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楼深巷 受伤了

小说:小楼深巷 作者:折纸鹤的小孩 更新时间:2022-06-23 17:48:1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唐笑竹有个习惯,就是睡觉之前戴上耳机听半个小时的音乐,喝一杯牛奶,把自己沉浸在小说的世界里。

  耳机一带,她与外面的世界就没有关系了。

  宁延不知道去了哪里,已经十一点多了。他出门之前什么也没有对自己说,这不太像他。以前宁延出门做什么总会想办法通知她一声,因为唐笑竹很没有安全感。刚被宁延捡回来那会,宁延半夜出去买了个夜宵,给了钱一转身看见唐笑竹像幽灵一样跟在他身后直勾勾的盯着他看。宁延张张嘴也不知道说什么,摸了摸她的头抓着她的手往家走,唐笑竹低着头跟着他。过了一会他听见一丝似有若无的啜泣声,回头一看,豆大的眼泪从唐笑竹瘦削的小脸上唰唰的掉,宁延失语,从此只要出门都会告诉唐笑竹。

  可是今晚已经十一点啦。一点动静也没有,手机也没有任何短信和未接电话。唐笑竹心不在焉的划着手机屏幕,喝着牛奶怎么也压不住心底的烦躁。上午九点钟给宁延发了条qq,他似乎一直没看手机,到现在对话框上显示的电量还是百分之八十九,消息也没回。唐笑竹强迫自己把心思转移到小说上,可是脑子总是忍不住胡思乱想。她想自己是不是太粘人了?可是思来想去感觉自己也没怎么粘着他,平时自己要上学,周日的单休和宁延一起训练。自己也不是话多的人,想不到哪里错了。过了一会她又想去他妈的,管他干什么呢,他那么强又不会死,自己干什么要在意他呢。他爱回不回吧。想到这里她用力捶了一下枕头,羽绒被她捶打的到处乱飞。

  但是她愣了一下,摘下来耳机仔细听。

  刚才伴随着她捶床的声音还有一声微弱的闷响,她敢确定她听见了。而且这闷响不是只有一声,她摘下耳机的时候听见门口响起一串凌乱的脚步声。

  执行者的神经一下子绷起来了。她手腕一翻手心中多出一沓刀片,悄悄地向门口摸去。脚步声在门口停下来了,刀片在手里蓄势待发。但是这个时候门锁转动的声音传来了!唐笑竹心说这他娘的狗贼还有家钥匙!

  门被推开了,唐笑竹差点就把手中的刀片甩出去。但是她的手在半空停住了,顺势一接,正好搂住了向前栽倒的宁延。

  宁延全身是血,身上还有数不清的大大小小的伤口。血淋淋的皮肉翻在外面,刀口狰狞交错。

  唐笑竹手忙脚乱的抱起宁延把他扔在沙发上,又折回门口反复确认了一下周围没有旁人,才把门关上。门外躺着三具尸体,但是现在唐笑竹没有精力处理尸体,她的注意力全在重伤的宁延身上。

  他显然是被伤到内脏了。嘴里全是血,人也陷入昏迷没了意识。唐笑竹小声叫他的名字,他没有反应。他的脸已经失血过多变得苍白了,也开始陷入相应的低烧状态。唐笑竹回到房间,拿出来她的太虚镜,还有医疗箱。

  “木之本源,生生不息。七星针。”

  唐笑竹将宁延身上擦拭干净,伤口周围小心的消了毒。其实作为执行者,宁延强大的身体素质以及他修炼的功法已经在帮助他恢复了,此时绝大部分伤口的血已经止住,还有一些轻伤已经开始愈合了。然而唐笑竹还是小心翼翼一丝不苟的处理着他狰狞的伤口。随着她口中念诀那太虚镜中也出现了她要的东西,一卷银针。她小心地施针,然后深呼吸,将手中的炁顺着银针渡到宁延的身体里。

  唐笑竹折腾完这一切已经是凌晨四点了,她又出门把尸体拖到地下室去。她无比庆幸宁延难得聪明的选择了独栋住宅,要不然她将要收到邻居恐惧的尖叫和质疑。宁延的房间在二楼,她懒得搬动他,也为了防止造成二次伤害,就这么让他躺在沙发上,轻轻的给他盖上一层被子,然后自己坐在地板上靠着沙发很快的睡着了。

  唐笑竹睡得很不安稳,一阵子梦见以前流浪的时候到处捡垃圾吃,下雨天躲在桥洞里抱着自己发抖,一阵子见到自己少有清醒的第二人格在她的脑子里指手画脚搞得她很烦躁。其实大部分时间这个人格都是在睡觉的很少见她出来活动,但是每次她出来的时候都搞得唐笑竹像是完全换了一个人一样霸道而且嗜杀。她对着第二人格大吼一声让她滚,然后第二人格就骂骂咧咧的走了还送了她一个白眼。随后就是很长一段时间的混沌,她眼前模模糊糊的看不清东西,只觉得周围很吵。她像发疯一样到处跑到处撞,不管前面挡着什么都撕碎了丢出去。在混沌中她大叫一声惊醒了,醒来茫然地看着周围,宁延已经不在沙发上了。

  她内心一惊。就算宁延体力再好也不能这么折腾,就算他恢复能力惊人,那种伤势也绝对不是一个晚上就能恢复得了的。茶几上也没有留信息,唐笑竹内心一沉,心说莫不是他又跑出去了吧。这次她不想干等了,抓起衣服就准备冲出去。可是她迈了两步又急刹车停下来,宁延端着蛋糕和牛奶从厨房走过来,两个人四目相对。

  “这么着急?去哪啊?我给你请了假。”宁延眉峰一挑揶揄道。唐笑竹一下子松了口气,心里紧绷的那根弦一下子松开了。“你喜欢吃的慕斯,我给你买了。辛苦了,小朋友。”

  唐笑竹走过去坐在餐桌前,看着餐桌上的巧克力慕斯还有一大杯牛奶,又抬头看向宁延。看见他脸上的还黏着自己贴的ok绷还有脖子上自己给系的绷带,突然意识到眼前都是真实的。她如释重负大口吃起来,宁延在一旁看着她,摸了摸她的头。

  “对不起,昨天是有特殊情况。辛苦你了。”

  “以后我再也不会突然消失了。相信我,再也不会了。”

  s..book5850927083977.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小楼深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