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是妖道 第3章 第一张图纸

小说:原来我是妖道 作者:夜谋 更新时间:2020-07-09 08:39:2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巧了,我也有。”

  张子远从袖子里掏出大蒜,拧了一下蒜头,朝着黄皮子翘起的尾巴砸过去。

  “砰!”

  大蒜炸开,一股难以明的刺激性气味顿时散发而出。

  “咳咳咳……”

  新河村村长和郎中两人刚被黄皮子的臭屁熏到,紧接着又闻到催泪大蒜的气味,两人顿时一边后退一边咳嗽,有种生不如死的感觉。

  这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臭的东西!

  “咳咳咳……”

  黄白交融的烟雾里,张子远手握掌心雷,重重地轰击在黄皮子背后。

  黄皮子轰然倒地,失去生命特征。

  “恭喜您,获得妖魄100!

  获得材料:残缺的黄皮子!

  获得经验……”

  收获满满。

  “咳咳……”

  张子远咳嗽着走出臭气,大口喘息着外界芳香的空气。

  “唔,感觉活过来了。”

  新河村村长和郎中连忙快步走到张子远身旁。

  “道长,这次……”

  新河村村长眼里闪着光。

  张子远看了他一眼,天眼看到他惨死的画面已经破碎。

  “嗯,这次彻底解决了。

  上次缠斗九九八十一回合让它跑了,这次只用了三回合。”

  新河村村长顿时笑开了花。

  郎中在一旁连忙向张子远道谢,之前不满的那些话语自然全当没说过。

  “多亏了道长及时出现,道长果然是道尊再世,这黄皮子一死,你斩杀的妖怪应该凑够一百了吧?”

  郎中赞美道。

  张子远:“……”

  实不相瞒,这其实是第一个。

  “道长,这是你的报酬,三两。”

  新河村村长掏出银子。

  “约定了是一两。”张子远摇头道。

  “之前在那柳树下,说好三两,我不能反悔。”

  “我知道道长并非不愿出手,而是担心那黄皮子狡猾逃跑,所以在引诱那黄皮子出来,再以雷霆手段将其斩杀。

  先前我和郎中还以为你……”

  说到这里,新河村村长顿了一下接着道:“所以刚才在背后说了你一些坏话,错怪了你。

  这三两银子,你必须收下。”

  郎中听了面色一红,连忙道歉。

  张子远张了张嘴,其实我是真的想走……

  最终,张子远只收了二两银子,成功完成了这次任务。

  ……

  燕京郊外。

  一座古色古香的道观坐落着,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该有的设施都有。

  白云观,这便是张子远以后在这世界的住所。

  除了他以外,白云观里还有一个老道士,道号华云。

  老道士是他的恩师,也是养育他的人。

  十五年前那个雪夜,老道士外出归来,在路边捡到嗷嗷待哺的前任,带回道观抚养长大。

  前任无名,唯有道号清远。

  回想着前任的经历,张子远面露古怪的神色。

  老道士是个有本事的人……

  正想到这里,张子远便看到老道士推开白云观的门,悄悄摸了出来。

  “清远这臭小子啊,哪里知道贫道的难处,成天防着贫道,贫道是那种贪他钱的人么?”

  老道士一边嘀咕,一边弯着腰关上门。

  他正准备转身,张子远的声音从他背后幽幽传来。更新最快s..sm..

  “师父,您老人家这大半夜是要去哪啊?”

  老道士被张子远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身子一哆嗦。

  但很快,他背对着张子远调整好了心态,面色平静地转过身,看向张子远。

  “嗯,是清远啊,你除妖回来了?

  可还顺利?”

  很生硬地转移话题。

  张子远不理睬,瞥着老道士怀里鼓起来的地方。

  老道士看着张子远的眼神一阵心虚,伸出手遮挡。

  “为师有些感悟,需要在月光下体会。”

  张子远:→_→

  “咳咳……”

  老道士看着张子远的眼神就知道他没信,干咳两声绕过张子远准备离开。

  “师父,你莫不是要去勾栏听曲吧?”

  老道士:“……”

  我们一向是心照不宣的,为何你今晚当面说出来了?

  为师不要面子的嘛!

  老道士觉得自己褶皱的面皮有些发烫。

  “小孩子家,别乱说话。”

  “那师父去勾栏干嘛的?”

  “为师去勾栏自然有为师的事情,你这小孩……”

  说到一半,老道士顿住了,紧闭着嘴巴,眼睛看着鼻尖沉默。

  不打自招了……

  张子远:( ̄_, ̄)

  “师父你是不是动了我存钱罐里的钱?”

  张子远盯着老道士胸口处问道。

  老道士捂着胸口,摇了摇头,倒退着逃走了。

  “这小子,怎么和变了个人一样,太羞耻了,太羞耻了。”

  这就好似做父亲的被自己儿子发现去大保健。

  真丶社会性死亡。

  张子远摇了摇头,推门进了白云观。

  由于有着前任的记忆,一切都那么熟悉。

  他走入自己的房间,将地上的一块砖头挪开,拿起里面粉嫩嫩的陶瓷猪。

  这就是前任的存钱罐,是他以前自己烧制的,由于不小心摔过,左耳缺了一角。

  前任本准备存够在燕京城里买地盖道观的钱。

  城里的繁华,是前任向往的,郊区没办法相比。

  前任也有个小心思,这样老道士就不用走夜路去勾栏听曲,安全性更高。

  张子远坐在桌子前,回想着这件事不自觉地笑了笑。

  前任还是没有经历社会的毒打啊,想的太美好,一腔热血。

  想要在燕京城里买地盖道观?

  这和前世想要在京都买个四合院有啥区别?

  没有区别,都是痴人说梦。

  张子远将左耳翻过来,打开底下的小洞,里面果然少了些银子。

  “况且还有老道士的勾栏听曲,这么存,十辈子都不够。”

  正在这时,张子远脑海有了感应。

  他闭眼感受,一个黄色的惊叹号闪耀着。

  他心念一动,黄色的惊叹号便绽放开来。

  “提示:发现可解析物品,需要使用天眼嘛?”

  “有可解析物品?”

  张子远心中一动。

  他正准备研究一下这个功能呢。

  与此同时,他眉心的红点裂开了一条缝隙,如同时睁开的竖眼。

  在他略带惊讶的眼光里,一道光芒照射在他桌子上缺了左耳的粉嫩猪猪存钱罐上。

  很快,天眼扫描完毕,一张图纸浮现在他脑海中。

  “这……”

  看着存钱罐被解析出来的图纸,张子远很是惊讶。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