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是妖道 第23章 吃书

小说:原来我是妖道 作者:夜谋 更新时间:2020-07-18 06:29: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夏院长和蔼地看着张子远,眼里是对人才的赞赏。

  张子远:“……”

  这样不太好吧。

  夏院长你都在乱想些什么东西啊?

  “萧将军年轻时纵横战场,替燕国立下赫赫战功,而今封侯。

  由于年轻时他没有时间研读经典名作,深感遗憾,所以现在他很喜欢有才华的年轻人。

  你若是被萧将军看中,自然少不了奖励。

  以后你想要脱下这身道袍,进入官场自然也更方便。”

  意思他以前是个莽夫,现在想要转职?

  进官场?

  那是不可能的。

  脱下这身道袍?

  那更不可能呀,院长。

  你知道我这身道袍是花了多少银子种出来的嘛?

  况且我是个妖道哎。

  等等,有奖励?

  张子远抓住华点,当场作揖行礼道:“多谢夏院长!”

  其他不重要,先把明晚的奖励拿到手再说。

  夏院长露出和蔼的笑容。

  拯救了一个郁郁不得志的青年,很好!

  就凭这首诗,明晚别的书院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哈哈哈!

  张子远离开的时候,总觉得夏院长的表情像是一个偷笑的老狐狸。

  ……

  陆府。

  晚餐时间。

  “晴儿?那符纸……”

  陆员外期待地看着陆诗晴。

  “呐,在这里。”

  陆诗晴将千纸鹤符纸从怀里取出来,递给陆员外。

  “好好!”

  陆员外激动地接过千纸鹤符纸,放下碗筷就往房里跑。

  “老爷!你这饭不吃啦?”

  陆夫人呼喊道。

  “不吃了不吃了。”

  陆员外走也不回地跑了。

  回到房里,他连忙将之前的那个千纸鹤符纸拿出来,将两者对比。

  “希望我猜的是对的!这次这关能不能顺利过去,就靠你了啊!”

  两个符纸的光泽确实有些差异。

  新的符纸更亮一些,好似有着荧光在闪耀,尤其当陆员外将灯吹灭之后,那一层荧光更明显了。

  旧的符纸则没有这般荧光,平平淡淡,古井无波。

  “果然……好像被夫人说中了,难不成这荧光真的是法力么?”

  陆员外连忙将床头那些玄定观的符纸全拆了下来。

  对比之后,他得出一个猜测。

  “难道我前几天能够安睡真的全依靠于这个符纸?”

  陆员外在昏暗的房间里打量着手中的千纸鹤符纸。

  “夫人此前在玄定观求符纸,又给我煎药,却不得半点效果。

  而晴儿那天带回来这个符纸,我就能够安眠,这真的只是巧合么?”

  陆员外开始思考。

  “不管巧合还是不巧合,试一试就知道。”

  陆员外将玄定观的符纸全部塞入木盒子里丢了出去,将新的千纸鹤符纸挂在床头。

  他躺在床上,看着床头轻轻飘动的千纸鹤符纸。

  “要是我今晚没有失眠,那说明这符纸……”

  刚想到这里,陆员外便感觉眼皮沉重,三息之后呼声如雷。

  千纸鹤符纸闪烁着淡淡的荧光,静心安神的功效非常显著。

  陆夫人用过晚餐,安排完下人们的活之后来到房间。

  她刚走到门外,便听到房里鼾声如雷。

  陆夫人开心的笑了。

  “看来今天刚去玄定观求的符纸有了效果。”

  “哼!玄定观的符纸,肯定比那小神棍的符纸厉害啊!老爷居然还……”

  说到这里,她停下脚步,看着门口的一个木盒子。

  “老爷怎么乱丢东西。”

  陆夫人走过去,捡起盒子打开。

  看到的,是数十个玄定观的符纸,包括她今天刚去玄定观求的。

  “!!!”

  陆夫人的眼睛里,似乎有着火焰在喷射。

  “陆知明!!!”

  陆夫人咬牙切齿,一脚踹开房门。

  房间里依旧鼾声如雷。

  床头,唯有一个孤零零的千纸鹤符纸。

  陆夫人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中被弃之如履的符纸,直接一巴掌拍在陆员外的胸口。

  “陆知明!!你给我个解释!”

  正在睡梦中的陆员外如遭雷击,惊醒过来,一脸茫然地看着陆夫人。

  “夫人,你这是作何?”

  “你还问我!!你可知道我给你求的这些符纸花了多少钱!排了多久的队伍!

  你竟然把它们当成垃圾全丢了!”

  陆夫人气得波涛汹涌。

  “夫人,你听我解释,我可能找到能够大卖的好东西了。

  要真的如我猜测的那般,以后王家和林家联手也压不住我!”

  陆员外激动地道。

  “别和我说这些废话,我就问你,为什么把它们全丢了?

  你今天这么对它们,以后是不是也会这么对我?”

  陆夫人不听陆员外解释,上来就是一顿王八拳。

  陆员外很无奈,连连安慰。

  “你这没良心的!我那时候跟你,你现在居然想要休了我!”

  陆夫人王八拳拍打着陆员外,开始哭泣。

  陆员外:“???”

  喂喂喂,你怎么给我扣这么一个大锅啊?

  我什么时候要休了你了?

  陆员外彻底懵逼,这是怎么扯到这个上面的?首发..m..

  能不能好好讲道理啊。

  “你这个没良心的,居然还有心思睡觉,打呼噜和猪一样。”陆夫人抱怨道。

  咔嚓!

  陆员外听到这句话,脑海中有着一道雷光闪烁。

  “等等!”

  “夫人,你的意思是我刚才睡着了?还打呼?和猪一样?”

  陆员外开始兴奋了。

  ……

  张子远在白云观后门处修炼完毕,准备回房间。

  他每晚都会练练自己的“轻功”,以便在危险的时候能够更快的逃命。

  在房门口,左耳跑过来向他展示自己今天的战绩。

  得到张子远的夸奖后,他又兴高采烈地拿着木铲子继续挖矿去了。

  张子远推门而入,带起一阵清风。

  在他惊愕的目光中,书架上的几本书被这风吹了起来,飘飘荡荡。

  他头顶的笺鹤咯噔一下,脑袋旁出现一个惊叹号!

  危!

  他悄悄地转身,落在正要离开的左耳背上。

  张子远愣愣地接过空中飘着的两本书,一脸懵逼。

  书已经空了,只有一个书壳。

  他顿时明白过来。

  “笺鹤!!!”

  张子远转身,正好看到准备偷溜的笺鹤。

  “你把我的书给吃了?!”

  笺鹤脑袋旁闪现出大大的汗水,连忙飞起来跑路。

  “你往哪里跑!”

  张子远伸手,龙爪手配合着风将笺鹤卷了回来。

  笺鹤拍打着纸质的翅膀,小汗直流,但却无法逃离张子远的魔爪。

  “你居然喜欢吃书!”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