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是妖道 第4章 构造妖灵

小说:原来我是妖道 作者:夜谋 更新时间:2020-07-09 08:39:22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这也能解析出来图纸?

  第一次获得图纸,张子远心里很意外。

  “发现可构造妖灵,是否消耗10点妖魄,残缺的黄皮子,存钱罐图纸进行构造?”

  “构造。”

  “正在构造中……”

  “10点妖魄 残缺的黄皮子 存钱罐图纸=???”

  在一阵奇异的光彩中,张子远看到妖魄融入在桌上的存钱罐中,而后便是材料残缺的黄皮子。推荐阅读sm..s..

  很快,脑海响起提示。

  “构造成功!

  请您给它命名!”

  张子远想了想道:“就叫左耳吧。”

  嗡的一声,一切归于宁静。

  张子远好奇地看着桌子上的存钱罐。

  只见左耳扭了扭脖子,伸了伸自己那只有张子远大拇指长的小短腿,舒展着僵硬的身子。

  他眨巴着西瓜子般大小的眼睛,也是在好奇地打量着张子远以及这个世界。

  对于这个世界,他还是很陌生的。

  “咕噜~”

  左耳朝着张子远欢快地叫着,张子远能够感知到他的开心。

  张子远心里升起一种特殊的感觉,心念一动开启天眼。

  透过天眼,他看到了自己帅气但略显稚嫩的面庞。

  “我这是能够享有他的感知么?”

  张子远露出思索的神色。

  紧接着,不等他熟悉这种特殊的感官,一种奇异的温软的感觉在他脑海流出,而后汇入他的双眼。

  张子远沉心感受,片刻之后露出震惊之色。

  “这是那黄皮子的幻术?我这是学会了?

  不对,不是我学会了,是左耳学会了,所以我便能够施展。”

  张子远越发兴奋起来,原来构造妖灵还有这等好处。

  紧接着,他感觉菊花一紧……

  “卧槽……不会吧?”

  正如他想的那样,黄皮子的臭屁他也能施展了……

  “不行不行,这个技能直接封印,太羞耻了。

  我就算是被妖怪蹂躏,被妖怪扒皮,也不可能用这招的!”

  之后,张子远便开始细心探索相关的一切,争取将这些熟练掌握,除了放屁。

  同时他发现,左耳是可以升级的,只要有足够的妖魄和适合的材料。

  “还有三块道田是空着的……”

  张子远看着空空如也的三块道田,感觉有些浪费。

  回想着之前种出来的大蒜,虽然奇葩但作用还挺大。

  想到这里,张子远来到厨房。

  厨房别的没有,一些蔬菜还是有的。

  先种下一颗大蒜,这用来迷惑敌人效果确实很不错。

  还剩下两块道田。

  张子远左看右看,左手种下一个辣椒,右手种下一个豌豆。

  道田上的计时器显示的时间是两天到三天。

  他并未使用功德加速,毕竟没什么特殊情况,能省钱就省钱。

  这一夜,张子远思考着自己今后的路直到凌晨才昏昏睡去。

  第二日清晨,天气阴,小雨连绵。

  张子远洗漱完毕,正在晨练。

  他眺望着天空,原以为穿越只是自己做了个梦,醒来发现是真的。

  心情有些复杂,不过他很快收拾好自己的心情。

  “咕噜~”

  左耳迈着小短腿在泥地里扒拉着。

  张子远有些好奇小短腿的视角,心念一动,天眼微开,直接将左耳的感官共享过来。

  只见左耳用小短腿刨土,很快便从泥里挖出来一枚铜钱。

  左耳拿着铜钱转身向张子远炫耀,而后才打开自己的肚子,将铜钱放了进去。

  张子远莞尔,运气还挺不错,能挖到一枚铜钱。

  过了片刻,老道士顶着乌黑的眼圈进了院子,想必是昨夜听曲耗费了精力。

  “呃……清远啊,还没去学院呢?”

  老道士发现张子远在看着他,僵硬地开口道。

  “这就准备去了。”张子远回答道。

  虽然他是个道士,但也是要去学院听课的,这是老道士的要求。

  用老道士的话说,他们的道术,做做小把戏还行,真碰到妖怪只有死路一条,所以老道士希望清远在读书这条路上走下去,还俗后成家立业,比当这么个道士要好太多。

  至于他自己,都这把年纪了,自然没了什么太大的追求,唯勾栏听曲。

  不过,前任是个学渣,一直捣鼓着不入流的道术,去学堂的次数屈指可数。

  “嗯嗯,好……”

  老道士由于昨夜被抓了现行,经历过社会性死亡,此时看到张子远还是十分尴尬的。

  说完两句之后便匆匆回房休息去了。

  张子远晨练结束,穿上道袍,背着自己的胯包准备去学院。

  他推开门,门外的衙役正准备敲门,已经抬起了手。

  看着白云观门开,门口的衙役看了看里面问道:“华云道士可在?”

  张子远瞅了瞅外面的情况,两个衙役,一个书生。

  他点了点头道:“师父在的。”

  回答完毕,他接着问道:“你们找师父有什么事情嘛?”

  衙役指了指身后的书生道:“你来说。”

  书生走上前道:“早就听闻白云观华云道士是个荒唐的道士,法术没几个真的,全是招摇撞骗,倒是喜爱勾栏听曲。”

  张子远听了眉头微皱。

  这书生话语里带着尖刺。

  衙役面无表情,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书生顿了顿接着道:“昨夜你师父在勾栏偷了我的钱,我来讨个公道,快喊他出来跟我们走一趟吧。”

  “你是读书人?”张子远看着书生。

  “小生不才,是个秀才。”书生面带傲色。

  “秀才上勾栏,中看不中用。”

  “你!”

  书生闻勃然大怒,这是在羞辱自己。

  “口舌之争就算了,让华云道士出来当面对峙吧。”衙役阻止了他们争吵。

  “师父刚睡下,不用叨扰他,还是让这秀才先说实话吧。”张子远看向秀才。

  秀才怒视着张子远咆哮道:“就是你师父偷了我的钱!他必须坐牢!”

  张子远与秀才对视,双眼中有着淡蓝色的光泽一闪而过。

  “你……”

  秀才还想要说些什么,陡然感觉头有些晕,眼前的景象变得迷蒙起来。

  待雾气散去,他看清眼前的人,连忙躬身行礼。

  “一切听您的吩咐,我把钱藏在那华云的腰部,那华云并没发现,现在已经被抓在牢里。”

  “嗯,你做的很好。”

  “那,我的酬劳……”

  秀才抬起头,露出灿烂的笑容。

  “拿着。”

  对方丢过来一个钱袋子。

  秀才连忙去接。

  “砰!”

  钱袋子砸在秀才的脸上,秀才顿时惊醒,定睛一看是衙役给了他一拳。

  两个衙役面色不善地看着他。

  “两位大人,我,这……”

  秀才顿时慌了,刚才发生了什么,我不是在拿赏钱么?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