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1982 第135章 回忆十二 神笔马良

小说:重返1982 作者:青普山河 更新时间:2021-03-01 18:43: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张本民告诉童海青,夜里抬大泥的时候,可以把大筐翻过来底朝上。那样一来,只需要在筐底子上放一小堆泥就行,反正看不太清,猛一看也是满满一筐。

  魏春芳和童海青不愿那么偷懒,也没那个胆子,但现实让她们别无选择,满满的一大筐泥巴,对她们来说越来越像一座沉重的大山,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开始,两人心惊胆战地偶尔耍滑那么一次,没人发现,又多搞几次,还是没人察觉。再后来,她们干脆偶尔抬一筐实实在在的,其余的全都把大筐翻个底朝上,然后捂上几铁锨泥巴便蒙混过关。

  不过魏春芳让童海青不要把这事告诉张本民。“嘎娃这孩子得好好引导,要不长大了兴许会犯大错误。”魏春芳不无担忧地道,“所以咱们不能给他做坏榜样。”

  童海青点点头。

  春节临到,挖灌溉渠停工,要等到年十五以后再动手。不出十五就是年,劳作不得,否则就预示着一年要遭受劳作之苦。

  年二十九结算工分的时候,魏春芳和童海青的工分量很靠前。

  “两个臭女人,真恁么能干?”郑成喜不相信,他也象征性地参加了劳动,才抬了几担子,就累得腰酸腿疼。

  记分员是王一玲,郑成喜找她问有没有问题。

  王一玲说俺都没帮你走后门多计分了,难道还能帮别人?

  郑成喜皱着眉头抿起嘴,“看来这她们真的是疯了,简直不要命。”

  挖大泥耍滑的事,和顺而过。

  紧接着,在此起彼伏的鞭炮声中,迎来了除夕,安宁祥和。

  “张本民,今晚咱们熬百岁吧,一直到天亮都不睡觉!”童海青扒了一颗香喷喷的花生米塞到张本民嘴里。

  “好啊!”张本民找来毽子,“不睡觉得有事干,咱们就踢一夜的毽子吧。”

  “姐姐跟你开玩笑,还当真呢,早点睡,明天一大早还要起来拜神!”童海青把毽子收了起来。

  张本民嘟起小嘴,显然不满意。

  “过年了,可不许不高兴喔。”童海青捏捏张本民圆乎乎的小腮,出去和魏春芳一起忙活。

  饺子馅是要剁的,还要和面擀饺子皮。

  张本民在家里可呆不住,便跑到大街上看小伙伴们放炮竹。

  郑金桦买了好大一盒炮竹,给每人发了一个。

  张本民不稀罕,“俺们家老早就放过了,而且大人说小孩不能玩,弄不好就会把手指头炸掉,血淋淋的。”嘎娃掏出一把星光芯子,“这个倒是可以玩玩”说完点了一根,“嚓嚓”地闪着金光。

  张本民的话吓住了几个胆小的家伙,把炮竹还给了郑金桦。

  郑金桦把这看作是张本民对她的挑战,丝毫不让步,立马掏出几颗糖,“星光芯子也没啥玩头,有糖吃才是最好的呢。”

  本来要去看星光芯子的小家伙立刻收住脚,转身,伸手接过郑金桦的糖块。郑金桦很得意,“告诉你们,后天晚上还有更好玩的呢,俺爹请了人来放电影,连放两天!”

  这的确是个喜人的消息,张本民扭头就往家跑,告诉了童海青。

  郑金桦很失望,她觉得不该让张本民知道得这么早,而且最好让他不知道,没机会看才好。

  “郑金桦,张本民其实很能玩得来,为啥咱们不带他?”高奋进问。

  “他出身不好,天生就是坏蛋,你看,俺这伤疤还在呢!”郑金桦靠近高奋进,把头发掀起来,又露出左眼上方的一个小疤。

  高奋进看了眼,顿了下,道:“俺爹说了,张本民他爹其实没啥罪。”

  “你爹厉害还是俺爹厉害?”郑金桦觉得尊严地位被动摇了,很恼火,“高奋进俺跟你说,你爹说了不算,俺爹说了才算!”

  “哼!”高奋进气呼呼地走了,他觉得郑金桦真是太过分,一点都看不起人。

  临走前,高奋进招呼孙余粮一起。

  孙余粮胆小怕事,不敢动弹。

  高奋进又喊周国防。

  周国防走到郑金桦面前,问她还有几块糖。

  郑金桦从口袋里抓出一大把给他。

  “俺是不会跟高奋进走的。”周国防边说边把糖块装进了口袋。

  高奋进一个人去了张本民家里,说不再和郑金桦玩了,她简直就是个蛮不讲理的小霸王。

  张本民对这位患难朋友表示了最大心意,拿出大把星光芯子放到他手里,“高奋进,以后你跟俺玩,俺有好吃的好玩的都忘不了你!”

  高奋进点点头,回家吃饭了。

  张本民非常开心,一夜美梦。第二天早上不用魏春芳喊,他便一骨碌爬了起来,开心地道:“今天俺会跟好朋友高奋进在一起玩!”

  “往后啊,你的朋友会越来越多的。”魏春芳开始煮饺子,“嘎娃,你先到土地庙烧点纸钱给土地老爷,再多磕几个头。”

  张本民抓了几张烧纸,对坐在灶台前烧火的童海青摆摆手,飞也似地跑了出去。

  “张本民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开心了。”童海青欣慰地说。

  “是啊,这孩子很可怜,老天爷会照顾他的。”魏春芳双眼充满希望,“以后,他会有出息的。”

  “这么小就经历了那么多事情,还要多加关怀教育,要不他的心理一旦扭曲了,就会像你说的那样,会犯大错误。”童海青拨弄着烧火棍,陷入沉思。

  “今天不许说那些,大年初一要讲吉利话。”魏春芳笑了笑。

  童海青对着灶口“呸呸”两声,“嗯,刚才我说的都不算。”

  水烧开了,只等张本民回来就开始煮饺子。

  魏春芳到门口张望了一阵,还不见他影子,便让童海青先把饺子下了,熟了就捞上上凉着,她去找张本民。

  这会儿,张本民正被贾严肃骑在身下。

  张本民到土地庙烧纸钱磕头的时候,碰巧贾严肃也去了。

  贾严肃让张本民也给他磕几个头,否则不给走。张本民很生气,说你要是现在死了,保准给你磕头,还可以哭你几声流氓败类的亲儿子。

  一瞬间,贾严肃愤怒了,没想到张本民这么个小东西竟敢如此羞辱他。

  张本民也是憋了一肚子劲,当初贾严肃主动请求擦魏春芳身上的屎尿,是如何趁机耍流氓的,并不是秘密。

  听别人说起过的张本民,恨透了贾严肃。

  两人奔冲着,扭打在一起。

  张本民哪里是贾严肃的对手?他被贾严肃一个扫腿放倒在地。

  贾严肃骑坐到张本民身上,让他喊他亲爹,否则就要掌嘴。

  “行,俺喊,你可听好了啊!”张本民也不挣扎,把所有的力气都用在了大喊上,“贾严肃,俺的亲儿子咧,你打你亲爹张本民,要遭五雷轰顶的!”

  贾严肃顿时气得脸色发青,挥手就抽了几个嘴巴子。

  张本民一声都没哭,他觉得挨打也值得,毕竟光明正大地把贾严肃给骂了。

  魏春芳赶到后,把贾严肃拽开来。

  贾严肃指着魏春芳大喊“破鞋头子!破鞋头子!”然后将俩手掌平着朝上端起,放在胸前上下快速抖动着,“哟哟哟,就这个,就这个,白擦擦,软啦啦!”

  贾严肃像极了癫狂的大猩猩,原地打着转,佝着腰、缩着脖子嗷嗷直叫。

  魏春芳的心堵了一下,不过什么都没说,领着张本民走了。

  “妈,俺要把贾严肃揍死过去!”回到家,张本民坐在饭桌旁看着满满一碗饺子,筷子动也不动。

  童海青听魏春芳说了事情的经过后,安慰张本民道:“张本民,你现在还小,要揍死贾严肃得等长大了,所以你必须好好吃饭,等长大了有了力气才行。”

  “哦,那行。”张本民拿起筷子,大口大口地吃起饺子。

  吃过饺子,张本民去找高奋进。

  然而,高奋进去了郑金桦家。

  高奋进心里“咯噔”一沉,默默转过身,觉得高奋进是个骗子,他说过不再和郑金桦玩的!

  高奋进怎么又去郑金桦家了呢?

  张本民回到家里,坐在门口出神。童海青看到了,问怎么回事。

  “高奋进把俺骗了,他说过不再理睬郑金桦,会和俺一起玩,可他今天又去了郑金桦家。”张本民两手托着腮,“俺还给了他一大把星光芯子呢。”

  “也许是有特殊原因吧。”童海燕把张本民拉起来,“今天大年初一,不许不开心。”

  正说着,高奋进出现在巷子口,向这边走来。

  “你去郑金桦家了吧?”张本民迎上去问,他还是挺开心的,毕竟高奋进还是来了。

  高奋进抓抓耳根,小声道:“郑金桦家有电视了!”

  “电视?!”张本民只是听说过。

  “对,电视!”高奋进眼中透着股兴奋劲儿。

  没错,郑建军从县城的确弄来一台旧电视,十四吋,黑白的,那可是个稀罕物!

  不过很扫兴的是,可能来的路上颠簸得太狠,反正不知哪儿出了问题,电视就是不出人影,而且连声音也没有,只是“刺啦刺啦”地泛着一大片雪花。

  “电视有啥看头,明晚不是有电影么。”张本民道,“高奋进,如果郑建军把电视修好了,你是不是会去他家看电视?”

  “俺,俺是想去的。”高奋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你没说谎。”张本民叹了口气,道:“那你就去吧,其实,俺也想看电视,不过,坚决不会去郑金桦家。”

  “俺不会天天去的,而且,俺会告诉你都看了些啥。”

  “好!”

  张本民重又开心起来,他把高奋进带进家里,拿出童海青的一本图画书,两人埋头看起来。

  半中午的时候,孙余粮来了,他告诉高奋进,郑金桦家的电视已经修好,正在放动画片《神笔马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