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1982 第23章 肉丝

小说:重返1982 作者:青普山河 更新时间:2021-03-01 18:43: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感到头发有异样的卢小蓉以为是有小虫子,忙摇了摇头。张本民也不说,抿着嘴偷笑,他喜欢这种感觉。

  回程的路是下坡,特别省力,还又快。没多久,便到该拐上小路的点儿。

  “嘎娃,要拐上小路了!”卢小蓉提醒了一句。

  “小蓉姐,以后能不能喊俺大名呢?”张本民一只胳膊抱紧了卢小蓉。

  “小名多好呀。”

  “你喊俺小名,会让俺觉得自己还是小孩呢。”

  “小孩好啊,小孩没烦心的事。”

  “可有些话却没法开口啊。”

  “你想说啥?”

  “想问你几个事。”

  “问呗。”

  “开不了口。”

  “咿。”卢小蓉笑了起来,“俺知道你要问啥?”

  “吹牛。”

  “真的知道。”

  “那咱打赌?”

  “打就打,不过你会耍赖,就是明明俺猜中了,你也不承认。”

  “你要是有这想法,那也好办呀,俺把要问的先写到纸上不行么?”

  “嗯,这法子倒不错。”

  “可惜这会儿没笔和纸。”

  “等以后的。”

  “等啥呀,今晚咋样?”

  “今晚?”

  “对,就今晚。”张本民故作神秘地道,“今晚,俺到你家门口,学几声猫叫,你就出来,成不?”

  “不成。”

  “反悔了?”

  “没,俺出不来呢。”

  “呵呵,刘队长看得很紧嘛。”张本民有意要气气卢小蓉,“是不是你……”

  “俺啥啊?”

  “你会出来胡耍?”

  “放屁!”卢小蓉一下就生气了,而且是真的生气,她跳下车子,对张本民大声道:“你下来,俺不带你了!”

  “嗳,小蓉姐,别啊。”张本民一时也不知道怎样才好,“俺,俺跟你开玩笑呢。”

  “啥玩笑你也能开呀?”卢小蓉很是委屈,“你是不是觉得俺跟你这样,你就把俺看成是跟许礼霞一样的人了?”

  “没没没,绝对没有。”张本民挠起了头,“就是随口一说嘛。”

  “那也不行。”卢小蓉晃了下洋车子,“你下来!”

  张本民没法子,只好照办。

  “反正也不远了。”卢小蓉望望远处的村子,再看看日头,“你走回去也不会迟。”说完,跳上洋车子走了。

  有些发呆的张本民摸了摸下巴,很快就笑了,“好家伙,带劲!真带劲!”

  嘴上说着带劲,脚下也带着劲,张本民迈开腿小跑起来。十来分钟的功夫,便进了村。

  “奶奶!”一进家门,气喘吁吁的张本民就喊了起来。

  正在灶屋做饭的奶奶回头一看,很意外,“放学了?”

  “没……没。”嘎娃支吾着,知道也没法瞒了,就把事情说了,然后把剩下的八块多钱放到了灶台上。

  奶奶并没有高兴起来,反而有点生气,不过只是叹着气道:“嘎娃,是奶奶不好,不能让你吃上口好饭。”

  “奶奶,你可别这么说,吃啥都一样,饿不着就行嘛。”

  “话是那么说,可事儿不是那么个事儿啊,你看,你这一下不就耽误上学了嘛。”奶奶抹起了眼角,“半天的课呢。”

  “俺会补上的,奶奶,你不知道你孙子聪明嘛。”张本民理解奶奶的心情,“奶奶,以后啊,俺不会再逃课,保证不逃了。”

  “好,不逃课好。”奶奶摸着张本民的头,“上学上好了,才能有出息呢。”

  “是的,这个道理俺懂。”张本民边说边拿出烤饼,撕成两层,夹了根油条进去,然后放到奶奶手里,“奶奶,你吃!”

  “奶奶不吃,留着你吃。”

  “留啥啊,今个中午俺不在家吃,孙余粮他娘让俺到他家吃呢。”

  “哦,不是说了嘛,别随便到人家去吃饭。”

  “可是俺已经答应了。”

  “行,去就去吧,改天啊,你把余粮喊来家也吃一顿。”

  “好呀。”张本民又拿出了凉粉,找了双筷子,送到奶奶跟前,“奶奶,你得赶紧吃,千万别留给俺,你想啊,等到晚上,都黏糊了,还咋吃?”

  “唉,你这孩子。”奶奶叹了口幸福的气儿,笑了,“行,俺吃。不过呀,你也得吃点。”

  “俺要到余粮家吃呢。”

  “对呀,你在家吃点再去,等到了余粮家,正好少吃点嘛。”奶奶说着,夹了一筷子凉粉让张本民吃下,“这烤饼和油条,你也得吃点。”

  “奶奶,你就别管俺了。”张本民摸着脑门,得想办法让奶奶吃啊。凉粉是没问题的,留不住,可这烤饼和油条,如果不出意外,奶奶肯定会留到晚上给他,干脆一分为二,“奶奶,你把手上的凉粉、烤饼和油条都吃了,还有一个烤饼和油条,就留给我晚上吃吧。”

  “中,中。”奶奶答应得很好。

  “特别是这烤饼和油条,你一定得吃啊,要是都留到晚上给俺,那俺一口都不会尝的。”

  “嗳,你说你这孩子。”奶奶又笑了,“中,俺吃,俺吃还不行么!”

  张本民真的是开心极了,拍着巴掌一蹦一跳地出了家门,到村头去等孙余粮。

  远远的,孙余粮风一样地跑了过来,甚至嘴角都甩出了口水。

  “咋了?”张本民忙问。

  “回,赶紧回,回家!”孙余粮脚步都没停。

  “孙余粮,他娘的到底咋回事啊!”张本民追了上去。

  “回家!”孙余粮边跑边回头,“吃饭!有好饭呐!”

  张本民一下就明白了,唉,穷日子啊。

  刚到孙余粮家门口,就闻到一阵阵香味。张本民闭上眼,仰起脸,仔细闻着,回味着。没错,是儿时过年的味道,有平常吃不到的饭菜。

  开饭了。

  一盘炒肉丝,一盘炒鸡蛋,一盘烧鲤鱼,还有一小锅白米干饭。

  张本民流口水了,眼巴巴地看着,喉头上下缩动,不停地咽着口水。

  “拿筷子呀!”董西云很真诚地笑着,在围裙上擦着手,“愣着干啥,吃,嘎娃,赶紧吃!”

  “哦哦,吃喽!”孙余粮抓起筷子,半起着身子,夹了一大筷子炒肉丝。

  说是炒肉丝,其实是炒土豆丝,只有少少的那么点肉。

  “嗌,真好!”桌上的孙未举嘬了一小口酒,“跟过年一样一样的!”

  “那可,不,不是嘛!”孙余粮含着满嘴的饭,说得米粒儿直喷。

  “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儿。”孙未举放下酒杯,拿起筷子不断拣着肉丝放到孙余粮的碗里。

  董西云慢慢瞪起了眼,举起筷子“啪”一下打在孙未举的筷子上,“你才没出息呢!”然后,她开始拣起肉丝,朝张本民碗里放。

  孙未举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夹了一块鱼肉放到张本民碗里,“来来,嘎娃,你也吃,你也吃。”

  张本民有股子说不出的感动,他看了看自己的碗,把董西云夹的肉丝夹给孙余粮。

  孙余粮犹豫着,舍不得,但还是夹给了张本民,“俺娘夹给你的,你就吃吧。”

  看着肉丝,张本民又来了一波感动,他眼角含泪,“好人,都是好人,俺以后肯定会让你们发达的!”

  “嘿!”孙未举笑了,“话是大了点儿,嗯,不过,好,老子就喜欢你这样的,跟你爹一样,俺就是佩服!”

  提到爹,张本民突然很伤感。

  董西云一看,又举起了筷子,使劲砸了下孙未举的胳膊,“真是个没眼的!”

  孙未举摸了摸胳膊,嘿嘿笑着,“哦,不说别的了,不说了,赶紧吃饭,这么好的饭摆面前,那还有嘴说话呢。”

  其实张本民也没那么脆弱,心里难受也不过就那么一小会,还有,从重回童年到现在,真还没吃顿好饭呢。当即,就头也不抬地大吃了起来。

  孙余粮吃撑了,放下碗筷的时候坐桌旁不起来,说等会再站,要不肚子疼。张本民还好,毕竟是做客的,再咋样也得悠着点。

  “余粮,俺上午没上课,老师也没问吧?”张本民陪孙余粮坐在桌旁。

  “没,你不是让高奋进请假了嘛,没有老师问的。”孙余粮摸着肚皮,脸上既有满足感,也有懊悔之意。

  “那就好,否则还得再向老师解释半天,尤其是王团木个比养的,根本就不听俺的解释,只会打俺。”

  “哎唷,说起王团木,好像他问过你呢。”

  “问了啥?”张本民一下紧张起来。

  “好像也没啥,反正没有发火,但脸色是不太好看的。”

  “他娘的,那估计要有麻烦。”张本民皱起了眉头,“王团木个杂种老是看俺不顺眼,也不知哪儿得罪他了。”

  “不惹他呗,咱们都四年级了呢,再过一年就可以上初中了。到时损种王团木还能把咱咋样?干瞪眼去吧。”

  “嗯,是要小心点。”张本民说着站起来,去茅房撒尿。走近灶屋的时候,听到孙未举和董西云在谈话。

  孙未举的意思是,洗刷完了捣鼓一下子。董西云骂他没出息,整天就知道弄那点事。

  “男人嘛,也很正常的。”孙未举死皮赖脸地笑着。

  “正常个屁!”董西云没好气地道,“不敲打敲打你,你还真没个数了呢。”

  “啥啊,咋就没数了呢?”

  “人家一次干的事,你他娘的恨不得分十次八次的!就这点能耐,成天挠弄个啥?正常么?”

  此话一出,孙未举顿时支吾了,不过还有些恼羞成怒,“你……你个臭娘们!你,你是不是想让俺揭你个老底?!”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