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是妖道 第21章 一不小心抄多了

小说:原来我是妖道 作者:夜谋 更新时间:2020-07-18 06:29: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这帮混小子,平日里偷懒耍滑一套又一套!

  这些试题回答得简直是牛头不对马嘴!”

  “看来要好好收拾一下这帮混小子了!下个月就是春闱,他们这样下去可要把我们学院的脸都丢尽了!”

  “完了,平日对这帮臭小子太好了,简直是反了天。若是被院长知道这次院试是这么个成绩,我们下个月的月俸就没了。”

  房间里各个夫子唉声叹气,愁眉苦脸。

  段夫子在各个桌子上游走,寻找着空白的试题。

  这是他以为的张子远的试题样子。

  “不应该啊,怎么会没有空白的试题呢?”

  段夫子轻抚着自己的胡须,皱着眉头自语道。

  “肯定是漏掉了。毕竟这么多试题,找一个空白的,有些困难。”

  说着,段夫子继续弯身寻找张子远的试题。

  “段夫子,你这是干嘛呢?”

  一旁的一名夫子感到不解,出声问道。

  “我在找一个空白的试题。”段夫子埋头苦苦寻找。

  “这试题都快批改完了,也没见到空白的呀。”

  “不可能呀。”段夫子不解。

  “再说了,这些简单的题目,怎么可能会有人交白卷?”旁边的一名夫子笑道。

  刘夫子笑道:“怎么不会?你们莫不是忘记了段夫子有个学生,那个小神棍,他可一直旷课,交白卷实属正常。”

  别的夫子听了,都没回话。

  他们明白段夫子和刘夫子互相看着不对付。

  “我来帮你看看这剩下的这些可有白卷。”

  刘夫子这里还剩下一些试题没有批改完毕。

  说着他随意地翻阅起来,还真准备给段夫子找个白卷出来。

  没过一会儿,刘夫子翻阅试题的手忽然顿住了。

  他的眼神,落在一张试题上,由平静转变成惊讶,由惊讶转变成震惊,拿着试题的手微微颤抖起来。

  “刘夫子?”

  旁边的那名夫子注意到刘夫子的脸色不对。

  “刘夫子?你是身体不舒服嘛?”

  这名夫子还是关心同僚的,连忙起身准备搀扶刘夫子。

  他站在刘夫子身旁,顺着刘夫子的眼神看过去。

  平静的眼神陡然凝固,一丝丝震撼缓缓地爬上他的脸庞。

  “这……这……”

  两名夫子的奇怪表现引起了其他夫子的注意,他们都疑惑地看了过来。

  “你们这是怎么了?”

  “为何这个表情?”

  他们一个个走了过来,而后表现出和刘夫子一模一样的震撼神情。

  四个人,就像是被妖怪施展了定身术,定定地看着那张试题。

  段夫子:“?”

  怎么感觉这个表情有些熟悉?

  好奇的他同样是走了过去。

  w(?Д?)w

  段夫子瞪大了眼睛,看着试题上的那首诗,情不自禁地吟诵起来。

  “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羞直万钱。”

  “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

  “欲渡燕兰冰塞川,将登昆仑雪满山。”

  “闲来垂钓北溪上,忽复乘舟梦日边。”

  “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段夫子呢喃着最后一句,感受着诗句中那股坚定不移的信念。

  诗的前面,展现了困境,一重接着一重,让人感到深深的绝望。

  最后一句,陡然直上,有一种少年豪气冲霄的气势!

  “谁的诗!?这是谁的诗?!”更新最快s..sm..

  段夫子激动不已,这可是足以载入史册的诗句啊!

  与清远之前的那一句诗相比,这完整的诗更是充满了魅力。

  他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作出这首诗的天之骄子是谁。

  “肯定是杜白!他是我学生里作诗才华最为杰出的!”

  “一定是李甫!他的诗比杜白的要更有气势!”

  刘夫子和另外一位夫子争吵起来,都觉得是他们自己学生写的诗句。

  “快看看是谁!?”

  几位夫子激动不已地将那隐藏的名字打开。

  清远。

  几位夫子:“???”

  这谁啊?

  段夫子看着名字,错愕地站着,呆立了片刻突然蹦了起来。

  “是清远!是清远!”

  “哈哈哈哈!是清远!”

  其余几位夫子一脸茫然地看着段夫子。

  “清远……是谁?”

  刘夫子黑着脸幽幽地开口道:“是那个小神棍。”

  几位夫子:“???”

  “没事,一首诗而已,他也就只会作诗,前面试题必然是空白的。”

  刘夫子嘴硬道,心里有些发酸,为什么我没有这么能作诗的学生?

  段夫子冷静下来,不再蹦哒,咳嗽了两声道:

  “那又怎样?他这首诗必定能够载入史册!这次试题对他来说就算是倒数第一也无所谓。”

  由于张子远作出这等诗,段夫子心情很不错。

  一想到张子远前面试题空白,他还有教训他的借口,段夫子的心情就更好了。

  “来,让我这夫子给他前面画个圈。”

  段夫子得意地取来毛笔。

  “嗯?”

  突然,段夫子意识到不对劲。

  试题,写满了!

  ……

  “要放榜了!”

  青竹书院每次院试结束后都会将排名粘贴出来,等于是给人处以极刑。

  “完了完了!昨天光顾着在勾栏听通宵曲,忘记给我爹买叫花鸡了!”

  王伟良痛苦地抱头蹲下,感觉天昏地暗。

  “俺也一样……忘记给我娘买最新的胭脂水粉了。”

  林昭实痛苦地抱头蹲下,感觉日月无光。

  梁杉站在他们身旁拍了拍他们的肩膀道:“没事,有小神棍垫背。”

  另一边,有两名学子被簇拥着,相互微笑着奉承。

  “李兄,这次试题太难,我准备不足,看来这次榜一是你的了。”杜白道。

  “杜兄,你莫要取笑我了,我都不会,这诗我作不出来啊!”李甫摇头摆手笑道。

  两人一路互吹。

  “切,这两人每次都这样,结果轮流当榜一。”

  陆诗晴和谷思佳站在一起,对这两人嗤之以鼻。

  张子远倒是很习惯,他上辈子就经常遭受来自学霸的考后安慰。

  别担心,我也不会。

  我真不会,太难了。

  我一点都没学习。

  结果等成绩出来的时候……

  呵呵。

  “来了来了!”

  随着人群的呼喊,诸多学子让出一条路,一位夫子前来粘贴榜单。

  “让我看看我多少?”

  “你有什么好看的?看看是李兄还是杜兄排第一!”

  众人的视线一路向上……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