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是妖道 第16章 斩蛊雕

小说:原来我是妖道 作者:夜谋 更新时间:2020-07-13 02:20:00 源网站:网络小说
  燕兰河横贯燕国,贯穿燕京,是燕京极其重要的河流。

  北溪,作为燕京北部,燕兰河的分支,流域宽广。

  北溪两岸山脉众多,地势复杂。

  此时,在北溪岸边,张子远一行人正徒步前行。

  周围是茂密的丛林,枝繁叶茂。

  南宫初手中拿着一个罗盘,遵循着罗盘的指引在前进。

  “小道士,待会儿我牵制住那个蛊雕,你可要找准机会哦。”

  南宫初转头朝着张子远道。

  “好。”

  张子远点头道。

  他倒是有些好奇,南宫初战斗起来会是什么样子,会用哪种手法呢?

  他对于这个世界的力量体系有些模糊,不知道别的体系或者说门派有着怎么样的能力。

  反正他拿的出手的就一个掌心雷。

  “根据降妖司同僚的调查,那蛊雕的妖力处于不稳定的状态,有时候能够爆发七品妖力,但有的时候只能够施展八品妖力。”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张子远心中一动,问道:“那你的法力是几品?”

  “八品。”

  南宫初说完补充道:“距离七品用不了多少时日。”

  还挺自信。

  张子远看着南宫初的背影接着道:“我只是一个九品芝麻道士,你不怕我待会儿拖累你?”

  南宫初并未回头,但张子远能够从她的声音里听出她的笑意。

  只听南宫初道:“你是个小道士,娘说,道士的手段对付妖怪最有效。”

  难怪你会邀请我一起除妖,原来是这样。

  可惜,你娘说的是正常道士。

  而我是个妖道。

  正经道法我就一个掌心雷,其他的手段……

  张子远想到催泪大蒜,爆裂辣椒,喷射豌豆。

  单手,扶额。

  我的法相天地啊,什么时候能够学到?

  马汉和赵虎神情极度紧张地跟在后方,大气不敢喘,默默地听着南宫初和张子远交流。

  这是他们第一次面对妖怪。

  以往降妖司根本不会让他们这些普通人参与进来的。

  “嘘!”

  走出去十里地,南宫初示意张子远噤声。

  张子远从后方走上前,站在南宫初的角度朝前看去。

  蛊雕正从水中冲起,稳稳地落在了岸边,嘴里叼着足有孩童大小的鱼。

  看来它这是刚刚捕猎归来。

  “等它远离北溪,我们再动手。”

  南宫初这是担心蛊雕水遁逃走。

  一行人遥遥地坠在蛊雕身后。

  不久后。

  “就是现在!”

  南宫初突然暴起发难,娇小的身躯爆发出令张子远目瞪口呆的力量。

  她原本蹲着的地方已经炸开,有着青烟冒起。

  张子远转头看去,南宫初已经是与那蛊雕厮杀在一起。

  只见南宫初手握长刀,飞快地砍下,一道道刀影快起快落,令人眼花缭乱。

  “这就是降妖司的大人啊……”

  马汉和赵虎两人躲在灌木丛后方瑟瑟发抖。

  张子远绕开蛊雕的视线,寻找着可以一击毙命的角度。

  “啾吼!”

  蛊雕咆哮连连,眼中的凶光大绽。

  它万万没想到,居然有人在此伏击它!

  蛊雕锋利的爪子如同尖刀,几次贴着南宫初的胸口划过,与南宫初的长刀刮起阵阵火花。

  张子远看着这一幕,心中深感意外。

  南宫初对于细节的把握很稳,很准,比他这种没经验的人要强太多。

  或许这就是战斗积累出来的经验吧。

  一阵纠缠之下,蛊雕发疯一般朝着南宫初轰击,头顶的犄角更是闪烁着奇光,被它当作了武器。

  “咔嚓!”

  南宫初手中的长刀在与蛊雕的犄角碰撞数次之后终于是无法承受这般力量,直接断裂开来。

  南宫初面色不变,借着这股力道在空中翻了个身,稳稳地落在不远处的树上。

  “啾吼!”

  蛊雕咆哮,凶狠的目光落在南宫初身上。

  南宫初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断刀,将其抛开,断刀从空中坠落而下。

  在断刀坠落到地之前,蛊雕拍打着翅膀冲杀而来!

  “不好!”

  张子远准备丢催泪大蒜掩护南宫初。

  不等他有所动作,只见南宫初在树枝上一跃而起,朝着空中的蛊雕杀去。

  在她手中,出现了一柄长剑。

  张子远恍然大悟,这是之前南宫初在兵器库收的武器。

  “当!”

  长剑砍在蛊雕的犄角上,重大的力量使得长剑瞬间破碎开来,化作数十个碎片。

  然而,这只是开始。

  “当!”

  “当!”

  “当!”

  南宫初手中的武器不断的变化,长剑,长枪,弯刀,战锤……

  但凡是被她收走的武器,此刻全部被她抓在手中朝着蛊雕的犄角一下又一下的砍落。

  每一次,南宫初手中的武器都会爆碎开来!

  蛊雕的下场并不好受,它的犄角承受着无与伦比的压力,已经开始出现裂纹!

  然而,南宫初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当!”

  “当!”

  “当!”

  她手中的武器对她来说只是消耗品罢了。

  马汉和赵虎两人此时已经傻眼了。

  这小小的身体里居然隐藏着如此庞大的力量,简直像发疯一样使用武器。

  张子远擦了擦额头的冷汗。

  这姑娘也忒暴力了吧?

  有这么使用武器的么?

  全是一次性消耗品?

  那要是我把她的武器全部种一遍呢?

  那得多强?

  张子远心里不由想到。

  不过得收钱。

  在南宫初疯狂的不要命似得轰击下,蛊雕承受的冲击力一重高过一重,根本无法展翅。

  最终,蛊雕的犄角断裂了!

  殷红的血,从它犄角的断口处汹涌而出,如同波涛。

  “呵!”

  南宫初眼中的温柔不复存在,将手中碎裂的武器丢弃,继续取出下一把武器。

  一柄擂鼓瓮金锤。

  她双手握着锤子,浑身法力沸腾一般,一跃而起,凶猛地朝着蛊雕砸落而下!

  “轰隆隆!”

  南宫初一锤子砸在蛊雕断裂的犄角处,将蛊雕脑袋砸裂开来,深深地嵌入土地中。

  当然,她手中的锤子已然爆碎。

  南宫初落在地上,随意地将剩余的锤柄丢下,转身朝着张子远看过去。

  “小道士,似乎,不用你出手了。”

  张子远:“……”

  他看着这幅画面彻底懵逼。

  娇小的身躯,青色的衣袍,身后倒着脑袋开裂的妖怪,遍地是破碎的武器……

  这尼玛……

  张子远喉咙里有口槽吐不出来。

  就在这时,蛊雕破碎的脑袋猛然抬起,风暴般的妖力开始凝聚,它的身体开始扭曲!

  七品!

  它在这最后的关头爆发了!

  感受着背后如同飓风一般汹涌的妖力,南宫初面色微变。

  她嫩白的脖子上,已经被锋利的罡风刮出血丝!

  她感觉到,蛊雕锋利的爪子正朝着她的脖子抓来!

  张子远眉心微烫,血腥的画面呈现出来。

  一颗头颅,飞天而起。

  鲜血,如同泉涌。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