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是妖道 第25章 线索

小说:原来我是妖道 作者:夜谋 更新时间:2020-07-18 06:29: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陆员外坐在马车里,身旁放着一些礼物。

  这些礼物是他准备出门的时候,让账房先生给他准备好的。

  耽搁了一些时间。

  礼物不是很贵重,但在他看来,能够给白云观换新一下就挺好的。

  上门与人合作自然不能够空手而来,这是他这么多年做生意的经验。

  “一定要顺利啊……”

  陆员外在马车里祈祷着。

  这次遭受王员外和林员外共同的打压,他承受着很大的压力。

  千纸鹤符纸的发现,让他看到了希望。

  这是他这次能够翻盘的依靠。

  “再快点!”

  陆员外朝着车夫喊道。

  “是,老爷!”

  车夫应声道,紧接着一甩缰绳。

  “驾!”

  不多时,陆员外来到白云观。

  “老爷,到了。”

  车夫将陆员外扶下车。

  “我去喊人。”

  车夫准备先进道观。

  “等等!”

  陆员外制止了车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着。

  “你把礼物搬下来。”陆员外吩咐道。

  “好的。”

  车夫将礼物抱在怀里。

  等一切就绪,陆员外这才进了白云观。

  入目的,是冷飕飕的大殿,只有几根清香在燃烧,散发着一丝香火味。

  果然是没有香火啊。

  “你们是要求什么?”

  老神棍见有人上门,从后堂走了出来。

  “请问,小……不,清远道长在嘛?”

  老神棍一愣,疑惑道:“你们找清远?”

  “他不在,一大早就出门办事了。”

  “啊?”

  陆员外的脸色垮了下来。

  ……

  衙门。

  “老王,现在可以说了。”

  马汉和赵虎把一个中年衙役喊了出来,带到张子远身前。

  “他?”

  老王愕然。

  马汉和赵虎是衙门里有资历的人,能使唤他们两个的人并不多。

  他本以为两人是替某个大人在查人,却没想到是小神棍。

  “赶紧说,别他他他的。”

  马汉踢了老王一脚。

  他现在只想和张子远划清界限,早日结束这悲惨的日子。

  一盏茶之后。

  张子远看着老王道:“这么说,那人是城南一个普通人?”

  老王点头道:“是的,这是他的地址。”

  老王说着递给张子远一张纸条。

  张子远低头看向纸条,将地址记在心中。

  见张子远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马汉连忙催促起来。

  “好了好了!现在两清了,你快走吧。”

  他们只说帮张子远查到那人的消息,可没说过要帮他抓人审问。

  再牵扯进去,两人害怕自己渎职的事情漏出来。

  张子远斜眼看着他们道:“你们不帮我找到?”

  马汉昂着头道:“凭什么?”

  赵虎也是笑道:“小神棍,就到这里吧,已经够了,我们哥俩不想再掺合进去。”

  马汉躺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端着茶杯抿了一口继续道:

  “你就算拿银子砸我,再威胁我,我也不可能再帮你一次了!”

  “我们缘分到此为止了,请把。”

  他指着门外道。

  “什么缘分到此为止?”

  南宫初娇小的身子突然出现在门口,好奇地看着他们。

  “噗!!!”

  马汉嘴里的茶顿时喷了出来,扑通一声摔倒在地。

  他连忙爬起来行礼。

  “见过大人!”

  南宫初见张子远在这里,笑着走了过来。

  “小道士,正好你在这啊。”

  “我正准备将上次的赏钱给他们,让他们替我带给你。

  既然你在这,那我就直接给你吧。”

  说着,南宫初取出厚重的钱袋子,丢给张子远。

  张子远错愕,接住钱袋子,还挺沉的。

  “这是……”他不解地看向南宫初。

  “这是我完成任务以后降妖司给的赏钱。

  要是没有你,我上次可能就危险了,所以应当给你。”

  张子远笑了,没想到还有额外收获,很不错。

  南宫初接着道:“反正我也不差这点银子。”

  张子远:“……”

  这句话他选择性地过滤掉,全当没有听到。

  看着南宫初,张子远眼睛顿时一亮,咳嗽两声假模假样地问道:“你今日可忙?”

  南宫初摇了摇头道:“不忙,是有什么事情嘛?”

  说完,她看着张子远的道士服,眼睛同样一亮。

  “是有妖怪?”

  “走!我们去斩妖!”

  说着南宫初便拉着张子远准备离开。

  张子远:“……”

  她想到了这姑娘当时和蛊雕战斗时候打碎的那些武器。

  还真的是和平时判若两人啊。

  “不是不是,是我正在寻找一个人,正准备去找他问一些事情,你若是有兴趣可以一起去。”

  马汉:危!

  赵虎:危!

  两人感觉自己头顶浮现出了危字。首发..m..

  这是赤裸裸的威胁!

  因为张子远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余光是看着两人的。

  两人连忙站了起来,笑呵呵地搂着张子远。

  “啊哈哈哈!不就是找个人嘛,我们哥俩干了这么多年,我们熟,这是我们的专业。”

  “对对对!这不劳降妖司的大人出马,我们哥俩就可以帮你搞定。”

  张子远故作疑惑地看着他们问道:“咦?我们不是缘分已尽嘛?”

  马汉心里在骂娘,但脸上堆叠着满满的笑容道:

  “刚才是开玩笑,我们怎么可能会缘尽呢?”

  “是吧?赵虎。”

  赵虎连忙附和道:“对对对!我们缘分牢固着呢。”

  两人凑到张子远耳旁哼道:“算你狠!”

  而后,他们再次露出充满“善意”的笑容。

  张子远同样是露出得意的笑容。

  南宫初疑惑地看着三人,虽然他们都在笑,但总感觉怪怪的。

  送走了南宫初,张子远带着两人前往纸上的地址。

  “小神棍!你不觉得你太过分了嘛?”马汉很气愤,但却无可奈何。

  “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张子远浑然不在意。

  “你是个道士!”赵虎龇牙道。

  “那就送道士送到天好了。”

  对于如此流氓的道士,两人对视一眼,感到深深的无力。

  曾经还想过用暴力手段解决问题,但自从见过那蛊雕的下场,他们便没了那心思。

  他们可不觉得自己的脑袋比那蛊雕还要硬。

  很快,几人来到一处简陋的土房门口。

  “这真的是给了你们银子带走秀才的人?”

  张子远狐疑地看向两人。

  “你们不会是随便糊弄我吧?”

  这房子,怎么看也不像能够给出那么多银子的人。

  “我兄弟俩人还不至于如此。”

  他们也不知道这里的状况,也是第一次来。

  之前找人都是靠着画而已。

  两人也是感到疑惑。

  能给那么多银子的人,住的地方就这样?

  “啊啊啊!!!”

  突然,在张子远他们靠近的时候,房子里传来凄惨的叫声。

  三人对视一眼,急忙破门而入。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