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是妖道 第24章 朵朵

小说:原来我是妖道 作者:夜谋 更新时间:2020-07-18 06:29: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陆府。

  “老爷,你这大清早要去哪?”

  陆夫人看着早早起床的陆员外抱怨道。

  “自然是去白云观找那小……道士,他的符纸是真的能够静心宁神的,助眠效果奇佳!

  若是我能够让他将符纸售卖于我,我再放在店铺里推广,必定是能够挽回如今的颓势。”

  陆员外深呼吸一口气,神清气爽地解释道。

  昨晚经过他后续的测试,已经证明了千纸鹤符纸在助眠方面的确是有奇效。

  燕京城里,失眠的人可不只有他一人。

  读书人忧愁即将到来的春闱,夜不能寐。

  官大人忧愁今后的仕途与站队选择,担心某一天突然被抄家,无法安睡。

  就算是在那皇宫深院里,也有失眠之人。

  不过这就不是陆员外能够随意揣测的了。

  陆夫人看着陆员外兴奋的模样,撇嘴道:“哼!我还是不相信那小神棍的符纸能有这般奇效。

  那只是个没有香火的道观而已呀。”

  陆员外回身坐在床沿,伸手安慰陆夫人道:“可是夫人,昨天你已经亲眼看到了那效果。”

  陆夫人回想着昨晚神奇的一幕。

  原本失眠无法入睡的陆员外居然能够做到三息之内鼾声如雷,而等她将千纸鹤拿到门外,陆员外便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等她再将千纸鹤符纸挂在床边,三息之内陆员外再次鼾声如雷。

  “可是……”

  陆夫人有些忧虑。

  毕竟是一个没有香火,被人们口口相传的神棍道观呀。

  “夫人放心,我去去就回,这次定然让王家和林家知道我的厉害!”

  陆员外雄赳赳气昂昂地走了,像是一只大公鸡。

  陆夫人看着陆员外的背影,自语道:

  “没有香火的符纸却有效果,老爷你可要当心啊,可别碰到个妖道。”

  ……

  张子远是被马汉和赵虎的敲门声喊起来的。

  “小神棍,小神棍!”

  马汉一边敲门一边呼喊着。

  “干嘛?”

  张子远将脑袋藏到被子里,并不想理会马汉的敲门声。

  他还没睡够呢。

  “找到那个人的线索了!”马汉继续道。

  说完,马汉准备继续敲门,他的手刚举起来,门开了。

  张子远已经穿戴完毕,精神饱满地看着他。

  “那还等什么?赶紧走。”

  马汉愣了一下,连忙跟上张子远。

  赵虎在道观门口等候,张子远一出门便看到赵虎牵着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

  小女孩手里拿着小风车。

  张子远愕然,看向赵虎问道:“你们不会告诉我是她带走了那秀才吧?”

  马汉和赵虎呆滞了一下,立马反应过来,知道张子远这是理解错了,当即解释起来。

  “这是我们在来找你的路上捡到的小女孩,她迷路了。”

  “哪里的?”张子远问道。

  “桃花村的。”马汉道。

  张子远点了点头,桃花村正是谷思佳所在的那个村子,距离这里并不算太远。

  “那先将这小女孩送到桃花村,再去找那人吧。”张子远想了一下道。

  “好。”

  对此,马汉和赵虎并没有意见。

  其实他们本来也打算这样做。

  张子远将小女孩抱起来,笑道:“小朋友叫什么呀?”

  小女孩伸开手臂任由张子远抱起来,脆生生地道:“我叫朵朵。”

  马汉和赵虎对视一眼,当即开口道:

  “怎么刚才我们抱她,她就哭?”

  张子远回头道:“你们长得丑。”

  “咯咯咯。”

  朵朵笑了起来。

  “大哥哥好漂亮。”

  马汉:“……”

  赵虎:“……”

  ……

  桃花村。

  春意正浓,桃花村周围的桃树盛开,整个村子被桃花包围着,如诗如画。

  “此情此景,忍不住想要背……作诗一首。”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张子远看着前方粉色的美丽村庄自语道。

  “小神棍,行了,就你还作诗?赶紧把这小女孩送回去,我们带你去找人,然后两不相欠。”

  马汉催促道,他们并不想再和张子远有瓜葛。

  毕竟,自从和张子远接触之后,他们两人就一直吃亏,从来没有赢过。

  张子远他们带着朵朵来到桃花村的时候,桃花村的人正在寻找朵朵,呼喊声一片接连着一片。

  张子远顿时感到意外,开口道:“这桃花村这么团结友爱?一个小女孩走丢了,全村人都帮忙找啊。”

  马汉和赵虎对视一眼,并不知道原因。

  张子远眉头一挑道:“行了行了,你俩可别对视了,问啥啥不知道,就知道在那眉目传情。”

  马汉和赵虎有些生气。

  “咯咯咯。”

  朵朵听到张子远的话语笑了起来。

  马汉和赵虎看着朵朵的笑容,没办法生气。

  “哎,谷思佳!”

  张子远正好看到村口处站着的谷思佳,她也在呼喊着朵朵。

  谷思佳脸色焦急,正在寻找朵朵,听到有人喊她,转身看了过来。

  “清远?”

  谷思佳愕然,而后看到张子远怀里的朵朵,连忙跑了过来。

  朵朵看到谷思佳展开双臂要抱抱,娇声道:“姐姐。”

  “原来她是你妹妹啊。”张子远意外道。

  “清远?朵朵怎么在你这?”

  谷思佳将朵朵抱在怀里,同样是感到意外。

  “她走丢了,是他们找到的,正好遇到我,就先送过来了。”

  张子远说着指向马汉和赵虎。

  谷思佳看到两人的装扮,明白他们是衙役,连忙道谢。

  “多谢两位大人。”

  她可不比张子远,心里面对于衙役官差天然带着一点恐惧。

  就好比张子远上辈子小时候害怕警察叔叔一个意思。

  马汉和赵虎轻轻地点了点头。

  他们虽然在张子远面前是个弟弟,但在普通百姓面前还是有面子的。

  “朵朵!和你说了多少次了,不准乱跑!”

  谷思佳生气地看着朵朵道。

  张子远略感意外地看着谷思佳。

  这个同窗,在他印象里一直是那种柔软性格。

  朵朵委屈地低下头,紧紧地握着手中的小风车,呢喃道:

  “可是……婆婆做的风车被风吹跑了……”

  谷思佳生气的神情顿时僵住,转而变成温柔,轻轻地拍着朵朵。

  朵朵眼里豆子般地泪水流下,但她还是紧咬着嘴唇没有出声。

  “我们去等婆婆回来。”

  谷思佳朝着张子远他们行礼,而后抱着朵朵站在村口不远处的土坡上看向村子周围的桃花。

  在那桃花树里,一座孤坟静卧着。

  “婆婆你怎么还不回来呀?朵朵的风车今天又摔了,朵朵想要新的。”

  “朵朵好想你啊,婆婆。”

  小女孩并不知道自己的婆婆已经去世。

  张子远他们静静地看了一会儿。

  “走吧。”

  马汉和赵虎两人跟在他身后离开。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