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1982 第92章 柜台内外

小说:重返1982 作者:青普山河 更新时间:2021-03-01 18:43: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沾沾自喜的张本民自然不会躲闪,这绝对能算得上是个超级福利了,得主动配合着,挺个小胯迎上去才是。

  可谁知,臀肌还未来得及收缩,脑袋却被薛梅的两手猛地捂住,只是一把,就将他摁到了她的腿上。

  哎唷个乖唉!

  这,这妞咋恁猛呀,也太她娘的直接了点吧!

  真是的,一点办法都没有,唯一能做的就是愉快地难以接受吧。不过嘛,这种事儿得慢慢来,才会有更加曼妙的味道。

  “薛……”

  张本民刚想逗上几句,可一下却被薛梅压得更狠了,整个脸部几乎都埋进了她软绵绵的腿上。

  “甭说!半个字都甭说!”薛梅压着嗓子,有些急切。

  唉,女人急起来可不得了。算了,随便吧,反正都是个乐儿!张本民使劲吸着鼻子,使劲辨析着各种味道。

  然而,薛梅用的力道确实够大,张本民感觉有点透不过气,便用力一抬头。

  头抬起的时间很短,一口新鲜的空气还没完全吸完,接下来的情况就更糟糕了些。

  这一次,薛梅索性将张本民的头压得更低,直接用两腿夹住。“甭说话,俺单位的领导来了!”她也更为急切了些。

  啥?单位领导来了?!

  原来如此!

  张本民不由得脸一热。

  很多时候,当人们陡然独自发现了自己的自作多情后,脸不一定红,但极有可能会燥热,因为会强烈地感到自己的纯真身体实在无法接纳自己的卑贱灵魂,所以,身体会与灵魂产生激烈的对抗,其间会产生大量的热,直接上涌到脸上,而后慢慢地消散而去。

  在脸热的过程中,张本民进行了深刻的自我检讨。不过,脸的热劲过去后,食色的本性又指引着他开始自作,当即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摆出百般顺从的样子。

  感觉到了张本民的变化,薛梅因紧张而收夹起来的双腿,随之开始松动。

  自由的空间,自由地观量。

  张本民以俯瞰、平视、仰观的角度,在正面将薛梅从脚到头看了个够。当然,目光最终是平视的,因为那个神秘的地方所产生的吸引力,完全不可抗拒。

  周树人说过,一见到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胳膊,立刻想到全……中国人的想象惟在这一层能够如此跃进。

  没错的,张本民非常认同这个观点,而眼下他所平视之处,似乎比短袖子更能让人想象。

  思想的野马没有缰绳,欲念也就没了牢笼之说。

  张本民极度陶醉,好像看到了一切乐于见到的优胜秘境之物。此时此刻,作为一个成年人,他有些无法自主,于是,耳边,渐渐传来隆隆飞机声……

  “张本民!”

  实在没有比这个时候的无情大吼,来得更令人扫兴了。

  张本民抬起头,看到了薛梅又想笑又生气的脸,再低头看看自己的手,不好意思地嘿嘿一笑,“在!”

  “丢死人了你!”薛梅将张本民提溜了起来,“你在玩啥呢?”

  “玩啥也没玩别人的。”

  “那也不成!”薛梅戳戳张本民的额头,“你这坏家伙,就是不学好!”

  嗯?坏家伙?

  张本民听着这个新称呼,心思儿又要开始乱了,毕竟从“小坏屁孩”到“坏家伙”,起码是要越一个大阶段的。

  “薛姐姐。”张本民很认真地看着薛梅,“你,现在咋样看俺?”

  薛梅站了起来,挺直身子,抬起手,压着张本民的头,水平移动到自己胸前,比量着他的身高,反复几次后,眉头微微一皱,随即一个哼笑:“还是个小坏屁孩!”

  “唉。”张本民一垂头,又甩了甩,来了个叹笑,“违心的话说多了,你这儿不疼么?”说着,他抬手拍了拍薛梅的胸口。

  这次,薛梅没有躲。“你,出去吧。”她说。

  “出去?现在?”张本民压根就没想过会如此之快,“为,为啥啊?”

  “唷,你看你,难不成还赖着不走了呀!”

  “也不是说就赖着不走,就是……”张本民挠挠头,“就是没想到会恁快嘛。”

  “嗐,你在这里面,是不符合单位规矩的。”薛梅边说边张望着,“单位领导说来就来,逮着就要罚款。”

  “哦。”张本民轻轻点了点头,看得出来,薛梅是真的有些担心,“好吧。”说完,他就来到小木门前,拉开,慢慢走了出去,还不忘回身轻轻关好。

  薛梅就那么静静地看着,然后坐回到高凳子上,肘部担在柜台上,两手托腮,“好像,你也挺乖的。”

  “乖?还谈不上吧,俺只是不想让你慌慌的罢了。”张本民咧咧嘴角,“男人,是用来照顾女人的,不是用来让女人操心的。”

  话音落,气氛便变得有点儿沉默。

  薛梅耷拉下眼皮,看着柜台,良久,道:“你,真是个坏家伙。”

  又来了!

  张本民搓了下鼻子,

  沾沾自喜的张本民自然不会躲闪,这绝对能算得上是个超级福利了,得主动配合着,挺个小胯迎上去才是。

  可谁知,臀肌还未来得及收缩,脑袋却被薛梅的两手猛地捂住,只是一把,就将他摁到了她的腿上。

  哎唷个乖唉!

  这,这妞咋恁猛呀,也太她娘的直接了点吧!

  真是的,一点办法都没有,唯一能做的就是愉快地难以接受吧。不过嘛,这种事儿得慢慢来,才会有更加曼妙的味道。

  “薛……”

  张本民刚想逗上几句,可一下却被薛梅压得更狠了,整个脸部几乎都埋进了她软绵绵的腿上。

  “甭说!半个字都甭说!”薛梅压着嗓子,有些急切。

  唉,女人急起来可不得了。算了,随便吧,反正都是个乐儿!张本民使劲吸着鼻子,使劲辨析着各种味道。

  然而,薛梅用的力道确实够大,张本民感觉有点透不过气,便用力一抬头。

  头抬起的时间很短,一口新鲜的空气还没完全吸完,接下来的情况就更糟糕了些。

  这一次,薛梅索性将张本民的头压得更低,直接用两腿夹住。“甭说话,俺单位的领导来了!”她也更为急切了些。

  啥?单位领导来了?!

  原来如此!

  张本民不由得脸一热。

  很多时候,当人们陡然独自发现了自己的自作多情后,脸不一定红,但极有可能会燥热,因为会强烈地感到自己的纯真身体实在无法接纳自己的卑贱灵魂,所以,身体会与灵魂产生激烈的对抗,其间会产生大量的热,直接上涌到脸上,而后慢慢地消散而去。

  在脸热的过程中,张本民进行了深刻的自我检讨。不过,脸的热劲过去后,食色的本性又指引着他开始自作,当即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摆出百般顺从的样子。

  感觉到了张本民的变化,薛梅因紧张而收夹起来的双腿,随之开始松动。

  自由的空间,自由地观量。

  张本民以俯瞰、平视、仰观的角度,在正面将薛梅从脚到头看了个够。当然,目光最终是平视的,因为那个神秘的地方所产生的吸引力,完全不可抗拒。

  周树人说过,一见到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胳膊,立刻想到全……中国人的想象惟在这一层能够如此跃进。

  没错的,张本民非常认同这个观点,而眼下他所平视之处,似乎比短袖子更能让人想象。

  思想的野马没有缰绳,欲念也就没了牢笼之说。

  张本民极度陶醉,好像看到了一切乐于见到的优胜秘境之物。此时此刻,作为一个成年人,他有些无法自主,于是,耳边,渐渐传来隆隆飞机声……

  “张本民!”

  实在没有比这个时候的无情大吼,来得更令人扫兴了。

  张本民抬起头,看到了薛梅又想笑又生气的脸,再低头看看自己的手,不好意思地嘿嘿一笑,“在!”

  “丢死人了你!”薛梅将张本民提溜了起来,“你在玩啥呢?”

  “玩啥也没玩别人的。”

  “那也不成!”薛梅戳戳张本民的额头,“你这坏家伙,就是不学好!”

  嗯?坏家伙?

  张本民听着这个新称呼,心思儿又要开始乱了,毕竟从“小坏屁孩”到“坏家伙”,起码是要越一个大阶段的。

  “薛姐姐。”张本民很认真地看着薛梅,“你,现在咋样看俺?”

  薛梅站了起来,挺直身子,抬起手,压着张本民的头,水平移动到自己胸前,比量着他的身高,反复几次后,眉头微微一皱,随即一个哼笑:“还是个小坏屁孩!”

  “唉。”张本民一垂头,又甩了甩,来了个叹笑,“违心的话说多了,你这儿不疼么?”说着,他抬手拍了拍薛梅的胸口。

  这次,薛梅没有躲。“你,出去吧。”她说。

  “出去?现在?”张本民压根就没想过会如此之快,“为,为啥啊?”

  “唷,你看你,难不成还赖着不走了呀!”

  “也不是说就赖着不走,就是……”张本民挠挠头,“就是没想到会恁快嘛。”

  “嗐,你在这里面,是不符合单位规矩的。”薛梅边说边张望着,“单位领导说来就来,逮着就要罚款。”

  “哦。”张本民轻轻点了点头,看得出来,薛梅是真的有些担心,“好吧。”说完,他就来到小木门前,拉开,慢慢走了出去,还不忘回身轻轻关好。

  薛梅就那么静静地看着,然后坐回到高凳子上,肘部担在柜台上,两手托腮,“好像,你也挺乖的。”

  “乖?还谈不上吧,俺只是不想让你慌慌的罢了。”张本民咧咧嘴角,“男人,是用来照顾女人的,不是用来让女人操心的。”

  话音落,气氛便变得有点儿沉默。

  薛梅耷拉下眼皮,看着柜台,良久,道:“你,真是个坏家伙。”

  又来了!

  张本民搓了下鼻子,

  带着点认真,道:“俺希望能管住时间,让它倒流,或者飞奔向前。当然,那是不可能的,不过有些事明知不可能,但抱有希望,感觉还是有些美好。”

  “唉,算了,甭再说了。”薛梅叹了口气,两手不再托腮,一下拍在了柜台上,恢复了以前的强调腔调,“咱们还是像刚开始那样吧,挺开心的。”

  听薛梅这么讲,张本民有数了,人呐,不能轻易动情,一动情就会认真,一认真就会有牵虑,一有牵虑,就不会没心没肺了。

  “行呀!”张本民哈地一笑,“你可别忘喽,刚开始俺可是把你看成媳妇的啊!”

  “你咋样看是你的事,难不成还能成真?”

  “一切皆有可能!”

  “瞧你那样儿。”薛梅一歪头,转身到货架后面拿出两盒红塔山,走到小木门前,递到张本民手边,“这两盒烟是俺私放着的,你拿走,不要钱。”

  “呀,那,那不就是你的钱么?”

  “废个啥话,你说要不要吧。”

  “要啊!”张本民伸手拿了,笑道:“也好,有了这次示范,也挺需要的。”

  “示范?需要?”

  “嗯,就是练习嘛。”张本民点点头,“你啊,以后要是嫁不出去,也可以让俺这么白白地拿走,自自然然的,一点儿别扭都没有!”

  “你简直讨厌死了!”薛梅一伸手,“把烟拿来,现在俺不想给你了!”

  “还是三岁小孩儿啊!”张本民赶紧把香烟装进了口袋,“说反悔就反悔?”

  “咿,咋还让你数落上了呢!”

  “说数落,那不敢。”张本民摆摆手,小声笑道:“媳妇儿生了气,问题会很严重,要是晚上不给进被窝,那滋味可不好受哟。”

  “啧。”薛梅很是不服气,却又带着点羡慕,“俺感觉,还真说不过你那张小嘴。”

  “不是吧。”

  “哟,你还会谦虚?”

  “不是俺谦虚,而是你让着俺呢。”

  “让着你?”薛梅抖抖地笑了,“你哪儿能看得出来,是俺让着你了?”

  “因为……”张本民捏着下巴,点着头,“因为你才用了一半的实力呀。”

  “嚎嚎!”薛梅眼皮一抻,“一半的实力?”

  “是哦。”张本民一伸脖子,眼皮也一抻,“因为……”

  “因为啥啊,咋恁不痛快的,就知道磨叽!”

  张本民挠了挠头,笑笑,那个笑,真的是有些厚颜无耻,他对薛梅说,因为你有两张嘴嘛。

  其实薛梅看到张本民的笑就知道没啥好话,但刚开始并没能及时领会到其中的“妙义”,等明白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跑出了供销社的大门外。

  边跑边不时回头的张本民,对着追来的薛梅打着飞吻。

  很有玩味儿的愉悦刺激着张本民没停步,一直跑过中心街口,来到公社大院拐进了派出所的小院。

  王道力还没忙完手头上的事,他让张本民进屋先等着,大约一刻钟后才坐进警车,向岭东大队出发。

  路上,张本民请王道力抽烟。

  王道力夹起了香烟,话也就愈发多了起来,“听朱助理说,你还有仙气儿?”

  “哟。”张本民愣了下,“这,这事儿表叔也对你讲了?”

  “那有啥?”王道力笑了笑,“关键是俺想知道,你到底有没有呢。”

  “有肯定是有的,但不是一直有。”

  “哦,就跟大仙上身一样,得碰上点儿?”

  “不是,不一样的。”张本民摇摇头,“俺是纯靠自己的,就是有时就跟开了天眼一样,能看到未来。”

  “是嘛。”王道力猛吸一口烟,“那,啥时你帮俺看看,将来能混成个啥样儿!”

  “没问题,但得看缘分。”张本民皱起眉抿着嘴,道:“没准啊,就出现在下一秒,没准……没准也许一辈子都出现不了。”

  “嗯,这个俺信,各人有各命嘛。”

  “命中注定是很重要,但个人的后天努力一定程度上说,也不可小看。”张本民缓声道,“比如工作上,得抓住一切可以抓住的机会,弄不巧破个大案子,就会受到嘉奖,然后,或许就可以升官了。”

  “话是恁么说,做起来就不容易喽。”

  “不一定。”张本民点着头,“俺可以帮你嘛。”

  “哦,难不成这会儿仙气来了?”

  “不是,跟仙气儿没关系。”张本民呵地一个叹笑,“稍微等等,过阵子俺再来找你,保证给你个机会!”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