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是妖道 第14章 种个套装

小说:原来我是妖道 作者:夜谋 更新时间:2020-07-11 09:22:4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眼发出的光,照射在他桌子上的匕首上。

  这正是南宫初给他的匕首。

  “匕首也可以种?”

  张子远愣了一下。

  随后,他又想起道田的详解。

  这么一看,种个匕首似乎也没什么吧?

  他之前只是尝试播种了几个蔬菜而已。

  不过种匕首能得到什么呢?

  两把匕首?

  或者是一堆匕首?

  要真的是这样,倒是可以摆个摊子卖钱了。

  以后道观的业务可以扩展开来,售卖匕首。

  以老道士的能力,那绝对是个好销售,也能去勾栏应酬。

  这么一想,张子远有些乐了。

  零成本生意,妙啊。

  距离在燕京城置地建房又近了一步。

  一边想着,张子远也是将匕首种入道田中,想要看看会发生什么变化。

  在种了匕首的道田上方,显示的时间有三天。

  也就是说,他要等三天才能够看到种匕首的结果。

  张子远心中痒痒,有些不太愿意等候。

  关键他今天收入颇多,使用功德加速一下问题不大。

  他刚想完,脑海便响起提示音。

  “恭喜您,您的匕首成熟啦!快快收获吧!

  此次消耗功德五百,扣除您五两银子。

  感谢光顾~”

  张子远嘴角一抽,你这动作还挺快。

  五两就五两吧,他现在能顶得住。

  他一摸怀里,发现自己身上的钱居然没少。

  正当他感到奇怪的时候,左耳从门外跑进来,慌张地打开自己的肚子,手忙脚乱地比划着。

  片刻后,张子远反应过来。

  左耳的意思是,他肚子里的钱,刚才突然消失了五两银子。

  张子远明白过来,这肯定是系统直接扣除的。

  他安慰过左耳,并告诉他这是自己的本事,以后时常会发生。

  左耳这才开开心心地拿着木铲子继续挖矿去了。

  张子远迫不及待地将匕首取出。

  让他失望了,匕首并没有生出来小匕首。

  只不过,现在的匕首要比之前光泽更亮,有着一丝丝奇特的纹路缠绕在刀刃上,闪烁着点点光华。

  “这是被强化过?感觉像武器精炼一样。”

  张子远感叹道。

  若是将现在的匕首和之前的匕首对砍,恐怕之前的匕首会瞬间断裂。

  这是他心中的第一感觉。

  他非常满意,将匕首收入怀中。

  随后,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道袍。

  昨天和蛊雕的战斗,导致他道袍破了,后来还是老道士缝补好的。

  “若是我将道袍种入道田里会怎样?”

  “鞋子呢?”

  “袜子呢?”

  “腰带?”

  说到就做到,张子远直接将衣服脱下,全都种在道田中,然后再使用功德加速。

  “您的道袍已经成熟啦!快快收取吧!

  此次消耗功德……”

  “您的袜子已经成熟啦!快快收取吧!

  此次消耗功德……”

  总共花费五十两银子,张子远直接将自己穿的衣服全都种了一遍,包括贴身衣服。

  当他穿上种出来的衣服之后,顿时感觉整个人轻松不少,心旷神怡,神清气爽!

  他测试过现在他身上这些衣服的质量,普通人用普通的刀剑应该已经是无法刺穿。

  就比如老道士,给他一个菜刀,他现在也砍不动张子远。

  张子远拿起那种出来的匕首,轻轻在袖子上划了一下,袖子顿时裂开一个口子。

  “果然……”

  张子远自语道。

  如他猜测的一样。

  “若是再碰到那蛊雕,纵然这道袍无法挡住它全部攻击,也能够化解许多冲击力。”

  张子远的底气顿时充足起来。

  空着的三块道田他并没有浪费,而是分别种上大蒜,辣椒,韭菜。

  大蒜和辣椒是他觉得有作用。

  韭菜是他好奇。

  不过这次他并没有加速,因为不急。

  “现在缺少一个远程攻击的手段。”

  他摸着下巴,思索着该如何是好。

  他现在能够使用的手段非常少,除了掌心雷那就是黄皮子的幻术。

  “就不能给我个超远距离攻击大炮么?”

  张子远趴在桌上郁闷道。

  突然,他脑中灵光一闪。

  “超远距离……

  攻击大炮?”

  张子远手掌心雷电汇聚,他低头看着陷入沉思。

  问:如何将手中掌心雷远远地丢出去?

  ……

  陆诗晴是陆员外的女儿,陆员外是燕京有名的商人,在燕京各地都有着商铺。

  近日以来,由于另外几家的联手对抗,陆员外的生意有些滑坡,压力很大,时常失眠。

  就算陆员外能够顺利睡去,也会在噩梦中惊醒过来。

  半个月过去了,陆员外的脸色越来越苍白。

  陆府,正是晚餐时分。

  “咳咳咳……”

  陆员外刚吃了几口饭便开始剧烈咳嗽。

  “老爷,你没事吧?”

  陆夫人轻轻拍打着陆员外的后背,关切地问道,眼中满是担忧。

  “没事……没……咳咳咳……”

  陆员外话还没说两句再次咳嗽起来。

  “爹。”

  陆诗晴看着陆员外这痛苦的样子,心中不忍,从怀里取出千纸鹤符纸。

  “爹,这是我替你求来的符纸,你放在身边,有静心宁神的作用。”

  陆员外接过千纸鹤,眼中有些奇怪。

  陆夫人开口道:“怎么从未见过这种符纸?”推荐阅读sm..s..

  “晴儿,你是从哪里求来的?”

  说着,陆夫人看向陆诗晴。

  “白云观啊。”陆诗晴道。

  陆夫人想了一会儿。

  “白云观?”

  她时常去道观烧香,替陆员外求福,怎么从来不曾听过燕京还有这样一个道观呢?

  忽然,她愣住了,呆呆地看向陆诗晴,甚至震惊地道:

  “你说的不会是那个老神棍的道观吧?”

  陆诗晴撅嘴道:“什么老神棍?这是清远给我的符纸!”

  陆夫人嘴角一抽道:“小神棍。”

  陆诗晴:“……”

  陆夫人脸色有些愠意,蹙眉道:

  “我之前替老爷在玄定观求的符纸都没用,这老小两个神棍的符纸能有什么作用?”

  “晴儿,你是被骗了钱了吧?那小神棍骗了多少?”

  “才没有!这是不要钱的!”

  “不要钱?那更没有用了!”

  陆诗晴:“……”

  此时,咳嗽的陆员外挥了挥手道:“好了好了,晴儿的一片心意,你不用说了。”

  “咳咳咳……”陆员外咳嗽着拿起千纸鹤符纸。

  “我有些累了,先回房休息。”

  陆员外回到自己房间。

  “晴儿着傻丫头,这种符纸要真有用,那我开的药铺是干嘛的?”

  陆员外笑了笑,但还是找了个红绳将千纸鹤符纸挂在床头。

  再怎么说,也是自己女儿的心意,有没有效果那都是次要的。

  陆员外躺下闭上眼睛,很快便进入梦乡。

  床头的符纸随风而动,闪烁着点点光华。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