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1982 第67章 瞎搓搓

小说:重返1982 作者:青普山河 更新时间:2021-03-01 18:43: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刘胜利不敢不停下,回过身看到罗才花的眼神后,不由得一哆嗦,不过,马上仰起了下巴,努力装成没事人一样。

  “是不是你搞的鬼?”罗才花起了疑心,“说实话!”

  “啥啊,咋这样说呢?”刘胜利摆出一脸无奈的样子,“这事啊,可别搁这儿嚷嚷,到店里去再跟你好好说道一下。还有,刚才店门还没锁呢,你胆子也忒大了点!”

  罗才花“哦”了声,一拍脑门,“都给你气晕了头!”说完,拽着肥圆的身子快步疾走。

  “这咋怪俺了呢,俺可是好心好意帮你的。”刘胜利不能有半点退缩的样子,否则更会让罗才花怀疑,他紧跟了上去。

  来到店里,气喘吁吁的罗才花来不及喘口大气,忙搬出钱匣子打开查看,发现没少钱后,庆幸道:“还好,还好,要不可就亏大了,赔了夫人又折兵呐。”

  “哟,小花花,还挺有文化的么。”刘胜利迫不及待地拍起了马屁,连称呼都十分肉麻。

  罗才花对此十分受用,脸上浮现出幸福而又自大的神情,“历史故事,你不知道?”

  “俺啥时有机会听这种故事呢。”刘胜利搓了搓手,“小花花,时候不早了,俺回去吃饭喽。”

  “嗯。”罗才花一点头,马上又摇了起来,“唉,等会儿,刚才俺问你的话,你还没说清呢。”

  “你是说孙玉香家猪屋子里你的那包衣服?”刘胜利心里打起了鼓。

  “嗯,俺想问的是,不会是你在搞鬼吧?”

  “咋可能咧!”刘胜利一歪头,“就是给你两个脑袋,也不可能想通的呐!”

  “那你是咋知道俺的衣服,藏在了孙玉香家猪屋子里的?”

  “这……”刘胜利支支吾吾地挠起了头。

  “说啊!”罗才花一下就有点急了,“哦,你个刘胜利,是不是因为郑成喜看了你媳妇的下面,你就怀恨在心,搞报复的?趁俺洗澡时,偷偷拿走俺的衣服,现在顺势嫁祸给了孙玉香?!”

  “瞧你说的,要是有看你洗澡的机会,还有空拿你的衣服?”刘胜利的脸色显得非常不可思议,“有那工夫,俺还不如窜你身上,摸个大奶儿玩呢!”说完,跳到罗才花身边,对着她的前怀揉搓了起来。

  “行了,行了。”罗才花推开刘胜利的手,“那你说,到底是咋知道孙玉香家猪屋子里头,有俺丢的衣服?”

  “唉,那,那俺就说实话吧。”刘胜利装作气愤而又无奈的样子,“她孙玉香个骚狗东西,不知是哪根弦搭错了,竟然给俺媳妇造个骚谣,生了不少是非呢。你肯定也听过,就是说小蓉跟张本民瞎搞的事,日她孙玉香本人和她的娘!她要是造谣别的男人,兴许俺还没那么大的火气,可偏偏造谣张本民!张本民才多大?只要眼不瞎,那都能看出来嘛,咋可能哩!所以俺十分确定,她孙玉香就是要活活把俺羞辱到死!”

  “也对哈。”罗才花一撇嘴,“嘎娃那点小东西,就刚够塞个牙缝吧。”

  “谁说不是呢。”刘胜利的表情很是委屈,“让你来说吧,俺能受得了那个气?受不了咋办?那俺得找她孙玉香的不是呐!于是俺就摸她家的岗,看能不能找她个不是,没准就能堵住她跟男人在屋里头乱搞。当然,如果是郑书记,那,那就算了。”

  罗才花的表情陡然露出了狠相。

  “嗌,小花花,算俺说多了,你可别生气呐,他俩的事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了,犯不着气伤身子。俺还是说跟俺有关的,你可听好喽。”刘胜利忙道,“前些日子,俺刚摸到孙玉香家门口,结果她从外面回来了,幸好还在说话,让俺给听着了,那得赶紧找地方躲躲啊,所以,就扭身进了她家的猪屋子,躲到了拐角最里头,结果,就发现了藏大缸后的那包衣服。”

  “哦,原来是恁回事。”罗才花点着头道。

  “就是啊。”刘胜利使劲咽了口唾沫,“你咋能怀疑俺呢?再说了,郑成喜说的是在理,但也不一定就是百分百对呀?没准啥时你一个不在意得罪了孙玉香,那她干些偷你衣服要你出丑的事,不是太正常了嘛。”

  “没错。”罗才花叹了口气,寻思着道:“俺说过孙玉香的坏话,说她心狠到能害人,是不是传到了她的耳朵里?”

  “噫,那就对了!”刘胜利很肯定地道,“孙玉香是啥人,她听了你这话,没趁你洗澡时弄死你,只偷了你的衣服,就算是好事了!”

  “看来这事啊,还得慢慢理头绪。”罗才花又一叹,“要是孙玉香真的做了那事,俺还会撕她几次!要是冤枉了她,俺就赔点钱了事。”

  “嗯,是的,毕竟你也不是不讲理的人嘛,该赔的话就赔点,省得别人说闲话。”

  刘胜利好话奉迎完,有人来了,买香烟。

  “好喽,钱可还了啊,你可记得到账本上把账目勾了呀!”刘胜利假装是来还欠账的,“否则到时你朝俺要二遍,俺不但不给,反过来你还得给俺名誉损失费呢!”

  “行了吧你,俺啥时做过那事!”罗才花知道附和,这是她和刘胜

  刘胜利不敢不停下,回过身看到罗才花的眼神后,不由得一哆嗦,不过,马上仰起了下巴,努力装成没事人一样。

  “是不是你搞的鬼?”罗才花起了疑心,“说实话!”

  “啥啊,咋这样说呢?”刘胜利摆出一脸无奈的样子,“这事啊,可别搁这儿嚷嚷,到店里去再跟你好好说道一下。还有,刚才店门还没锁呢,你胆子也忒大了点!”

  罗才花“哦”了声,一拍脑门,“都给你气晕了头!”说完,拽着肥圆的身子快步疾走。

  “这咋怪俺了呢,俺可是好心好意帮你的。”刘胜利不能有半点退缩的样子,否则更会让罗才花怀疑,他紧跟了上去。

  来到店里,气喘吁吁的罗才花来不及喘口大气,忙搬出钱匣子打开查看,发现没少钱后,庆幸道:“还好,还好,要不可就亏大了,赔了夫人又折兵呐。”

  “哟,小花花,还挺有文化的么。”刘胜利迫不及待地拍起了马屁,连称呼都十分肉麻。

  罗才花对此十分受用,脸上浮现出幸福而又自大的神情,“历史故事,你不知道?”

  “俺啥时有机会听这种故事呢。”刘胜利搓了搓手,“小花花,时候不早了,俺回去吃饭喽。”

  “嗯。”罗才花一点头,马上又摇了起来,“唉,等会儿,刚才俺问你的话,你还没说清呢。”

  “你是说孙玉香家猪屋子里你的那包衣服?”刘胜利心里打起了鼓。

  “嗯,俺想问的是,不会是你在搞鬼吧?”

  “咋可能咧!”刘胜利一歪头,“就是给你两个脑袋,也不可能想通的呐!”

  “那你是咋知道俺的衣服,藏在了孙玉香家猪屋子里的?”

  “这……”刘胜利支支吾吾地挠起了头。

  “说啊!”罗才花一下就有点急了,“哦,你个刘胜利,是不是因为郑成喜看了你媳妇的下面,你就怀恨在心,搞报复的?趁俺洗澡时,偷偷拿走俺的衣服,现在顺势嫁祸给了孙玉香?!”

  “瞧你说的,要是有看你洗澡的机会,还有空拿你的衣服?”刘胜利的脸色显得非常不可思议,“有那工夫,俺还不如窜你身上,摸个大奶儿玩呢!”说完,跳到罗才花身边,对着她的前怀揉搓了起来。

  “行了,行了。”罗才花推开刘胜利的手,“那你说,到底是咋知道孙玉香家猪屋子里头,有俺丢的衣服?”

  “唉,那,那俺就说实话吧。”刘胜利装作气愤而又无奈的样子,“她孙玉香个骚狗东西,不知是哪根弦搭错了,竟然给俺媳妇造个骚谣,生了不少是非呢。你肯定也听过,就是说小蓉跟张本民瞎搞的事,日她孙玉香本人和她的娘!她要是造谣别的男人,兴许俺还没那么大的火气,可偏偏造谣张本民!张本民才多大?只要眼不瞎,那都能看出来嘛,咋可能哩!所以俺十分确定,她孙玉香就是要活活把俺羞辱到死!”

  “也对哈。”罗才花一撇嘴,“嘎娃那点小东西,就刚够塞个牙缝吧。”

  “谁说不是呢。”刘胜利的表情很是委屈,“让你来说吧,俺能受得了那个气?受不了咋办?那俺得找她孙玉香的不是呐!于是俺就摸她家的岗,看能不能找她个不是,没准就能堵住她跟男人在屋里头乱搞。当然,如果是郑书记,那,那就算了。”

  罗才花的表情陡然露出了狠相。

  “嗌,小花花,算俺说多了,你可别生气呐,他俩的事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了,犯不着气伤身子。俺还是说跟俺有关的,你可听好喽。”刘胜利忙道,“前些日子,俺刚摸到孙玉香家门口,结果她从外面回来了,幸好还在说话,让俺给听着了,那得赶紧找地方躲躲啊,所以,就扭身进了她家的猪屋子,躲到了拐角最里头,结果,就发现了藏大缸后的那包衣服。”

  “哦,原来是恁回事。”罗才花点着头道。

  “就是啊。”刘胜利使劲咽了口唾沫,“你咋能怀疑俺呢?再说了,郑成喜说的是在理,但也不一定就是百分百对呀?没准啥时你一个不在意得罪了孙玉香,那她干些偷你衣服要你出丑的事,不是太正常了嘛。”

  “没错。”罗才花叹了口气,寻思着道:“俺说过孙玉香的坏话,说她心狠到能害人,是不是传到了她的耳朵里?”

  “噫,那就对了!”刘胜利很肯定地道,“孙玉香是啥人,她听了你这话,没趁你洗澡时弄死你,只偷了你的衣服,就算是好事了!”

  “看来这事啊,还得慢慢理头绪。”罗才花又一叹,“要是孙玉香真的做了那事,俺还会撕她几次!要是冤枉了她,俺就赔点钱了事。”

  “嗯,是的,毕竟你也不是不讲理的人嘛,该赔的话就赔点,省得别人说闲话。”

  刘胜利好话奉迎完,有人来了,买香烟。

  “好喽,钱可还了啊,你可记得到账本上把账目勾了呀!”刘胜利假装是来还欠账的,“否则到时你朝俺要二遍,俺不但不给,反过来你还得给俺名誉损失费呢!”

  “行了吧你,俺啥时做过那事!”罗才花知道附和,这是她和刘胜

  利事先商量好的幌子,“该勾的账,俺肯定会勾!”

  “开玩笑的呢。”刘胜利边说边走,“就是你忘了勾,俺也会认的,谁叫自己当时大意看不准。”

  刘胜利走出了店门,立刻快步飞奔起来,时间真的不早了。

  跑到家中时,又被张本民抽空拱了一番的卢小蓉正坐在灶屋里,身形有些疲惫。

  “你是咋回事?”卢小蓉见刘胜利回来,忙摆出一副埋怨的样子,“说好了喊张本民来吃饭,可你这个主人老是不到,是不想给人家吃么!”

  “不是,绝对不是!”刘胜利一摆手,“俺刘胜利平日里是不够大气,但这次也绝不是小气。嘿嘿,有些事啊,你不懂!”说完,扭着脑袋到处看,“张本民呢?”

  “在堂屋呢,不知找了本啥书在看。”

  “嗯,那就把饭菜端上!”刘胜利说完去了堂屋,一见张本民就把罗才花打孙玉香的事说了个详详细细,当然,也没忘朝自己脸上贴金。

  “欸哟,刘队长,哦不,刘哥!”张本民拍拍刘胜利肩膀,“有能力,有能力啊!”

  “俺说过,会让你满意的!”刘胜利抖着肩膀笑了,“行了,不多说,赶紧吃饭!”

  这顿饭,吃得可真是痛快!

  只是卢小蓉有点不自在,她时不时碰下胸前的衣服。

  张本民十分不解,便趁刘胜利去茅房的时候,悄声问:“小蓉姐,你瞎搓搓个啥嗫?”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