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1982 285章 三行巫山云雨 一瞥动若脱兔

小说:重返1982 作者:青普山河 更新时间:2021-06-26 01:18:5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救护车到来之前,众人忙活着救治刘维能,有的掐人中,有的搓耳垂,但也有人注意到了张本民。

  “你是谁?”

  “我,我是来咨询事情的。”张本民还没有完全回过神,表情并不自然,甚至还有点儿错愕。

  这引起在场其他人的怀疑,“咨询事情?什么事情?刘队长是怎么晕倒的?”

  “不清楚,他站起来走了两步就晕倒了。”张本民感到有些不妙,万一被缠住那可真有点麻烦,但是也不能拔脚离开,那可能更糟。

  “你可不能走,得把事情说清楚!”

  “没问题,我可以等刘队长醒来后对证。”张本民尽量让自己快速平静下来,“我也没料到会发生这种情况,刚才也吓坏了,出去喊你们的时候两腿都在抖。”

  “哦,刘队长有高血压,还比较严重,会不会是站得猛了?”有人说。

  “对哦,他的血压是很高的。”

  “不管怎样你先别走啊,事情没弄清楚前一定得留在这儿。”

  “要我看,咱们先把刘队抬到门口吧,等会救护车来了也好快点救治。”

  ……

  众人七嘴八舌地说着。

  站在原地没动的张本民,此时在极力回忆着往事,怪不得进门时看到刘维能有点儿印象,那会儿金枝出嫁时,他在屏坝桥旁暼过一眼坐在汽车里的刘维能。还有,那会儿不是听说刘维能在建设局的么,怎么到了交警队?不过那些不重要,先不能想,眼前要紧的事是赶紧脱身,要不牵来扯去的,可能还会跟薛金枝碰面。

  事实上,张本民不是不愿与薛金枝面,不过不是现在,也不能以这种方式,而且,在没有了解到她的生活状态前,最好还是不去打扰她。

  救护车来了,在场的人都开始忙动起来。张本民抓住个机会悄悄地离开,赶紧去找高虹芬,不能傻愣愣地等着找麻烦。

  路上,张本民觉得现在离父亲的冤死真相越来越近,但同时,他也觉得越来越无力。从目前情况看有两个切入口,一个是刘维能、一个是胡华浩,可是以现在自身的条件看,想跟他们中任何一个进行社会面上的交锋,似乎都有困难。当然,如果是采用暗黑手段,张本民觉得没有什么困难,但他不愿意那么做,他不想便宜了他们,他决心要让凶手们尽失所有、饱尝痛苦之后,再受到应有的惩罚。

  还是回去先安稳着,这么多年都等了,不必在乎这两三年,张本民决定要继续蓄势,他打算等上完学真正走上社会、变得强大的时候,再向迫害父亲的幕后光明正大地宣战,来个一举拿下,一定要让他们在有足够心理准备的情况下覆灭,那是一种何等的快意恩仇!

  见到高虹芬后,张本民说了这几天的经历。

  “年前你就说过,春节后和我来县城要去找当年看管你爹的狱警。”高虹芬听后说道,“所以前几天你离开的时候,我并没问你要干什么。”

  “咿,你在考验我对你是否真诚么?”张本民挠着头笑问。

  “也不算是吧。”高虹芬一抿嘴,道:“因为我有些矛盾,不知是劝你不去或者支持你去,所以干脆就不问。”

  “嗐,看来你并不怎么在意我。”张本民嬉笑着,“就不关心我的安危?”

  “我对你是有信心的,知道你会没事,唯一关心的是你能不能如愿以偿。”

  “这个嘛,应该说达到了一定的目的。”张本民缓缓地道,“但还远远不够。”

  “那接下来呢?”

  “收手。”张本民很干脆地道,“现在能力还不够,不能硬扛。”

  “太好了!”高虹芬有些兴奋地道,“没有比这更好的消息了!”

  “难道你就不愿意我一鼓作气地为我爹伸冤报仇?”

  “愿意当然愿意,但不希望是现在,毕竟你的能量还不足嘛,再等一等不是坏事。”

  “是的,我可以等。”张本民点点头,他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于是话锋一转,道:“不过,有些事是不可以等的。”

  “什么事?”

  “跟你之间的事。”

  “嘁!”高虹芬一扭身子。

  这种撒娇不是矫情,恰恰别有韵味。张本民看后搓了两下手掌,便抱住了似乎永远停留在那个夏天里的高虹芬。

  巫山云雨飞,卧榻龙凤歇。

  “张本民。”高虹芬懒洋洋地开口了。

  “嗌。”张本民俏皮地答应道,“高大丫,有啥吩咐?”

  “去你的,小嘎娃子。”高虹芬伸手对着张本民的大腿捏了一把。

  张本民惊厥着一抖,“嗌嗌,君子动口不动手呐。”

  “君子一般是指代男人的吧。”高虹芬笑着又是一捏。

  “不不不,这里的君子,指的是人品,不分男女。”张本民连连扭着身子躲避。

  “你还来真的了,我说君子是指代男的,那就得是指代男的!”

  “好咧好咧……”

  ……

  一番笑闹打趣之后,张本民摸捏着手底下光滑细软的肚皮,道:“我要回屏坝了,去学校老老实实地待着。”

  “嗯,那是必须的。等中考后,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再见面吧。”

  “如果可以的话?”张本民一惊,“看来要有什么情况发生?”

  “不是看来,是一定。”

  “啊,到,到底是什么事?”

  “也没什么啊。”高虹芬颇为感慨地道,“我说的是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的事。”

  “哦。”张本民有点颓然,“要不,等中考完了,咱们就办事?”

  “办事?”高虹芬笑了起来,“咱们不早就开始办了么?”

  有些话,从女人的嘴里说出来,暗中别有的味道尤其浓烈。张本民听了顿时心头热血一个激荡,一翻身把高虹芬给压在了身下。

  ……

  战斗,没有不激烈的。

  等张本民翻身而下只后,气喘着说道:“我,我说的办事,不是这样的办事。”

  “……”高虹芬也在用力地喘息着,“我知道,但,那是不可能的。”

  “尘俗的观念,对你就那么起作用?”

  “也不是,可毕竟有很多地方不会那么顺畅。”高虹芬道,“说真话,我不是没想过要跟你过一辈子,而且头脑迷糊的时候也曾当真过……”

  “那不就得了嘛!”张本民迫不及待地打断高虹芬的话,“很多事想多了就跟没想一样。”

  “不行的。”高虹芬叹了口气,“我是家里的老大,下面还有弟弟和妹妹,而且我爹妈对我寄予了太多的厚望,在他们看来,我已经有了不错的工作,然后再找个不错的婆家,一切,多么完美。”

  “你的意思,我家配不上你们?”

  “不是!你别再说那样的话,要不我会生气的。”高虹芬认真地道,“我的意思是,年龄的差别永远都会成为话题,村里的人难免会有好事的,到时故意拿这个挑事起哄滋生是非,那我家里的人不是无端地要生闷气白遭些罪?”

  “唉,你说的,我也能理解。”张本民耷拉着脑袋,“换作我是你爹妈,肯定也不希望你跟我在一起。”

  “所以,咱们还是现实点。”高虹芬说着轻轻一叹,“其实吧,咱们已经够现实了,或者说是我,我已经够现实了,现实得都有些过分。”

  “别说了。”张本民的手按在高虹芬的嘴上,“正因为如此,我才要跟你在一起,否则会很内疚,感觉太对不起你。”

  “不用,咱们都轻松点好吧。”高虹芬拿开张本民的手,深呼吸着叹笑道,“多美好的事儿,想多了却那么沉重!”说完,她把轻薄毯子一拉。

  “哎哟……”张本民在毯子底下开始了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表演,“我,我这身板儿能,能受得了么……”

  事不过三。

  一切归于平静后,张本民下了床,以适时避战。

  高虹芬笑了,“怎么,怕了吧,所以啊……”

  “嗌嗌,打住了,不是你说的嘛,想多了沉重,咱就不说了吧。”张本民扣着扣子,道:“再说了,这又不是常态。”

  “怎么着,要不你多住几天,看看是不是常态?”

  “嗨嗨,我看还是算了。”张本民一搓鼻子,“犁不坏的地,累到死的牛。”

  “唉,你说你,怎就懂那么多?”高虹芬叹息着,“可年龄却偏偏那么小。”

  “懂得多与年龄小,不是非要矛盾地存在。”

  “我知道,但特殊个例发生在你身上,而且又让我给碰到了,这不是上天在作弄我么。”

  “其实,在你看来的难题,也容易解决。”

  “你说说看。”

  “你等着我就是了。”张本民道,“非要急着嫁出去?等三年,我中专毕业后不就行了么?”

  “哟!”高虹芬忽地一下坐了起来,不顾上身无物,尽现“动若脱兔”,等她意识到后,“啊”地一声躺了下来盖上毯子,“妈呀,在你面前我真的是半点脸皮都不要了。”

  张本民明白女人的这种心理,哪怕是钻过被窝,可明晃晃地把身子露出来,还是很难为情的。“别说些无关紧要的,接着说刚才你哟什么哟。”他解围说道。

  “哦,刚才我是想说,我可以挡住家里的催嫁呐,如果他们要问,我就说还没找到合适的不就行了嘛。”高虹芬沾沾自喜起来,“嗨,拖个三年,你也就毕业了,那时在他们看来你不就是个大人了么,估计就不会对我们在一起的事有意见了,而且村里的人也不会再说什么!”

  “就是啊。”张本民得意地道,“唉,头发长见识短,古人说的话一点儿都不假。”

  “咿!”高虹芬裹着毯子一下跳了起来,“来,咱们相互见识一下咧!看谁的短!”

  “嗌嗌,算了算了。”张本民赶紧朝门外走,他感觉此刻的高虹芬就像一团火,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火,如果不赶紧拉开点距离是要被焚身的。

  张本民伸出手,准备拉门而出。

  “砰砰”

  敲门声恰好响起。

  张本民从玻璃后的布门帘一侧瞄了一眼,顿时,如五雷轰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