。”

  “魏二的母亲?”

  “对的。”

  王蒙继续道:“我每隔五天都会在这个时候给鬼爷送药,他母亲病了很多年了,躺在床上不能动,吃掉很多银子。

  今天我只是照常来送药,并不知道鬼爷发生什么事。”

  张子远与南宫初对视一眼。

  这倒是有些出乎他们的意料。

  一个嫌疑犯,赡养着卧床多年的母亲。

  “你知道他房间里的符纸怎么回事么?”张子远问道。

  “那是鬼爷替他母亲求的,自从他母亲病了,他就开始信道,去求一些根本没用的符纸。

  这不知道花了多少银子。”

  王蒙说到这里就气愤,恼怒道:“那些神棍,哪里有什么作用!?不过是骗钱而已!但鬼爷没办法,只能选择相信。”

  王蒙骂完,抬头一瞧。

  哎呦,这主也穿着道袍呢?

  他的心咯噔一下,连忙摆手道:“我不是说你是神棍啊……”

  张子远淡定开口道:“我就是。”

  王蒙:“……”

  他还从没听过道士自己承认自己是神棍的。

  “那为什么他母亲不在这里?”张子远问道。

  “鬼爷怕自己对手找他的时候殃及到他母亲。”王蒙老实交代道。

  “带我们去找他母亲。”

  张子远开口道。

  既然这魏二这么有孝心,那肯定不会放任自己母亲不管。

  只要守着他母亲,他必然会出现。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