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1982 第68章 用恁大劲儿

小说:重返1982 作者:青普山河 更新时间:2021-03-01 18:43: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张本民的问话让卢小蓉警觉地看了看院子里,假怒道“还说俺呢,还不都怪你,待会儿再说!”

  不待会儿也不行,刘胜利摇晃着进来了,他酒已上头。

  “张本民,要不你也整两口?”刘胜利一抹嘴巴,拎起了酒瓶,“酒肴恁多,不喝点不是可惜喽!”

  “啥呀,张本民还小呢。”卢小蓉阻拦,“喝坏了脑子,帮不上忙,你这大队书记还能当得成?”

  “哟,这可是大事!”刘胜利放下了酒瓶,嘿嘿一笑,对张本民道:“那,你就等再几年吧。”

  “酒有啥好喝的,别说几年,几十年都等得了。”张本民一哼哼,“喝醉那滋味可真不好受,呕吐的时候,那保证以后不再喝的誓发得,连自己都佩服自己的决心。可是吧,等第二天酒醒了,缓过劲来后,别人一招呼整两盅,马上就挠挠耳朵,面带莫名的笑,又坐上了酒桌。”

  “嘿哟,听听!”刘胜利对卢小蓉惊道,“的确是恁么回事呀!”而后又对张本民道“看来,你喝过?”

  “嗯,何止一次啊。”张本民唏嘘着,“几十年后的酒,已经喝了不少呢。”

  刘胜利挠起了头,“啥呀,你到底喝过没?”

  “俺开玩笑呢。”张本民呵地一声笑了,“瞎诌的。”

  “别再说啥酒了,赶紧吃饭吧。”卢小蓉催促着,“张本民下午还得上课呢。”

  张本民摸了摸肚皮,“俺已经吃撑了呢,不能再吃了。”说完,放下了筷子。

  “俺也不吃了,好东西得省着点儿。”刘胜利嘿笑着道,“留点儿到晚上,再嘬他娘的两盅。”

  “美得不轻!”一直没有大筷子夹菜的卢小蓉一斜眼,“还是留点儿到过大年时再喝吧。”

  “哟,也是哦。”刘胜利摸摸下巴,“有钱没钱,攒足了过年,平时还是要缩着点,关键时刻也好长长脸!”

  “小……嫂子。”张本民差点喊出了“小蓉姐”三个字,“你,你收拾桌子吧,俺吃太撑了,都站不起来了呢,再坐一会儿,正好跟刘哥多聊点正事。”

  “正事?”刘胜利一抖眉,“好!是不是俺那书记的位子,有日子了?”

  “那早一天晚一天的有啥急头?”张本民摸着肚子,“还有些个重要的边溜事,要提前做好。”

  “你是说,需要花钱打打路子?”

  “不。”张本民摇摇头,“是搭班子问题,当上大队书记后,你得选几个能跟你合得来的人。当然,也不能大换血,比如辅导员郭连广,都干好多年了,群众基础厚,你还得继续用。”

  “那是,那是。”刘胜利连连点头,“平时俺跟郭连广的关系也挺不错,不用他也说不过去。”

  “其实,俺主要说的是妇女主任。”张本民一拉嘴角,“等你上位的时候,孙玉香是没法再干下去了。”

  “她为人不行,俺肯定是不愿意用她的。不过从能力上说,她也还挺称职,公社来人的时候,忙活起来可带劲呢,上面的人都满意。”

  “你真是……不开窍,那是她有想法!”张本民一字伸着脖子道,“她孙玉香特别卖力是为了啥?是想表现呐,一旦得了机会,就会踩着全大队的肩膀朝上爬。”

  “哟,也是呢。”

  “等她爬上去后,你觉得会有好日子过?”张本民哼地一笑,“尤其是经过那包衣服的事,估计她都恨死你了!”

  “没错,罗才花肯定会把打孙玉香缘由告诉郑成喜,说是俺发现了那包衣服。接下来,郑成喜八成就会告诉孙玉香。”

  “那还用说么!”张本民一歪头,似乎对刘胜利到现在才明白过来有些不满意。

  “看来,是得要考虑另外的人选了,可就怕没人能撑起来呐。”

  “俺已经帮你物色了一个。”

  “谁?”

  “许礼霞。”

  “她?!”刘胜利一提眼皮,“她的品行,也不咋地嘛。”

  “比起孙玉香,还是好很多的。许礼霞只是嘴头子厉害,能喳喳而已,可孙玉香是真的阴狠。”张本民斜着嘴角一笑,“有件事,难道你还不懂?”

  “你,是说她家那个不明不白的事?”

  “对头。”张本民认真地道,“用不了多久,俺就会借着那事办她的事!”

  “那……。”刘胜利挠起了头,“你可得小心点,毕竟……”

  “行了,这事儿就当俺没说过,你也根本就不知道。”张本民打断了刘胜利的话,“接着谈正事,再说许礼霞。”

  “没问题的,既然你都提名了,那自然是让她干妇女主任。”

  “不只是因为俺的提名,关键是她有能力。你想想,妇女主任主要的能耐不就是要能说会道,能安抚事情嘛,她许礼霞正合适呀,不管对上还是对下,都能应付得来。”

  “嗯,那方面她的确是有两把刷子。”

  “还有个重要的问题呢。”张本民故作神秘地道,“你想过郑成喜没?等他下去了,你上去

  张本民的问话让卢小蓉警觉地看了看院子里,假怒道“还说俺呢,还不都怪你,待会儿再说!”

  不待会儿也不行,刘胜利摇晃着进来了,他酒已上头。

  “张本民,要不你也整两口?”刘胜利一抹嘴巴,拎起了酒瓶,“酒肴恁多,不喝点不是可惜喽!”

  “啥呀,张本民还小呢。”卢小蓉阻拦,“喝坏了脑子,帮不上忙,你这大队书记还能当得成?”

  “哟,这可是大事!”刘胜利放下了酒瓶,嘿嘿一笑,对张本民道:“那,你就等再几年吧。”

  “酒有啥好喝的,别说几年,几十年都等得了。”张本民一哼哼,“喝醉那滋味可真不好受,呕吐的时候,那保证以后不再喝的誓发得,连自己都佩服自己的决心。可是吧,等第二天酒醒了,缓过劲来后,别人一招呼整两盅,马上就挠挠耳朵,面带莫名的笑,又坐上了酒桌。”

  “嘿哟,听听!”刘胜利对卢小蓉惊道,“的确是恁么回事呀!”而后又对张本民道“看来,你喝过?”

  “嗯,何止一次啊。”张本民唏嘘着,“几十年后的酒,已经喝了不少呢。”

  刘胜利挠起了头,“啥呀,你到底喝过没?”

  “俺开玩笑呢。”张本民呵地一声笑了,“瞎诌的。”

  “别再说啥酒了,赶紧吃饭吧。”卢小蓉催促着,“张本民下午还得上课呢。”

  张本民摸了摸肚皮,“俺已经吃撑了呢,不能再吃了。”说完,放下了筷子。

  “俺也不吃了,好东西得省着点儿。”刘胜利嘿笑着道,“留点儿到晚上,再嘬他娘的两盅。”

  “美得不轻!”一直没有大筷子夹菜的卢小蓉一斜眼,“还是留点儿到过大年时再喝吧。”

  “哟,也是哦。”刘胜利摸摸下巴,“有钱没钱,攒足了过年,平时还是要缩着点,关键时刻也好长长脸!”

  “小……嫂子。”张本民差点喊出了“小蓉姐”三个字,“你,你收拾桌子吧,俺吃太撑了,都站不起来了呢,再坐一会儿,正好跟刘哥多聊点正事。”

  “正事?”刘胜利一抖眉,“好!是不是俺那书记的位子,有日子了?”

  “那早一天晚一天的有啥急头?”张本民摸着肚子,“还有些个重要的边溜事,要提前做好。”

  “你是说,需要花钱打打路子?”

  “不。”张本民摇摇头,“是搭班子问题,当上大队书记后,你得选几个能跟你合得来的人。当然,也不能大换血,比如辅导员郭连广,都干好多年了,群众基础厚,你还得继续用。”

  “那是,那是。”刘胜利连连点头,“平时俺跟郭连广的关系也挺不错,不用他也说不过去。”

  “其实,俺主要说的是妇女主任。”张本民一拉嘴角,“等你上位的时候,孙玉香是没法再干下去了。”

  “她为人不行,俺肯定是不愿意用她的。不过从能力上说,她也还挺称职,公社来人的时候,忙活起来可带劲呢,上面的人都满意。”

  “你真是……不开窍,那是她有想法!”张本民一字伸着脖子道,“她孙玉香特别卖力是为了啥?是想表现呐,一旦得了机会,就会踩着全大队的肩膀朝上爬。”

  “哟,也是呢。”

  “等她爬上去后,你觉得会有好日子过?”张本民哼地一笑,“尤其是经过那包衣服的事,估计她都恨死你了!”

  “没错,罗才花肯定会把打孙玉香缘由告诉郑成喜,说是俺发现了那包衣服。接下来,郑成喜八成就会告诉孙玉香。”

  “那还用说么!”张本民一歪头,似乎对刘胜利到现在才明白过来有些不满意。

  “看来,是得要考虑另外的人选了,可就怕没人能撑起来呐。”

  “俺已经帮你物色了一个。”

  “谁?”

  “许礼霞。”

  “她?!”刘胜利一提眼皮,“她的品行,也不咋地嘛。”

  “比起孙玉香,还是好很多的。许礼霞只是嘴头子厉害,能喳喳而已,可孙玉香是真的阴狠。”张本民斜着嘴角一笑,“有件事,难道你还不懂?”

  “你,是说她家那个不明不白的事?”

  “对头。”张本民认真地道,“用不了多久,俺就会借着那事办她的事!”

  “那……。”刘胜利挠起了头,“你可得小心点,毕竟……”

  “行了,这事儿就当俺没说过,你也根本就不知道。”张本民打断了刘胜利的话,“接着谈正事,再说许礼霞。”

  “没问题的,既然你都提名了,那自然是让她干妇女主任。”

  “不只是因为俺的提名,关键是她有能力。你想想,妇女主任主要的能耐不就是要能说会道,能安抚事情嘛,她许礼霞正合适呀,不管对上还是对下,都能应付得来。”

  “嗯,那方面她的确是有两把刷子。”

  “还有个重要的问题呢。”张本民故作神秘地道,“你想过郑成喜没?等他下去了,你上去

  了,他是不是会想着法子到处拱你?”

  “那是肯定的!”

  “所以嘛,用许礼霞就对喽!因为她一旦耍起反目成仇的威风,就能治住郑成喜!”

  “也是,平日里估计郑成喜也没少告诉许礼霞一些个小秘密。”刘胜利摸着下巴,嘿嘿地笑了,“那你说,现在就跟她透个底?”

  “唉,那可不行。”张本民一摇头,“她那人不是很兜事的,要是先嚷嚷开了,会坏事儿!”

  “嗯嗯,你说得对!”

  “中,那就这样,俺走喽,准备准备去上课。”张本民说完,抱着肚子慢慢站起身,“刘哥,感谢你这顿饭!”

  “咿,说啥咧!”刘胜利很豪气地道,“等年关时再来吃一顿!”

  “那咋行呢,有来有往才是,下顿该俺请你喽!”张本民边说边走出堂屋门,“到时啊,把嫂子也带着!”

  “女人家凑啥热闹。”刘胜利送张本民出来,“等俺当上大队书记,请你下馆子吃去!”

  张本民没停步,直接走出大门外,“行了,刘哥,你回去休息会,喝点小酒睡个小觉,舒坦。”

  “嗯,那俺就不送喽。”刘胜利站在门口,一脸满足。

  张本民打着饱嗝,头也不回地离去。

  不过没多会儿,张本民又蹑着脚回来了,钻进灶屋来到正在刷锅的卢小蓉身旁。

  卢小蓉有些惊慌,“他刚进屋呢,估计还没睡着。”

  “那怕啥,咱又不做出格的事,俺就是想问问吃饭时你搓搓个啥咧,你咋说又怪俺哩?”

  卢小蓉竖起耳朵听了听院里的动静,“当然怪你,用恁大的劲儿,俺奶尖火辣辣地疼嗫。”

  “真假的呀。”张本民呵呵笑着,“俺咋会对你下狠手呢?”

  “你还不信呢,刚才俺看了下,都有点肿了呀。”

  “咿,有恁厉害?”张本民作惊讶状,“来,让俺瞅瞅。”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