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是妖道 第11章 流氓道士

小说:原来我是妖道 作者:夜谋 更新时间:2020-07-11 09:22:4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命案?我能和什么命案有关?”

  难不成昨天那类鹰妖怪又返回北溪村害人?

  这倒是有可能。

  “他们在里面等你。”段夫子将他带到一处门外。

  张子远点了点头,准备进房。

  “清远。”

  段夫子喊住他。

  张子远转身看向段夫子。

  “有什么事可以与老夫说,老夫在这燕京还是有些薄面的。”

  段夫子教书育人,虽不至于桃李满天下,但在这燕京城内,还是有着许多学生的。

  有些甚至在皇宫内院。

  张子远嘻嘻一笑。

  “确实有件事想要请夫子帮忙。”

  “何事?”

  段夫子顿时有些紧张,牵扯到人命,他必须认真。

  “借钱。”

  段夫子:“?”

  “我想在燕京城圈个地,建个新的道观。”

  张子远笑嘻嘻地道。

  段夫子额头上顿时爬满黑线,这没心没肺的家伙!

  老夫的担忧纯粹是喂了狗。

  “滚!”

  “好嘞。”

  张子远笑嘻嘻地推门而入。

  看着张子远离开的背影,段夫子笑着摇了摇头自语道:

  “看清远这模样,应该没事,不知道老神棍知道不?

  算了,只要没事就行。”

  ……

  进了屋,张子远看到两个熟人,他恍然大悟。

  这是昨天早晨来找老道士的那两名衙役。

  两名衙役看到张子远进屋,起身正准备说话。

  张子远抢先他们一步问道:“那个秀才死了?”

  两名衙役咽下想说的话,略带讶异地看着张子远,然后点了点头。

  “被淹死的?”

  两名衙役顿时瞪大了眼睛,惊恐地看着张子远,小鸡啄米一般点了点头。

  “你们是哑巴么?”

  两名衙役点了点头。

  紧接着,他们又猛地摇头。

  “那就说话!”

  “你……动手做的?”马汉小心翼翼地道。

  这件事暂时还没多少人知道,能说的这么详细,那可不就是凶手么?

  而且他记得,当时他们带着秀才离开的时候,张子远出声恐吓过。

  他可不认为那真的是张子远算出来的。

  要么单纯是恐吓,碰巧对上了。

  要么就是他自己动的手。

  张子远默默地看着他们,像是在看两个傻子。

  反正他昨天后来去了北溪村,有充足的不在场证明。

  忽然,他察觉到不对。

  “不对啊,就算那秀才印堂发黑,近日有危险,那也不应该是昨天吧?

  昨天难道你们不需要审他么?

  他怎么会被淹死?”

  两名衙役面色一僵。

  “我明白了,你们动用私刑?

  就好比将秀才吊起来,然后用毛巾盖住他的脸,朝着他脸上浇水。

  导致他是被淹死的!”

  两名衙役面色煞白,颤抖地开口。

  “你别胡说,我们没有,我们不是!”

  “那你们找我什么事情?”

  张子远直接开口询问道。

  从进门的那一刻起,他就在造势,营造自己的主场,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

  所以他不等这两名衙役开口,就将秀才被淹死的事情说出来,再反向诬赖他们是凶手。

  效果很棒,张子远心里很满意。

  两名衙役对视一眼,各自从怀里掏出一个钱袋子。

  张子远漠然看着他们。

  “什么意思?贿赂我?还是钓鱼执法?”

  他并没有轻易去接钱袋子。

  “其实……”

  两名衙役开口了。

  原来,昨天他们带着秀才离开白云观准备带回衙门好好审问的时候,遇到了一个人。

  那个人出钱赎走了秀才。

  反正这也只是诬陷这种小事,诬陷的又是老神棍,他们并没多么上心。

  现在有人愿意出钱解决这件事,他们自然是乐意的。

  所以交易达成。

  他们拿钱放人。

  张子远此时坐在椅子上,端着茶杯。

  两名衙役站在他身前,低着头,就像是犯错的小孩。

  “所以……你们两人根本就没将秀才带回衙门审问?”

  张子远静静地看着他们。

  “是……是的。”

  “所以你们这是准备堵我的嘴?不让我揭发你们渎职行为?”

  “是……是的。”

  马汉将两个钱袋子放在桌子上,两人静静地等候着张子远的回复。

  一旦有人开始调查秀才的死因,自然是会查到张子远这里。

  到时候,张子远只要说明情况,这两个衙役收钱的这件事就会暴露。手机端sm..

  那他们的职业生涯就完蛋了。

  “这件事对你并没有任何损失,这些银子是那人给我们的,现在我们都给你,我们只要求你到时候说你们已经和解,秀才是自己离开的就行。”

  张子远看了看桌上的钱袋子,笑嘻嘻地转头看向他们。

  “哎呀,昨天那秀才和我和解了么?小道我怎么记不清呢?”

  一旁的赵虎从怀里拿出一两银子放在桌上。

  张子远眼珠子斜着看了一眼桌子上的银子,眯着眼道:

  “这是什么东西?怎么这么小?看不清啊!”

  马汉放了一两银子在桌上。

  “这是瓜子么?”

  赵虎又放了二两银子在桌上。

  “我师父昨天听说有人诬陷他,情绪十分激动,估摸着待会儿就要去报官了,怎么办呢?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

  有人知道吗?挺急的。”说着他还看向马汉和赵虎。

  马汉放了二两银子在桌子上。

  两人的脸已经是彻底黑了。

  但没办法,他们知道这次想要处理好这件事必须得付出一些代价。

  银子以后可以继续赚,但这要是因为渎职而坐牢,那可就什么都没了。

  几个来回之后。

  张子远满意地露出笑容。

  “那秀才是个好人,认错的态度很诚恳。”

  “我师父心善,不追究他的错,早就和解了。”

  马汉和赵虎两人听到张子远这句话,这才长舒一口气。

  再看他们两人。

  马汉鞋子都脱掉了,从鞋底扣出一张小银票放在桌上。

  赵虎把手伸入裤裆,掏了半天才掏出来一张银票孝敬张子远。

  他们真的是一滴都没了。

  一下子回到赤贫岁月。

  张子远笑嘻嘻地数着银子。

  这感觉像是天上掉馅饼一样。

  “那就这样,待会儿会有一位大人来调查此案,我们就先告辞了。”

  马汉和赵虎二人看着张子远数银子的样子感到心碎。

  二人说完转身离开。

  “等一下。”

  张子远出声道。

  “你……还想干嘛?我们真的一点都没了!”

  马汉快要哭了。

  这小神棍怎么和个流氓一样!

  “带我去看看秀才的尸体。”

  马汉和赵虎对视一眼,甚是不解。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