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是妖道 第5章 这位秀才印堂发黑

小说:原来我是妖道 作者:夜谋 更新时间:2020-07-09 08:39:2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张子远进了屋,老道士在熟睡,鼾声如雷,他从衣架的衣服上摸出钱袋子走到门口丢给秀才。

  左眼乌黑的秀才一脸茫然的接住。

  我是谁?

  我在哪?

  发生了什么?

  秀才当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中了张子远的幻术,还以为任务已经完成,当着衙役和张子远说错了话,暴露了。

  “我……”

  两个衙役眼神不善地盯着秀才。

  “佛说诽谤害人者,死后入拔舌地狱。

  会有小鬼用剪刀、钳子对着你的舌头雕琢。”

  张子远冷不丁地开口道。

  秀才身形一顿,感觉后背微凉。

  左边的衙役看了一眼张子远道:“你是个道士。”

  张子远:“……”

  秀才:“……”

  “咳咳,无量天尊说过……”

  第一次当神棍,口误。

  “好了好了,我们会查明情况的,到时候给你个答复。”

  右边的衙役摆了摆手,并不想听小神棍开嘴。

  老道士是个老神棍,那小道士在他们眼里可不就是一个小神棍。

  两个衙役按着惴惴不安的秀才转身准备离开。

  忽然间,张子远感觉到眉心微动,天眼微开。

  在画面中,他看到眼前的秀才浑身湿淋淋的,脸因为泡水而浮肿。

  他命不久矣!

  张子远愣住了,我的诅咒这么灵?

  不应该吧。

  诽谤这种事,前世看到太多,大家都没事的啊。

  键来!

  “还有一件事。”

  张子远出声道。

  “怎么?”

  两名衙役回过头。

  此时张子远脑海里浮现出红色的惊叹号。

  “天机不可泄露!!!”

  张子远明白,张嘴道:

  “小道方才看这位秀才印堂发黑,恐怕会有灾祸降临,近期要避免碰水……”

  张子远还没说完,那秀才便转身怨恨地看向他。

  “神棍闭嘴!你这是在咒我死?真是有辱斯文!”

  说完,秀才扬长而去。

  两位衙役朝着张子远看了一眼,同样是转身离开。

  “这小神棍故意恶心他的吧?”

  “肯定是的,这栽赃的事情,搁在你身上你能忍?”

  “也是,不过这书生怎么刚才自己坦白了?”

  “谁知道呢,回去好好审问一下。”

  没有人将张子远的提醒放在心中,全当他是在通过这番说话出气而已。

  张子远张了张嘴,有些无奈。

  行吧,

  我只是个神棍。

  ……

  青竹书院,

  坐落于燕京外城,是外城颇具盛名的一座书院,历史悠久。

  燕京外城很大一部分人曾在青竹书院就读。

  说不准,有些祖孙三代可以追溯为师兄弟。

  春雨绵绵,有些粘人。

  张子远来到青竹书院。

  他愣愣地站在书院门口,撑着黄色的油纸伞,穿着道袍,左看看,右瞧瞧。

  “是……往哪走来着?”

  该死的,记忆里对于自己学堂的位置他居然没什么印象,完全被其他东西占住了。

  “我的天啊,前任到底多久没来上过学了?连自己上课的教室都不记得了嘛!!!”

  张子远感到窘迫。

  “兄台,请问我的学堂在哪?”

  “?”

  少年撑着伞,斜眼看着张子远。

  有毛病?

  少年保持沉默,直接走开。

  逗我玩呢?

  站在学院门口问自己的学堂在哪?

  大清早没睡醒还是怎么着?

  幸好,尴尬一次就行,因为张子远看到一个同窗。

  “梁兄,好久不见。”

  张子远追上一书生。

  梁杉闻转头,一脸惊愕地看着张子远,而后眼神很快变成厌恶。

  梁杉拉开与张子远的距离,眉头微挑,轻傲地开口道:“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小神棍。

  怎么今个儿有兴趣来学院闲逛?

  看来燕国的妖怪都被你抓完了。”

  一开口张子远就知道,老阴阳人。

  说话阴嗖嗖的。

  前任是个学渣,还旷课,又有个老神棍当师父,在学院里的名声确实不好。

  但张子远没想到,自己随便找个同窗问候就收到这般回答。

  “哼!”

  梁杉冷哼一声,一甩衣袖离开。

  张子远眯了眯眼睛,看着梁杉的背影。

  “我是个爱学习的好人,希望你别惹我。”

  张子远跟在梁杉身后。

  他还没走多远,身后便有人大声呼喊他。

  “清远!”

  是清脆的女声,带着惊喜。首发..m..

  紧接着,张子远便听到身后小跑的声音,春风带着一丝清香飘入他的鼻尖。

  “你今天来学院是给我送护身符的嘛?”

  少女身穿淡蓝色的罗衫,黑色秀发披在后背,甜美的脸上洋溢着笑容。

  护身符?

  张子远脑袋上飘出小问号。

  什么护身符?

  少女见张子远疑惑的神情,脸上的笑容顿时散去,露出不满。

  “什么啊,你又忘记答应我的护身符?”

  我答应你的护身符?

  那是什么时候?

  就算有,也不是我,是前任。

  “你果然忘记了!!真过分!”

  少女瞪着张子远,心中不满。

  走在他们前面的梁杉听到少女的声音,特意停下来等待他们。

  等张子远和少女走到他身旁的时候,他这才走上前。

  “好巧,陆小姐。”

  梁杉脸上笑容满满。

  “不巧!”

  陆诗晴淡淡地看了一眼梁杉。

  “我的护身符你到底什么时候能给我?!”

  陆诗晴转头看向张子远,出声质问,娇小的脸庞写满了愠意。

  张子远正准备开口,梁杉抢先说话了。

  “陆小姐,他是个小神棍,要他的护身符一点作用都没有,我明天就去玄定观给你求一个护身符!

  保证辟邪保平安!”

  玄定观,坐落在燕京外城,距离青竹书院十条街,香火颇为鼎盛,每日登门烧香求护身符的人络绎不绝。

  张子远是知道那个道观的,那是有真法术,能够降妖的道观,远不是白云观能够相比的。

  “和你有什么关系?”

  陆诗晴恼怒地瞪了一眼梁杉。

  “狗拿耗子。”

  而后,她转头看向张子远道:“我不管,明天你要把护身符给我!”

  说完,陆诗晴大步离开,两个耳朵仿佛有白气在嘟嘟冒着。

  “陆小姐,陆小姐~”

  梁杉抬头眺望,连忙追了上去。

  他跑出去两步,还不忘记回头对着张子远重重地冷哼一声,发泄自己的不满。

  张子远:“……”

  有毛病。

  舔狗一无所有。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