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是妖道 第15章 工具人上线

小说:原来我是妖道 作者:夜谋 更新时间:2020-07-13 02:20:00 源网站:网络小说
  次日,日上三竿。

  “清远!你怎么还没起来?!”

  老神棍来到张子远的房间,突然发现他还赖在床上,道袍随意地丢在地上。

  “你今天不用去学院了嘛?”

  老神棍质问道。

  同时,他随手将地上的道袍捡起来。更新最快s..sm..

  “咦?”

  老神棍摸到道袍的刹那愣住了。

  这手感,竟然如此丝滑?

  依据他走江湖这么多年的经验,也只有那种大富人家才能够买得起。

  “不对啊,昨天我缝补的时候还是粗麻布呢。”

  老神棍翻开自己缝补的位置,缝线还在。

  “这还是粗麻布啊,怎么摸着感觉完全不一样呢?”

  老神棍摸来摸去,满脑门疑惑,甚是不解。

  他将张子远的道袍放在一旁,催促着张子远起床。

  张子远双手捂住耳朵,往被子里一躲,继续闷头睡大觉。

  昨晚他验证了自己的一个想法,练习到很晚才休息,现在正困。

  正在这时,白云观的大门被人敲响,有人在外呼喊着。

  “来了来了!”

  老神棍觉得是生意来了。

  他打开门,门外站着两名衙役。

  “小神棍呢?”

  马汉问道。

  “你们是……”

  老神棍还没见过马汉和赵虎,自然是不认识的。

  “来请小神棍去衙门的,我们大人有了线索。”赵虎道。

  老神棍闻吓了一跳。

  这是要抓人的意思啊!

  清远犯了什么错?

  老神棍瞬间紧张起来。

  民不与官斗,是老神棍一直信奉的。

  所以他对于招惹到官是感到很头疼的。

  “两位大人……”

  老神棍从怀里掏出昨天张子远给的银子。

  这新鲜的银子,他还没来得及花呢。

  老神棍先是掏了二两,想了想直接将十两银子全部掏了出来。

  马汉和赵虎对视一眼,看不懂这个什么意思。

  老神棍将十两银子递给他们,开口道:

  “我们清远犯了什么错啊?”

  马汉和赵虎顿时笑容满面,原来这老神棍理解错了。

  他们伸手去接老神棍的银子。

  “咳咳……”

  张子远穿着道袍站在院子里,看到这一幕干咳了两声。

  马汉和赵虎两人顿时惊醒,拿钱的手势瞬间变换。

  他们推着老神棍的手,让老神棍将钱收起来。

  “小神棍,不,清远道长怎么可能犯错呢?

  是我们大人和他一起查案,现在有了线索,请他去帮忙的。”

  马汉的脸上挤出菊花般的笑容。

  老神棍:“?”

  虽然我读书少,但你也不能这么骗我吧?

  清远,查案?

  这两个玩意八杆子打不着一起吧!

  张子远静静地看着他们,淡定地开口道:

  “查什么案?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前天来了个秀才,也不知道那秀才现在怎么样了,诬陷这种事,还是报官比较好。”

  马汉和赵虎两人闻面色顿时一变。

  威胁!

  赤裸裸的威胁啊!

  张子远缓缓地朝着门口走来,继续开口道:“我师父刚才好像掉了银子。”

  老神棍:“什么银子?贫道没掉啊。”

  马汉和赵虎的脸色顿时黑了。

  马汉从怀里取出一两银子,弯腰,放在地上,再捡起来。

  “咦,真的哎,老神棍你看,你掉的银子。”

  说着他便将银子塞入老神棍的手中。

  老神棍:“???”

  张子远这才走出门,拍了拍马汉的肩膀道:“走吧,去见你们大人。”

  马汉和赵虎朝着老神棍再次挤出菊花般的笑容,然后跟在张子远身后离开。

  老神棍走江湖这么多年,眼力还是有的。

  他看着三人离开的背影,若有所思。

  “这两名衙役似乎有些惧怕清远啊。”

  老神棍对于自己这个想法感到深深的震惊。

  随后,老神棍开始打扫白云观。

  扫把在后门,他便来到后门,发现后门没关。

  他推开后门,看到的是一地的落叶。

  白云观后门处的柏树,葱绿的叶子尽皆落在地上,并且碎裂了许多。

  老神棍抬起头,柏树树枝断裂开来,在那粗壮的树干上,有着一个个铜钱大小的圆孔,贯穿前后。

  老神棍从圆孔里看出去,是后方成片光秃秃的柏树。

  “这……一夜之间发生了什么?”

  老神棍呆愣在原地,手中拿着扫把。

  ……

  “那一两银子必须平分!”

  马汉朝着赵虎叫嚣道。

  “就不。”

  赵虎严词拒绝。

  “凭什么要我一个人承担?”

  马汉瞪着眼睛。

  “让你们查的那个人怎么样了?”

  张子远打断了他们的争吵。

  马汉瞪了一眼赵虎,这才回答道:“我们已经找师爷画出了那个人的样子,也让巡逻的弟兄们看着点,应该很快就会有消息。”

  张子远满意地点了点头。

  果然是有人好办事啊。

  这要是换成他自己,那可就是海底捞针了。

  张子远从怀里取出二两银子丢给马汉。

  “这是请那些巡逻弟兄们喝酒的钱,你代我买点。”

  给点小恩小惠,办事也容易靠谱。

  马汉接过银子,眼睛顿时一亮。

  “好,没问题。”

  赵虎立刻凑了过来。

  “马汉,这银子是给弟兄们买酒的,你分我点,我去买。”

  马汉看了赵虎一眼,冷哼一声。

  “这种事,我一个人能够承担。”

  随后他屁颠屁颠地追上张子远,留给赵虎一个谄媚的背影。

  ……

  衙门。

  南宫初身穿青袍,头戴青冠,腰间挎着一柄制式长刀正在等候着。

  张子远一眼便看到女捕快风格的南宫初,朝着她挥手。

  “不知道南宫初穿女装会如何?”

  张子远心中突然这般想道。

  “小道士,我们走吧,去斩妖。”

  南宫初原本平静的眸子顿时绽放出骇人的精光,腰间的长刀出鞘,月白的光照射在张子远眼睛上。

  张子远看着南宫初的眼神顿时一变。

  这姑娘,还是别穿女装了,不适合。

  马汉和赵虎两人正准备行李告别,被南宫初喊住。

  “你们两个也跟上。”

  马汉和赵虎两人的脸色顿时垮了下来。

  “大人……我们没用啊。”

  南宫初一本正经地道:“我知道你们没用啊,但是到时候需要人搬蛊雕的尸体。

  总不能是我和小道士搬吧?”

  “你说呢?小道士。”

  南宫初清澈的眸子看向张子远。

  “好主意。”张子远赞同。

  这次他准备充足,再加上南宫初,必定将那蛊雕斩杀!

  马汉和赵虎两个工具人只能苦笑着行礼道:

  “是,大人。”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