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是妖道 第18章 第二个妖灵!

小说:原来我是妖道 作者:夜谋 更新时间:2020-07-18 06:29: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陆府,陆员外房间。

  “老爷,你昨晚睡得似乎挺香的。”

  陆夫人穿着薄薄的轻纱,依靠在陆员外的胸口。

  “是么?”

  陆员外搂着陆夫人,手掌轻轻拍打着。

  “是的呢,还打呼了,声音很大。我已经许久不曾听到了。”

  陆员外大笑了两声道:“难道真的是晴儿给的符纸起作用了?”

  他说着看向床头挂着的千纸鹤。

  “老爷,你这也太偏心了。

  我去玄定观求了那么多符纸,还煎了那么多的药,怎么能就说是晴儿的那个符纸起作用了呢?”

  “她那符纸只是从那白云观小神棍那里拿来的,又怎么比得上玄定观的符纸呢?”

  “肯定是我之前求的符纸,煎的药起了作用,晴儿的这个符纸,是凑巧赶上了。”

  陆夫人不满地抱怨道。

  “好好好。”

  陆员外无奈地摇头。

  想想也是,一个没有香火只有神棍的道观,又怎么可能会有这般奇效的符纸呢?

  “夫人有劳了。”

  陆员外动了小心思。

  “老爷~”

  陆夫人拉起被子将两人盖上。

  三息后。

  陆员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显得很无奈。

  陆夫人钻出被子,安慰道:

  “没事的,老爷,兴许是前些日子睡眠不好尚未恢复,等过些时日就好了。”

  “睡吧。”

  陆员外无奈。

  ……

  张子远回到白云观的时候,已经是月挂中天。

  今天可真的是劳累的一天啊。

  不过收获还是让他很满意的。

  “咕噜~”

  见到张子远回来,左耳拿着木铲子靠了过来,将自己的肚子打开,让张子远检查他今日的战果。

  张子远摸了摸左耳的小脑袋,夸奖道:

  “你真棒~”

  “咕噜咕噜~”

  左耳西瓜籽般的小眼睛笑成了一条缝,然后一扭一扭地去外面继续挖矿去了。

  道观里反正已经是没有铜钱再让他捡了。

  回到自己房间,张子远这才开始构造第二个妖灵!

  “开始构造!”

  “100点妖魄 千纸鹤图纸 千纸鹤 残缺的蛊雕=???”

  一阵绚烂的光芒之中,材料与千纸鹤融合在了一起!

  “构造成功,请您赐名!”

  张子远看着千纸鹤,摸着下巴想了一会儿这才道:

  “就叫笺鹤!”

  如果就叫千纸鹤的话,张子远觉得又些单调乏味,没有个性。

  笺有着信纸的意思,字本身长得也像飞翔的仙鹤,取这么个名字他自觉很完美。

  在赐名结束的刹那,笺鹤收敛了所有的光芒,这才获得新生。

  笺鹤昂着头,朝着张子远发出欢快的低鸣声。

  古朴的纸质翅膀轻轻地拍打着,在张子远眼前飞行,绕圈,展现着自己的身姿。

  张子远心神一动,一股熟悉的电流流遍全身。

  他抬起手,手掌逐渐化作爪。

  这是那蛊雕的攻击方式,现在被笺鹤习得,所以他也会了。

  “雕爪?”

  张子远愣了一下。

  这对敌的时候喊出这么一声,别人也会傻眼的吧?

  “不行,太羞耻了,就叫鹰爪功。”

  “不,叫龙爪手!”

  反正没人知道。

  他擅自将其命名为龙爪手!

  这名字靠谱。

  “咦,还有一个。”

  张子远惊疑,而后跟随着本能催动法力。

  他的手心上,逐渐地形成一个漩涡,风之力开始流动。

  “这蛊雕还会风?怎么没见它施展?”

  张子远自语道,而后恍然大悟。

  那蛊雕并非巅峰状态,身体有恙,所以无法施展全部实力。

  “要是她处于巅峰,恐怕就我和南宫初无法斩杀她。”

  张子远感受着手心里的风,心中有了判断,能够猜测出蛊雕施展出来的风属性妖法会是如何的强大。

  “风能和掌心雷结合么?”

  张子远陷入沉思。首发..m..

  以风增幅掌心雷?

  好像有些冲突,不太现实。

  张子远来到白云观后门处,开始自己的一些尝试。

  昨夜他正是在此处练习掌心雷第二式,雷炮。

  想来那些被他射出去的铜钱应该被左耳捡回来了,倒是没有浪费。

  周围的落叶随风而动,如同是一条长龙在咆哮。

  “有趣。”

  张子远来了兴趣。

  随着他的熟悉,他发现通过风能够实现短暂的滑翔。

  他站在树顶上,轻轻跃起,脚底有着清风托着他,助他平稳的落在不远处的树顶。

  “虽不至于让我身轻如燕,但已然是能够做到飞檐走壁。”

  张子远很满意,从树顶跃起,平稳地落在地面。

  老神棍从后门缝里默默地看着这一幕,眼中的震惊难以掩饰。

  “清远的法力居然有了如此大的进步!”

  老神棍心里顿时欢喜起来,但转念一想又多了些忧愁。

  欢喜的是,清远法力提升,变强了。

  忧愁的是,随着清远法力的提升,他肯定会接触真正的妖怪,那危险性就增加了。

  他不由想到前天暴风雨里的那头妖怪。

  “希望清远不要想不开去找那头妖怪啊!那么强大的妖怪,清远可不是对手。”

  ……

  一夜无话。

  第二日,天蒙蒙亮,雄鸡唱晓。

  段夫子敲开了白云观的门。

  “咦?这么早你怎么来了?”

  老神棍打开门一脸惊异的模样。

  “我来逮你的好徒弟!”

  段夫子没好气地说道。

  “他以为自己作出一首诗就可以正大光明的旷课了么?”

  “什么?作诗?”

  老神棍掏了掏耳朵,确保自己没听错。

  “对。”

  段夫子将事情告知老神棍。

  老神棍的脸色顿时得意起来,比昨晚看到张子远练法还要激动。

  “快让他出来。”

  老神棍一瞪眼:“干嘛?一首诗不可以旷课,那让他再作两首,还不够就三首!”

  段夫子:“……”

  “你当他是诗仙嘛!?这种诗可遇不可求,唯有情与景交融之时,灵感爆发才能作出。

  就算是他,恐怕也再不能作出与这相比的诗句。”

  段夫子打击老神棍。

  这要被张子远听到,他肯定表面表示同意,心里暗想但我可以背呀!

  “哼!”

  老神棍瞪眼,没反驳。

  胡搅蛮缠他擅长,说诗方面他不懂。

  段夫子接着道:“今天学院有院试,我是来特意逮他回去参加院试的!”

  段夫子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上次张子远成功作诗,让段夫子到喉咙的教训的话语只能够吞下去。

  现在,有院试,可不仅仅是作诗就行,考察内容复杂化。

  在段夫子看来,以清远的能力,必定是处于末尾。

  到时候,他那天未能够成功说出的话语就可以顺利说出,教训一顿张子远!

  想到这里,段夫子不由露出了笑容。

  “老夫真的是太聪明了,这次院试说什么也不能让他逃了!”

  为此,他特意在这寅时来到白云观,将张子远逮回青竹书院参加院试。

  张子远黑着眼圈被段夫子从床上拖起来,直接带回青竹书院参加院试。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