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是妖道 第20章 陆员外发现了华点

小说:原来我是妖道 作者:夜谋 更新时间:2020-07-18 06:29: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听到段夫子声音的那一瞬,张子远顿时紧张起来,全身鸡皮疙瘩耸起。

  这就好似老鼠见了猫。

  夫子看到了?!

  张子远第一时间想到。

  他心死了。

  段夫子缓缓地朝着他走来。

  张子远感觉自己即将经历社会性死亡。

  这种事情被抓到,可太羞耻了!

  “夫子,我……”

  张子远起身,开口道。

  段夫子蹭的一下出现在张子远身前,没有理会他,而是拿起了他的试题。

  空白一片。

  嘿嘿……

  夫子心中乐开了花。

  与我所想一样啊。

  “很好,继续吧。”

  段夫子拍了拍张子远的肩膀,愉快地走了。

  张子远愣了一下,紧接着长舒一口气。

  原来夫子没发现。

  “对了。”

  段夫子站在门口回头。

  “别的试题你不会,就思考一下最后的题目吧,是作诗,你试试看。”

  “虽然你肯定无法作出与上次相比的诗句,但能作出什么那就是什么吧。”

  说完,段夫子哼着小曲儿离开了。

  情景交融一体的诗句,那可真的是不多见的。

  段夫子心里并没有抱有期望,只是觉得张子远可以试一试。

  张子远坐在位置上,笺鹤在梁上缓缓飞过。

  停!

  笺鹤准确地停在谷思佳上方。

  感官共享!

  张子远的眉心传来温润的感觉,笺鹤的视角出现在他脑海中。更新最快s..sm..

  张子远坐直身体,手持毛笔,开始答题。

  可恶,毛笔真难用。

  他在心里抱怨着。

  笺鹤在谷思佳头顶待了片刻,又跑到陆诗晴头顶静待片刻。

  不久后。

  “呼啊~”

  张子远伸了个懒腰,终于是来到最后一个试题。

  试题只有一句话:人生在世,难免会遇到困境。

  以此为主题,作诗。

  作诗,我需要参考么?

  确实需要。

  只不过不是参考谷思佳和陆诗晴的。

  他开始在脑海搜刮着前世记忆的诗句。

  有关于困境?

  很快,他眼睛一亮,找到一首合适的诗,刷刷刷地写上。

  院试结束。

  “王兄,我死定了……”

  “林兄,我也死定了……”

  王伟良和林昭实相视一眼,已然明白自己的命运。

  梁杉走到他们旁边道:“有什么问题?反正有那小神棍垫底,怎么也轮不到我们。”

  王伟良与林昭实眼睛一亮。

  幸好,段夫子将小神棍抓来参加院试。

  有个垫底的,就很舒服。

  张子远侧头看了过来。

  梁杉顿时毛发竖起,如同惊弓之鸟。

  “王……王兄,林兄,何不勾栏听曲?”

  梁杉偏过头去,假装自己没注意到张子远的眼神。

  “不了不了,今日要先给我爹一点暗示……我准备买只叫花鸡回去。”

  王伟良已经开始替自己后事作准备。

  “我娘的胭脂水粉应该换新的了,我准备买些回去送给我娘。”

  林昭实同样是开始准备起来。

  “这样,看在这胭脂水粉的面子上,娘应该会下手轻一点。”

  梁杉搂着二人道:“不急不急,反正要挨揍,何不在躺床上前先去勾栏听通宵曲?”

  林昭实与王伟良相视一眼。

  “梁兄好主意。”

  先听个通宵曲再说。

  ……

  陆员外在巡查自己的店铺。

  “今日进帐如何?”

  陆员外看向旁边的账房先生。

  “这个……”

  账房先生支支吾吾。

  陆员外摆了摆手,明白了,肯定是血亏。

  账房先生凑上前道:“老爷,林员外和王员外联手,咱们这生意很难啊。”

  “哼!我迟早让他们尝尝血亏的滋味。”

  “老爷,我们必须寻找一些特殊的,无法替代的商品,才能够脱离他们的压迫。”

  “你以为我不知道?这种东西岂是那么容易找到的?”

  陆员外一瞪眼,气呼呼地道。

  说了两句,他感觉胸口闷,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老爷,注意身体,这些天睡眠可还行?需要我从药房再拿点药么?”

  “不用,这些天睡眠还可以。”

  陆员外摆了摆手,起身离开。

  “明日我再来。”

  陆员外回到陆府,用过晚餐后躺在床上。

  “还有什么东西能卖的火热呢?”

  “老爷,该睡觉了。”陆夫人开口道。

  “你先睡吧。”

  陆员外起身,看着窗外的月色陷入沉思。

  今夜注定是个不眠夜。

  “怎么又失眠了,前几天不是倒头就能睡着的么?”

  陆夫人清晨起床看到陆员外。

  陆员外黑着眼圈,精神萎靡。

  “不知道。”

  陆员外心烦。

  一阵微风吹过,床头挂着的千纸鹤飘落而下,落在陆员外脚旁。

  陆员外差点一脚踩下去。

  他弯腰起身,拍了拍,吹了吹千纸鹤上的灰尘。

  “一个小神棍给的符纸,你还当成宝了。”陆夫人不满道。

  “你懂什么,这是晴儿给的。”

  “哼!又不是这个符纸起了作用,是我煎的药,去玄定观求的符纸起了作用。”

  陆夫人指着床头挂得满满的符纸,各式各样。

  陆员外不理她,看了看手中的符纸,又看了看床头玄定观的符纸。

  “我怎么感觉这符纸的光泽变暗了些?”

  陆员外看着手中的千纸鹤自语道。

  “哼!难不成这小神棍的符纸还能是法力消耗完了?”陆夫人取笑道。

  一道雷光在陆员外脑海闪过。

  他感觉自己好像抓住了什么。

  能从一个穷书生,变成现在家财万贯的员外,他经历的事情比另外两个员外要多得多。

  “晴儿呢?”

  陆员外忽然道。

  “应该在用早膳吧。”陆夫人道。

  陆员外匆匆出了门,找到正在用早膳的陆诗晴。

  “晴儿。”

  陆诗晴转过头,看到面色萎靡的陆员外,吓了一跳。

  “爹,你这是又失眠了嘛?”

  陆员外摆了摆手道:“这不重要。”

  他接着道:“那小神棍的符纸你可还有?”

  “清远的符纸?没有了啊。”

  “那你能再去要……不,买一个回来?”

  陆员外此刻的心情万分激动,若是他猜测为真,那么就能摆脱王员外和林员外的双重压迫。

  “可以啊,清远人很好的。”

  陆诗晴点了点头道。

  张子远来到学堂,刚坐在位置上,陆诗晴便拉了拉他的衣袖。

  “何事?”张子远侧过身看着陆诗晴。

  “那个千纸鹤符纸,你还有嘛?”

  “啊?”

  张子远不解。

  “如果你要的话,我可以……”

  普通千纸鹤符纸是以普通的符纸制作而成的,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笺鹤本体,那神秘的古朴纸张。

  所以他准备免费送,反正不值钱。

  “我可以买。”

  张子远说到一半,陆诗晴掏出自己的钱袋子。

  张子远疑惑的表情顿时转变,笑容满面地道:“那必须有!”

  张子远当场取出符纸,回忆着那些符文,临摹出来,折成千纸鹤给了陆诗晴。

  梁杉撇嘴道:“鬼画符一样,哪里有玄定观……”

  本来他想说没有玄定观的符纸有用,但摸了摸自己的左眼,还有些痛。

  “道士都是神棍!”

  梁杉咆哮。

  张子远转头看了过来,他立刻趴在桌子上装死。

  此时,青竹书院的夫子们正在批改院试试题。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