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是妖道 第8章 绿色锦囊

小说:原来我是妖道 作者:夜谋 更新时间:2020-07-09 08:39:22 源网站:网络小说
  段夫子看着刘夫子那一副吃惊的模样,心情十分舒畅。

  你不是一直拿清远旷课的事情挖苦我么?

  继续啊!

  来啊!

  互相伤害啊!

  我的学生能作出这般诗句,你的呢?

  段夫子意气风发的回到屋子,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

  “呀,不知怎么,这茶突然变得好香啊。”

  “啊呀,真好喝,再来一口,唔,真棒!”

  一边说着,他还斜眼看向依旧呆立着的刘夫子。

  刘夫子沉默无,如同雕塑伫立,无法嘲讽段夫子。

  他心中不甘,这怎么可能啊,这等诗,居然是那小神棍作出来的?!

  他实在是无法相信。

  他要去找他人证实!

  刘夫子气呼呼地走了。

  “嘿嘿嘿……”

  段夫子笑了。

  张子远坐在位置上,观察着周围的人,正好看到刘夫子从窗外经过。

  刘夫子显然已经是求证完毕,现在看张子远的眼神有些古怪。

  张子远不解,迷惑地挠了挠头。

  “我难道还得罪了刘夫子?”

  正当他回想着的时候,脑海出现了一丝波动。

  他入神一看,是一个绿色的锦囊。

  咦,奖励?

  张子远心中一喜。

  “喂,别忘了我的护身符!”

  陆诗晴不依不饶,还在提醒。

  “哦,你不说我又忘了。”张子远随口道。

  陆诗晴:“???”

  从学院门口到学堂才多久!?

  你就告诉我你忘了!?

  “又?”

  陆诗晴脸黑了。

  她觉得自己发现了华点。

  张子远连忙改口道:“下次一定。”

  梁杉郁闷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酸溜溜地看向张子远。

  他怀里的钱刚才已经供奉给了张子远,换取自己不用绕着学院爬一圈的机会。

  当时张子远问他准备怎么爬,还体贴地询问需不需要自己帮忙撑伞。

  撑个鬼的伞哦,真爬了,以后他在青竹书院还怎么待下去?

  脸都丢尽了。

  所以他选择破财消灾。

  一个月的例钱都被扒走了!

  该死的,他为什么能作诗啊?

  咦,他要去哪?

  梁杉看到张子远起身离开学堂。

  他又要旷课?!

  这是他的第一反应。

  只听陆诗晴喊道:“你要去哪?”

  张子远摆了摆手随意道:“回观里读书。”

  他自然是着急回观里开锦囊的,反正前任旷课那么久,他今日来露个脸,作首诗已经很不错了。

  就这样,张子远在众人懵逼的眼神里走了。

  “小神棍这么狂妄啊!”

  “他以前只是默默逃课,现在已经这么正大光明了嘛?”

  “他是不是以为自己作出一首诗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众人议论起来。

  没过一会儿,一脸笑意,春风满面的段夫子进了学堂。

  他扫了一圈,疑惑道:“清远呢?”

  梁杉连忙抢答:“夫子!小神棍又逃课了!”

  “他肯定是去勾栏听曲了!”

  “你可得好好教训他一下!”

  段夫子眉头一皱。

  梁杉嘴角一咧,很得意,期待段夫子发火。

  “哦。”

  段夫子淡淡地点了点头。

  梁杉:“?”

  就这?

  段夫子抽出自己的戒尺,看向梁杉道:“伸手,你怎么平白诬陷同窗去勾栏呢?辱人清白。”

  梁杉:“???”

  在众人怜悯的目光里,梁杉挨了三板子。

  段夫子提醒道:“再过一些时日便是学院院试,都用心些。”

  随后他便离开了。

  可恶的小神棍!!!

  我们走着瞧!

  梁杉在心里咆哮着。

  这实在是太丢人了。

  “我肯定是扫把星附身,今天就去玄定观给自己求个护身符!”

  梁杉恼火无比。

  ……

  白云观。

  睡了许久的华云道长醒了过来。

  老道士熟练的来到张子远的房里,将那块砖挖出来。

  当然,他并没有能够看到存钱罐。首发..m..

  “咦?钱呢?”

  老道士懵了。

  他又四下找了找,还是不见存钱罐。

  左耳迈着小短腿,在门外路过,肚子里的银钱发出诱人的声音。

  “嗯?”

  老道士很显然对这个声音非常敏感,连忙转头。

  左耳脑袋上电光一闪,咯噔一声。

  他又要掏我的肚子!

  以前我不能动,没得反抗。

  现在,我跑!

  左耳的小短腿转着圈,嗖的一声跑走了。

  老道士站在门口,张大了嘴巴,陷入呆滞。

  “存钱罐成精了!!!”

  “无量天尊!!!”

  ……

  当张子远推开白云观门的时候,一眼便看到盛装打扮的老道士。

  黄色的道袍,一眉道长同款,左手拿着八卦镜,右手握着桃木剑,神情紧张地在道观内搜寻着。

  张子远一脸懵逼地看着老道士道:“师父,你这……”

  老道士看到张子远回来,还没反应过来他旷课,急忙呼喊道:

  “清远!你的存钱罐成精了!他长腿跑了!钱没了!”

  勾栏听曲的钱没了!

  老道士心里补充道。

  “哦。”

  听到张子远的反应,老道士缓缓转过身。

  “哦?”

  老道士一愣,而后试探性地问道:“你早知道了?”

  “我以九天玄雷为引,用建木精髓为本,借无量天尊之法炼制出来的。”

  张子远一本正经地道。

  老道士:“?”

  能说人话?

  老道士走后,左耳才小心翼翼地从草丛里钻出头来,眨巴着西瓜籽般的眼睛看着张子远。

  “原来你躲这呢,过来。”

  张子远招了招手,准备将梁杉供奉的钱放里面存着。

  左耳走到张子远腿边,自己打开了自己的肚子。

  张子远弯腰,掏出银子。

  “咦?”

  张子远发出惊咦之声,将左耳抱起。

  “你这肚子里的铜钱怎么多了这么多?”

  他自然不会认为是老道士放里面的。

  “咕噜~”

  左耳的黑色小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很显然是在笑。

  张子远想起了早晨离开的时候,左耳捡钱的模样。

  “你不会告诉我这都是你今天捡到的吧?”

  张子远惊了。

  居然还有这种被动技能嘛!

  教练我也要学!

  “咕噜咕噜~”

  左耳给了肯定的回答。

  张子远很满意。

  今天捡一钱,明天捡一钱,置地建房指日可待啊!

  况且这还不止一钱,好多好多钱。

  以后找到合适的材料将左耳升级,估摸着捡到的钱还能多些。

  能捡到黄金不?

  张子远有些期待。

  他将梁杉供奉的钱放入左耳肚子里,左耳发出欢快的咕噜声。

  “去吧,继续捡,不要停,加油!”张子远鼓励道。

  左耳迈着欢快的小步伐继续自己的大业。

  张子远回到自己房中,关上门,迫不及待地打开绿色的锦囊。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