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是妖道 第9章 第二张图纸

小说:原来我是妖道 作者:夜谋 更新时间:2020-07-09 08:39:2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绿色的锦囊在张子远的脑海里闪烁跳跃,深深地吸引着他。

  一阵绿光之中,锦囊大开。

  “恭喜您,获得千纸鹤符纸制作方式!”

  千纸鹤符纸:静心安神,是您居家旅行必备道具!手机端sm..

  就这?

  张子远表示有些失望,还以为能开出来一气化三清呢,再不济来个法相天地也是能够接受的。

  他对这两个法术有一点想法。

  心念一动,张子远将千纸鹤符纸制作方式取了出来。

  这是一张泛黄的古老纸张,斑驳沧桑,其上密密麻麻地书写着符文,就像是蝌蚪一般。

  张子远跟随着指引,将这斑驳的纸折叠成千纸鹤的模样。

  “发现可解析物品,是否解析?”

  脑海中的提示突然响起。

  张子远一愣,心中有些意外,而后肯定道:“解析!”

  他眉心的红点绽放出光华,在他手上的千纸鹤上扫描着。

  很快。

  “恭喜您,获得千纸鹤图纸!”

  “妖魄 千纸鹤图纸 千纸鹤 材料=???”

  张子远心中一喜。

  这是可以构造第二个妖灵了!

  不过他还缺少一个材料。

  正在这时,华云道长敲门了。

  “清远,随我去除妖么?昨日接了一单,在北边的北溪村。”

  老道士虽然爱好勾栏听曲,但他是个好道士,能在勾栏里接到任务。

  当然,并非真的除妖,只需开坛施法,做个法事即可。

  这么多年,老道士从未失手。

  除了除妖,其实老道士的业务很广泛,红白事一样拿手。

  用老道士的话说,什么能吃饭,他就学什么。

  “不去。”

  张子远正思考着如何寻找材料用于构造妖灵,果断拒绝了老道士的邀请。

  “好吧。”

  老道士也没多说什么,转身准备离开。

  突然,张子远的眉心传来一阵波动,他看到了老道士在暴雨中脑袋被抓裂的模样。

  这次任务真的有妖怪,师父有危险!

  这是他的第一反应。

  第二反应则是,材料有了。

  张子远打开门道:“等等我,一起去。”

  ……

  北溪村。

  燕京城里有一条贯穿南北的河流,名为燕兰河。

  燕兰河的上游有数十条分支,其中一条名为北溪。

  而北溪村,正是在这分支旁的一个村庄。

  借助于北溪,北溪村的捕鱼业颇为发达,在燕京多个坊市有着专卖口。

  张子远和老道士来到北溪村的时候,村口有个精神大汉正等着。

  精神大汉名为常平浪,爹娘都是北溪上漂泊的人,也希望他能安全,所以才有这么个名字。

  “道长,你来啦。”

  常平浪显然和老道士很熟悉,热烈地欢迎老道士。

  张子远怀疑,他们是同道中人。

  “这是我徒弟。”

  老道士介绍张子远。

  常平浪笑道:“我知道,你是老神棍,他是小神棍嘛。哈哈哈。”

  随后,常平浪将老道士带到村长家。

  “村长,道长来了。”

  北溪村村长招待张子远和老道士。

  “村长,你这村上是遇到什么妖怪了?”张子远直接问到。

  他知道这次并非假的,而真的是有妖怪。

  如果不顾其他只是简单的开坛施法是会让老道士丢命的!

  “其实也没什么妖怪,只是村里人最近看北溪水里有些黑影,心里惶恐,所以我就请道长来开坛施法。

  其实那只是北溪水底的鱼群而已,村里人不知怎么这次总说有妖怪。”

  北溪村村长自然没指望老道士能够除妖,他只想安抚村里人的不安。

  要真的是有妖怪,以北溪村的能力,去降妖司请个红衣执事问题并不大。

  “贫道明白。”

  安抚人心,这种事情老道士做的太多了。

  他只管开坛做法即可,效果怎么样不用他管。

  张子远沉默,脸色微凝。

  只有他知道,是真的有妖怪。

  但他并没有证据,难道说我能够预知未来?

  小神棍的话并不可信……

  “算了,我就守在一旁,等师父开坛做法的时候保他周全。”

  雨一直在下。

  北溪村码头。

  张子远撑伞,老道士在布置自己的舞台。

  常平浪在村长的吩咐下将村上没有出船的人都召集过来,观看老道士开坛施法。

  老道士混了这么多年,虽然正儿八经的道术没学会,但是花里胡哨的技巧堪称宗师。

  一张张符纸在他夸张的表演下燃烧起来,灰烬随着雨水纷纷落下。

  “呵!”

  “哈!”

  “急急如令令!”

  张子远单手撑伞,另一只手在旁边捂着脸。

  这可真的是太难为情了。

  他不由想起前世看别的道士开坛施法的时候,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尴尬……

  雨越来越大,码头上的人也越来越多。

  “我们村长这请的是老神棍?”

  “除了他还能有谁?”

  老神棍在燕京底层还是蛮出名的。

  有些人更是从小听他的故事长大。

  但老神棍就是这么顽强的活了下来,还把清远拉扯长大。

  人人都知道他是老神棍,但他还是能接到活。

  雨变得更大了。

  “他这是除妖还是求雨啊?”

  “这雨下过之后,好多地方都要被淹了吧?”

  北溪村诸多村民无语。

  这雨都快变成十年难得一见的了!

  张子远虽然撑着伞,但也成了落汤鸡。

  小雨懒得撑伞,暴雨撑伞有什么用?

  “师父,您是雨神转世嘛?”

  老神棍:“……”

  “收工收工!这么大雨怎么干活?”

  哗啦啦!

  北溪水流猛涨,码头的船摇摇晃晃。

  老道士正在收拾自己的舞台。

  “快看那是什么?”

  北溪村村民距离码头有点距离,而且站在高处,能够看到水面的动静。

  “是那个黑影!!!”

  村长:“鱼群而已。”

  “那黑影冲出水面了!”

  一根长长的黑色犄角划破水面,将水面劈开。

  村长:“大鱼而已啦。”

  村长觉得自己的村民有些愚钝,没见过世面。

  “它还有羽毛!!这是什么妖怪?!”

  村民们惊呼起来。

  村长:“……”

  “妖怪啊!”村长尖叫。

  “妖怪来了!”

  北溪村村民站在岸上呼喊,朝着老道士奋力挥手,提醒着这师徒二人。

  虽然他们是神棍,但这是来帮他们村开坛施法的。

  “快跑!!!”

  “老神棍!!快逃!!”

  常平浪也在人群中,扯着嗓子呼喊道,奋力挥手示警。

  雨太大,听觉和视觉都受到了影响。

  在老道士的眼里,常平浪他们仿佛是在向他喝彩和鼓掌,为他欢呼。

  老道士起身笑了,朝着他们同样是挥了挥手,感慨道:

  “还是第一次有人替贫道喝彩。”

  老道士感到心里暖暖的,这暴雨淋得值,不过该给的钱还得给。

  张子远眉心忽然发热,天眼传来预警,他连忙转身看向北溪。

  波涛汹涌的河水猛烈地拍打着码头,一个黑影在水底下快速游荡,数米长的黑色犄角竖立在水面,乘风破浪而来!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