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是妖道 第19章 气抖冷!

小说:原来我是妖道 作者:夜谋 更新时间:2020-07-18 06:29: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青竹书院门口。

  诸多学子匆匆忙忙,一个个都顶着黑眼圈。

  今日是学院院试的日子,他们昨夜都没睡好,挑灯夜战到清晨。

  “林兄。”

  “王兄。”

  两名同窗互相作揖。

  而后,他们抬起头,都看到对方浓浓的黑眼圈。

  “林兄,你……”

  “王兄,你……”

  两人互相指着对方的眼睛,而后同时叹息。

  “哎。”

  “走吧。”

  这是奔赴刑场的即视感。

  等院试成绩出来,恐怕他们在家里的安宁日子就到头了。

  “突然有些羡慕那小神棍。”王姓学子道。

  “何解?”林姓学子不解地看向他。

  “我们平时假装学习,其实背地去勾栏听曲,这次院试成绩肯定垫底,到时候就败露了……

  我爹一定会把我的腿打断。”

  林姓学子面色一黑道:“我娘会把我吊在梁上抽三天三夜……”

  两人想到这一幕浑身哆嗦起来。

  王姓学子继续道:“你看那小神棍,基本就不来学堂,那自然院试垫底理所应当,反而没有任何压力。

  再说了,他参不参加还是另一回事呢。”

  林姓学子震惊地看着王姓学子。

  居然,还能这么理解?

  我是学渣我骄傲?

  “你的意思是以后我们干脆就不装了?学习小神棍?”林姓学子惊疑道。

  王姓学子偏头看向林姓学子,幽幽开口道:

  “你觉得我们连装都不装的话,能活到下个月的春闱么?”

  林姓学子万分肯定,铿锵有力地道:“绝对不能!”

  两人再次一垮,低着头,叹着气,朝着学院里走去。

  “放开我!放开我!”

  张子远喊叫的声音在青竹书院门口响起。

  学院门口众人不由看了过来,一个个露出古怪的神色。

  只见段夫子拉扯着张子远的后领,将他生生拖到学院门口。

  “哼!给我进去参加院试!”

  段夫子深吸一口气,猛然挥动手臂,转了一圈,将张子远高高地丢入青竹书院里。

  张子远这时才明白,我的夫子会功夫!

  “啊啊啊~”

  张子远在空中大声喊着,准确地落在学堂门口的树上。

  一瞬间,青竹书院门口的学子变成火柴人的模样突突突地朝着学院里跑过去。

  天啊,夫子太可怕啦!!!

  段夫子露出灿烂的笑容。

  他已经能够想象自己指着张子远鼻子大声教育他的场景。

  “你看看你!

  这写的都是什么?!

  以后还逃课不?

  逃课不?

  你以为你作出一首诗就了不起了?

  嗯?!”

  一想到这个场景,段夫子就觉得扬眉吐气。

  “臭小子,我还治不了你了。哼!”

  段夫子开开心心地进了学院。

  ……

  “哎呦,我的腰……”

  张子远卡在树杈上,轻轻地捶打着自己的后腰。

  上辈子他一直好奇跳伞要是卡在树上会是什么感觉,现在他感受到了。

  “清远,你没事吧?”

  陆诗晴站在树底下抬头看向张子远,一片绿叶飘落在她头顶。

  张子远从上方俯瞰下方,看到的是一马平川。

  咦?

  怎么还有山峰?

  张子远的视线看向陆诗晴旁边,一个穿着朴素的少女静静地站着,眼中有着一丝好奇,在打量张子远。

  原来是谷思佳,和他一样,不是燕京城里的人。

  她是距离白云观几公里外的桃花村的人。

  谷思佳和陆诗晴的关系用上辈子的话来说就是闺蜜。

  “哎呦小神棍,你这是大清早给我们表演杂技呢?

  替院试做开场表演?”

  梁杉带着一帮人站在学堂门口取笑道。

  “需不需要我帮你拿个梯子呀?”

  他虽然这么说,但丝毫没有动身拿梯子的想法。

  “我劝你趁我没下来之前先找个地方躲着。”张子远斜眼看着他。

  “你倒是下来啊,你下来打我啊。

  你来打我啊!

  你能下来么?”

  梁杉站在学堂门口蹦跶着。

  一阵清风吹过,轻功般的特效声音响起。

  梁杉突然感觉眼前一黑。

  他身旁的人抬头看向张子远,顿时跑散开来。

  梁杉抬起头,与近在咫尺的张子远对视。

  他的心脏一突,差点从喉咙里跳出来。

  他怎么下来的?

  张子远咧嘴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

  梁杉眨了眨眼睛,从嘴里挤出一句话。

  “别打脸。”

  “砰!”

  “哎呦!”

  回应他的是张子远的拳头,准确地打在梁杉左眼上。

  梁杉本就黑了一圈的眼睛此时变成了乌紫色。

  “这么犯贱的要求,小道我这辈子还是第一次听到。”

  “说了不准打脸!”

  “那是你的眼睛。”

  梁杉:“……”

  我好委屈。

  玄定观的平安符狗屁作用没有!

  还说能降妖呢,连小神棍的拳头都挡不住,降个屁的妖怪!

  垃圾道观,骗我钱财!

  段夫子站在不远处看着张子远若有所思。

  他是来准备将张子远从树上拿下来的,结果看到了张子远飘逸的身姿。

  “与风有关?”

  段夫子自语道,眼中闪烁着惊异之色。

  先是诗,现在是修为,都带给段夫子很大的惊喜。

  “趁着这次院试好好教训他,要不然以后怕是找不到机会了。”

  段夫子自语道,而后转身离开。

  很快,院试开始了。

  青竹书院的院试与春闱不同,只有一张试题卷。

  张子远看着桌子上的试题,脑袋里一片空白。推荐阅读sm..s..

  这些试题,都是有关于燕国的地理,政治等知识。

  用上辈子的眼光看,这是正经的文综试卷……

  我的天啊,这种题目考我一个小道士?

  不觉得过分嘛!

  我明明应该在道观里看经书的啊!

  看到这些试题我气得浑身发抖,大热天的全身冷汗手脚冰凉!

  这个世界还能不能好了?

  我这个小道士到底要怎么活着你们才满意,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这个世界到处充斥着对小道士的压迫,小道士何时才能真正的站起来!

  张子远左看看,右瞧瞧,趁着没有人的时候,将怀里的笺鹤放在地上。

  嘿嘿……

  虽然你们令小道士我气抖冷,但我有办法。

  笺鹤在张子远的暗示下,以桌子为掩护,躲到角落里缓缓飞天。

  此时正是众人聚精会神做题目的时候,没有人会注意到学堂上飞着一个小小的笺鹤。

  目标,谷思佳与陆诗晴!

  他记得这两人排名挺靠前的。

  参考这两人的,肯定不会出错。

  嘿嘿……

  “清远,你干嘛呢?”

  段夫子从后门走了进来。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