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1982 第117章 心头如压万斤担

小说:重返1982 作者:青普山河 更新时间:2021-03-01 18:43: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孙玉香很是气愤,上来就指着韩湘英大骂不止,说她尽干挖墙脚的勾当,活脱脱就是浪蹄子,专门抢勾野男人。韩湘英当即气得不行,立刻回骂过去,说你个疯婆子现在啥都不是了,还以为是妇女主任呐,其实就是头骚老母猪,只有大公猪才稀罕趴你身上捣鼓呢。

  这一下孙玉香的疯劲发到了极点,在她的脑海里,韩湘英连嘴都不敢跟她顶,现在咋还骂起她来了,而且还那么难听?简直无法无天!她嗷地一声叫,窜上前去一把揪住韩湘英的头发便撕扯按压起来,咬着牙说今个儿非撕烂你个浪货不可。

  韩湘英当然也不忍让,但反抗时已经落了下风,头发被撕拽着朝下按,根本就抬不起头来,再加上孙玉香现在是一身疯劲儿,一时间完全没了还手之力。

  “郑书记,你赶紧帮忙呐!”韩湘英只好向郑成喜求助。

  郑成喜见不伸手确实也说不过去,就上前拉住孙玉香,“哎哟,孙主任,你可得注意形象呐,这马上就过年了,咋能和群众大打出手呢?”

  听到郑成喜喊孙主任,孙玉香抬起头来,慢慢松开了手,“郑书记,你说得对,俺不能跟小民一般见识。”

  得喘息机会的韩湘英要反击了,被一个疯子打得抬不起头,如果不好好回打一下,那还不被人笑话死?然而,郑成喜挡住了,用眼神告诉她,得忍住。

  韩湘英也明白,要是越闹越大,最后吃亏的还是她,毕竟孙玉香是没啥顾忌的人,完全豁得出去。

  “郑书记,你说这个韩浪蹄子,是不是可恨?!”孙玉香盯着郑成喜问,“你咋就跟她插咕到一起了呢?”

  “插咕啥啊,俺是来谈工作的呢。”郑成喜边说身子边朝后仰,他觉得孙玉香身上的气息满满的都是疯味儿。

  “你跟她谈工作?一个破会计,有啥谈的?要谈也得找俺呐!”

  “就,就说点小事,大事的话那肯定是找你了。”郑成喜只能哄孙玉香开心。

  “那是了,俺们可是经常工作到深更半夜的,多带劲呀!你要是大事不跟俺商量,就是把俺当外人了,那样的话,看俺能轻饶了你!”

  孙玉香说得特别果断,郑成喜不由得心一沉,轻声问道:“那,那你要咋样啊?”

  “俺去公社!”孙玉香彻底暴露了她的本性,抻着眉毛,拉着嘴角,那种阴谋得逞的畅快全写在了脸上,“去告你的状!把你告死死的,甭说这一辈子了,就是给你八辈子都爬不起来!”

  郑成喜的脸黑了,心头如同压了万斤担,她娘的,这不就是颗不定时爆弹么?“嗌,这个韩会计啊,你看看,赶紧把孙主任送回家去,俺还有点私事,要到别的大队去一下。”他撂下这句话,逃也似地拔腿就走。

  到了门外,郑成喜摸了下额头,长长地叹了口气,再抬头,又惊了一下,张本民正站在巷子口,对他呵呵直笑。

  这会儿郑成喜可不想与张本民打照面,便转身朝巷子的另一头走去。

  “唉,郑大书记,慌里个啷的,干啥去呢?”张本民却主动开口了,“来聊聊啊?”

  郑成喜没法子了,要是再不接话,那就是示弱了。“聊?跟你有啥好聊的?”他没好气地说。

  “那当然是很现实的事儿了,好几件呢。”张本民站着没挪窝,“你不听可是要后悔的啊。”

  郑成喜咬了咬牙根,走上前去,道:“估计你没啥好事说。”

  “应该是好事,毕竟能给你及时提个醒。”张本民笑道,“东河收割芦苇的事听说了吧?给队长刘胜利可出很风头了,那威信是噌噌地涨呐,直接威胁到你这个大队书记的位子。”

  “割个吊芦苇,还能上天了?”郑成喜很不屑。

  “那反正庄邻们都觉得刘胜利很爷们,能维护大队社员们的利益,就是得人心!”

  “行了,那俺不爱听。”郑成喜一歪头,“还有啥事?”

  “哦,代销店呗。”

  一提这事郑成喜气得差点晕过去,“不就是孙未举那个窝囊种么,开个吊代销店就了不起了?”

  “人家才不窝囊呢,是看得准、行得稳!”张本民一歪嘴,“俺说这个可不是想刺激你,是提醒你改变一下思路,要不你家的代销店生意肯定会差得不行,最后连喝口西北风都赶不上。”

  “你就没句好话!”郑成喜没法再继续聊下去,气鼓鼓地走了。

  张本民乐呵呵地抱着膀子,目的已经达到,就是要气气狗日的郑成喜。当然,也还有更气他的事,那得让韩湘英传个话。当即,便向她家走去。

  韩湘英正费着老鼻子劲把孙玉香劝说出了大门。

  “哟,孙主任,俺说得没错吧。”张本民走到跟前笑问,“抓到了没?”

  “嗯嗯,抓到了抓到了!谢谢你啊,能及时通知俺来抓他们个不轨!”孙玉香连连点头,“而且俺还教训了这个浪蹄子!”说完指了指韩湘英。

  “咿呀,韩会计,你咋成浪蹄子了?还,还让孙玉香给教训了?”张本民直抖眉毛,“咋样,

  孙玉香很是气愤,上来就指着韩湘英大骂不止,说她尽干挖墙脚的勾当,活脱脱就是浪蹄子,专门抢勾野男人。韩湘英当即气得不行,立刻回骂过去,说你个疯婆子现在啥都不是了,还以为是妇女主任呐,其实就是头骚老母猪,只有大公猪才稀罕趴你身上捣鼓呢。

  这一下孙玉香的疯劲发到了极点,在她的脑海里,韩湘英连嘴都不敢跟她顶,现在咋还骂起她来了,而且还那么难听?简直无法无天!她嗷地一声叫,窜上前去一把揪住韩湘英的头发便撕扯按压起来,咬着牙说今个儿非撕烂你个浪货不可。

  韩湘英当然也不忍让,但反抗时已经落了下风,头发被撕拽着朝下按,根本就抬不起头来,再加上孙玉香现在是一身疯劲儿,一时间完全没了还手之力。

  “郑书记,你赶紧帮忙呐!”韩湘英只好向郑成喜求助。

  郑成喜见不伸手确实也说不过去,就上前拉住孙玉香,“哎哟,孙主任,你可得注意形象呐,这马上就过年了,咋能和群众大打出手呢?”

  听到郑成喜喊孙主任,孙玉香抬起头来,慢慢松开了手,“郑书记,你说得对,俺不能跟小民一般见识。”

  得喘息机会的韩湘英要反击了,被一个疯子打得抬不起头,如果不好好回打一下,那还不被人笑话死?然而,郑成喜挡住了,用眼神告诉她,得忍住。

  韩湘英也明白,要是越闹越大,最后吃亏的还是她,毕竟孙玉香是没啥顾忌的人,完全豁得出去。

  “郑书记,你说这个韩浪蹄子,是不是可恨?!”孙玉香盯着郑成喜问,“你咋就跟她插咕到一起了呢?”

  “插咕啥啊,俺是来谈工作的呢。”郑成喜边说身子边朝后仰,他觉得孙玉香身上的气息满满的都是疯味儿。

  “你跟她谈工作?一个破会计,有啥谈的?要谈也得找俺呐!”

  “就,就说点小事,大事的话那肯定是找你了。”郑成喜只能哄孙玉香开心。

  “那是了,俺们可是经常工作到深更半夜的,多带劲呀!你要是大事不跟俺商量,就是把俺当外人了,那样的话,看俺能轻饶了你!”

  孙玉香说得特别果断,郑成喜不由得心一沉,轻声问道:“那,那你要咋样啊?”

  “俺去公社!”孙玉香彻底暴露了她的本性,抻着眉毛,拉着嘴角,那种阴谋得逞的畅快全写在了脸上,“去告你的状!把你告死死的,甭说这一辈子了,就是给你八辈子都爬不起来!”

  郑成喜的脸黑了,心头如同压了万斤担,她娘的,这不就是颗不定时爆弹么?“嗌,这个韩会计啊,你看看,赶紧把孙主任送回家去,俺还有点私事,要到别的大队去一下。”他撂下这句话,逃也似地拔腿就走。

  到了门外,郑成喜摸了下额头,长长地叹了口气,再抬头,又惊了一下,张本民正站在巷子口,对他呵呵直笑。

  这会儿郑成喜可不想与张本民打照面,便转身朝巷子的另一头走去。

  “唉,郑大书记,慌里个啷的,干啥去呢?”张本民却主动开口了,“来聊聊啊?”

  郑成喜没法子了,要是再不接话,那就是示弱了。“聊?跟你有啥好聊的?”他没好气地说。

  “那当然是很现实的事儿了,好几件呢。”张本民站着没挪窝,“你不听可是要后悔的啊。”

  郑成喜咬了咬牙根,走上前去,道:“估计你没啥好事说。”

  “应该是好事,毕竟能给你及时提个醒。”张本民笑道,“东河收割芦苇的事听说了吧?给队长刘胜利可出很风头了,那威信是噌噌地涨呐,直接威胁到你这个大队书记的位子。”

  “割个吊芦苇,还能上天了?”郑成喜很不屑。

  “那反正庄邻们都觉得刘胜利很爷们,能维护大队社员们的利益,就是得人心!”

  “行了,那俺不爱听。”郑成喜一歪头,“还有啥事?”

  “哦,代销店呗。”

  一提这事郑成喜气得差点晕过去,“不就是孙未举那个窝囊种么,开个吊代销店就了不起了?”

  “人家才不窝囊呢,是看得准、行得稳!”张本民一歪嘴,“俺说这个可不是想刺激你,是提醒你改变一下思路,要不你家的代销店生意肯定会差得不行,最后连喝口西北风都赶不上。”

  “你就没句好话!”郑成喜没法再继续聊下去,气鼓鼓地走了。

  张本民乐呵呵地抱着膀子,目的已经达到,就是要气气狗日的郑成喜。当然,也还有更气他的事,那得让韩湘英传个话。当即,便向她家走去。

  韩湘英正费着老鼻子劲把孙玉香劝说出了大门。

  “哟,孙主任,俺说得没错吧。”张本民走到跟前笑问,“抓到了没?”

  “嗯嗯,抓到了抓到了!谢谢你啊,能及时通知俺来抓他们个不轨!”孙玉香连连点头,“而且俺还教训了这个浪蹄子!”说完指了指韩湘英。

  “咿呀,韩会计,你咋成浪蹄子了?还,还让孙玉香给教训了?”张本民直抖眉毛,“咋样,

  滋味还行吧?”

  韩湘英满肚子气恼,可没法说出来,她还真是有点怕张本民,“她,俺跟她能一般见识么?倒是你才真的让人恨,凭啥唆使孙玉香来闹事?”

  “闹事?”张本民呵地一笑,“那你敢摸着良心发誓,把郑成喜刚才在你家跟你做的事如实说来听听?如果你觉得跟郑成喜做对了,那孙玉香确实闹事儿了,还真对不住你们。可如果你们做错了,那孙玉香来就不是闹事了,而是在教育、拯救你们!”

  “你,你这话有本事跟郑书记说啊?”韩湘英无以对,只好把郑成喜搬出来。

  “俺想说呢,可那狗日的不敢听,故意生着气走了。”

  “那俺也不爱听!”韩湘英说完转身走进家门,“哐当”一声关上,从里面栓了起来。

  孙玉香看了,叹了口气,“唉,现在啊,人心都变了。”

  “是啊,孙大主任,所以你得狠着点,你要是不狠的话,会被看成小绵羊的,那就会尽挨欺负。”

  “对的呀,所以刚才俺就揪着那浪蹄子的头发,拽了她个半死!”

  “好,打得好!”张本民知道韩湘英在门背后偷听,就故意大声道:“以后啊,你没事就到大队部去,堂堂一个妇女主任,还能没个办公桌?”

  “真是呢,俺那一套办公的家伙事儿,好像大队给俺弄丢了呢。”孙玉香一下皱起了眉头,“不行,俺得去找郑书记去!”说完,咕咚咕咚地跑走了。

  张本民嘿嘿地笑着,“娘个比的,叫你以前没个眼,还跟在孙玉香后头到俺家找事!你就等着吧,除非你她娘的到俺家跪在奶奶面前认个错,要不早晚也整要死你!”

  大门后的韩湘英身子一抖,抚着胸口直翻白眼,干着急又没法子。

  再说郑成喜,回到家后就开始琢磨所要面临的麻烦:孙玉香!她的威胁越来越大,看来之前就已经开始的盘算,还真是需要。

  郑成喜打算让孙玉香永远闭上嘴巴。

  “郑书记!”

  刚想到孙玉香,她竟然又来了!

  郑成喜一个惊厥,额头直冒冷汗,“日不死的!真是个日不死的货!”他狠狠地说了句。

  “郑书记!”孙玉香惊惊慌慌地跑进了门,“俺大队部的办公桌呢?”

  “啥,办公桌?”郑成喜只是顿了一下,马上就知道该怎样解决了,“哦,你的办公桌太老了,桌腿摇摇晃晃的,俺让人拉走去修了,弄稳当点,过几天就能送过来,你甭急。”

  “哦,有就行,俺不急。”孙玉香松了口气。

  这时韩湘英也来了,她寻思着孙玉香过来会不会闹事,关键时刻得救个急、解个围,那样郑成喜就会更感激她。

  孙玉香看到韩湘英后,马上就习惯性地交办了点事情,“唉,那个韩湘英啊,俺的办公桌拿去修了,等搬回来后,你帮安排个好位置,然后再擦干净呐。”

  郑成喜及时对韩湘英一使眼色。

  韩湘英点着头,生硬地笑着,“哦,行的,孙主任。”

  “嗯,你好好跟着俺干,保准亏不了你!”孙玉香说完转身走了,“俺先回家去,收拾收拾,好干干净净利利索索地过个年!”

  孙玉香走了,韩湘英叹了口气,把张本民的事全说了。

  郑成喜并没表现出太大的愤怒来,他已经预料到了今天孙玉香这茬,是张本民背后捣鼓的。“不着急的,一个一个来,他们谁都跑不了!”他咬着牙道,“关键的一环就看你的了,尽快让汪益堎把王道力的老底摸清!”

  “嗯。”韩湘英一点头,“那现在一切都将就着?”

  “对,将就着。”郑成喜阴着个脸,“找张桌子给孙玉香,不能让她跳出来再被嘎娃利用闹事了。”

  “好的。不过郑书记,那为啥咱们不利用孙玉香去对付嘎娃呢?”

  “你以为俺没想过?”郑成喜无奈地摇了摇头,“孙玉香疯了吧唧的,不太好控制,那嘎娃又机灵得很,三两句就能把孙玉香给收拾了。”

  “哦,也是。”韩湘英无声一叹,“那行,等汪益堎回来,就让他赶紧去打听!有了结果也好早点进行下一步的事情!”

  “嗯,可以,你是可以的!”郑成喜顺口夸起了韩湘英,“做个妇女主任,完全没问题!”

  韩湘英听了这话,满怀欢喜地走了。

  刚好,郑建国回来了,郑成喜马上又提醒了一次,目前不要直接对张本民动粗。

  郑建国说那是当然,他已经跟贾严肃交待过,就最近几天找机会动手,找个理由非把张本民打进医院不可。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