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1982 第22章 耳上发

小说:重返1982 作者:青普山河 更新时间:2021-03-01 18:43: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叫啥?”被问到名字,女售货员趴在柜台上,手托着下巴,一歪,眼睛斜上视,“俺不告诉你。”

  “行,不告诉俺,俺也不能硬扒你的嘴是不,毕竟……”张本民不怀好意地笑道,“毕竟咱这才是第一次见面嘛。”

  “呵呵……”女售货员又笑了,“还真是个小鬼头咧。”

  “好喽,时间紧呶,俺还得赶晌回家呢。”张本民跑到门口看看太阳,急急地回来,道:“姐,再帮俺拿几样东西呗。一个笸箩筐,一个顶针子,一个发箍,一个发卡,哦,两个发卡。”

  “乱花钱,买恁多东西干啥?”

  “有用,件件都有用的。”

  “嗐,小孩子,真是的。”女售货员转身走了几节柜台,把东西备齐了,“两块多呢,你确定都要?”

  “那还开玩笑?”张本民拿出十元的票子,朝柜台上一放。

  “哟,卖了不少钱嘛。”

  “以后会更多。”

  “可以,蛮有志气的。”

  “来!”张本民拿起一只发卡,点着脚尖、探着腰身、伸直了胳膊,尽量往女售货员面前送去,“姐,这个给你。”

  “给俺?”女售货员很是意外。

  “嗯。”张本民一点头,“第一次见姐的面,这算是点心意吧。”

  “哎呀。”女售货员竟不好意思起来,“这行么,不好吧,嗯,不好,确实是不好。”说完,把发卡推了回来。

  “嗐,不就是个小发卡嘛,又不是定情物,你看你,都恁大的人了,还紧张个啥。”

  “嘿哟,整半天,俺还给你个小伢子教训了啊。”女售货员一把抓过发卡,“行,那姐就收下了。”

  “这就对了嘛。”张本民笑笑,“快,找钱,俺还得赶回去呢。”

  “你家哪儿的?”

  “岭东大队。”

  “哦,那还不近呢。”

  “所以要抓紧呐。”

  女售货员点点头,“找你八块钱吧。”

  “这…[书迷楼小说网.smlxs.top]…”

  “嘘,别嘀咕。”

  “哦,好吧。”张本民收起那八块钱,对女售货员摆了摆手,“下次来公社,再找你玩啊。”

  “玩?玩你个头啊,小屁伢子。”女售货员趴在柜台上,轻声道:“俺叫薛梅,你呢?”

  “俺啊。”张本民贼贼地一笑,“俺还不告诉你哩!”

  说完,撒腿就跑。

  “嘿,你个狗屁孩儿,竟然把俺给耍了!”薛梅膀子一抱,颇有意味地点了点头,笑了。

  跑到街上的张本民,头也不回地东行而去。

  屏坝街太长,一口气跑不到头。到了公社文化站的时候,张本民停了下来,得喘口气儿。

  文化站的院子有点儿味道,中间挖了水池,还搞了个小假山,假山背后是木质长廊,看上去还真是那么回事。张本民寻思着,要是能进去溜达一通应该不错,可瞅瞅看大门老头阴森的老眼,知道肯定没戏。

  不能多歇,咋说中午前得赶回去。张本民拔脚要走,可瞥眼看到了院里的一间办公室里走出一个熟悉的身影,是曾经的小学班主任代课老师王一玲,交了他两年数学和美术。

  看到王一玲,许多往事涌上心头。

  那会儿小学还在村里,虽然没有漂亮的教室和院墙,但那一排可以结出金黄色果实的高大绿荆棘,足以带来相当的快乐。还有办公室门旁那口挂在水泥杆架上几百斤重的铁铃铛,到了上下课时间,轮班的老师便会拉起铃坠子,上课是三声连响“当当当,当当当……”下课是两声连响,“当当,当当……”有时候值班敲铃的老师忘了点,下课拖了超过五分钟,校长便会气势汹汹到办公室大喊,孩子都憋到尿裤子了,还不赶快打下课铃!

  那口铁铃铛,是个快乐的玩意,人人都想敲。张本民和高奋进、孙余粮没少敲过,他们几乎都是晚上行动,每人抱几块砖头,偷偷跑到铃铛底下摞起来,然后挨个爬到上面,猛拽铃坠子绳,敲得全村鸡犬不宁。后来校长发狠,说那是多么危险的一件事,万一铃铛掉下来,几百斤的东西还不出人命?于是,围着水泥杆架周围便出现了一个大圆圈,校长说,不管什么时候,谁踏进这个圆圈,立马开除回家!

  圆圈是不敢进去了,但张本民有的办法,他拣来一堆石子,站在圈外掷,铃铛依旧会响起。

  再后来,学校就派老师值班。

  王一玲就是值班人员之一,而且还当场抓住过他,不过她并没有把事情说出去。

  张本民一直打心底里感激王一玲,因为王一玲对他特别好,打铃铛的事只是其中一次。还有很多次,王一玲在教室里捡到橡皮时,会悄悄放到他的文具盒里。有时班里同学一起在课间疯打疯闹,王一玲进了教室还都没回到座位上时,便会遭到集体惩罚,挨个被踢腚盘儿,轮到他的时候,王一玲便抓着他的膀子一拎,送到了已经被踢过的一边,然后接着踢下一个同学。

  这么好的老师,张本民宁愿让王一玲交一辈子。可是令人遗憾的是,小学搬到西岭的新校园之后,她就被辞退了。

  往事想得眼眶发热,再抬眼看时,王一玲已经推着辆洋车子快走出院门了。

  张本民赶紧躲到电线杆后面,他不愿意此时与王一玲撞面,因为她很落寞,脸上有满满的忧伤。

  “还不行?”门卫老头问了走到门口的王一玲一句。

  王一玲苦笑了下,摇摇头,“不行呢。”

  “唉,俺看啊,以后也别来了,没啥戏。”门卫老头叹了口气,样子有些爱莫能助,“你画的画俺看过,来文化站写写画画是没问题的,可这站里头招人,大多数是不看真本事的,那公社大院里头的关系户多着呢。”

  “俺也知道,就是想多碰碰运气。”王一玲抿抿嘴,“王大爷,谢谢你跟俺说这些。”

  “谢啥啊,俺们都姓王,是一家。再说,又不能帮上你点实惠的。”被称为王大爷的老人咳嗽了两声,“其实,不让你再来,也算是帮到点子上了。”

  “哦?”王一玲皱起了眉头。

  “丫头,你是不明白啊,那个汪站长,不是啥好人,你要是再来一次,估计他就会跟你提要求了。”王大爷不无担心地道,“事不过三嘛。”

  “提啥要求?”王一玲似乎又看到了希望,“要钱?”

  “钱?”王大爷哼了一声,“不但要钱,还要你的人嗫!”

  王一玲听了,身子一个哆嗦。

  “你看……”王大爷摇摇头,“所以俺让你不要再来了。”

  “嗯,俺知道了。”王一玲更为失落了,她胸口起伏,无声地叹了口气,“王大爷,真的谢谢你了。”说完,跨上洋车子离去。

  听了这番对话,张本民也有点消沉,咋办呢?只有等以后帮忙弥补了,现在他可是半点法子都没有的。

  王一玲走远了,张本民也开始赶路,心里有股有说不出的滋味。

  走过桥头,出了驻驾庄村地盘,爬一段小坡,站到了岭上时,张本民的阴郁心情陡然全无,甚至是无比激动起来。

  卢小蓉正蹲在路边呢。

  “嗳,小蓉姐!”张本民着实是感到意外,“你咋在这儿的?”

  “真是的。”卢小蓉站起身来,把飞鸽牌洋车子一推,“接你呢!”

  “啊呀!”张本民浑身上下瞬间爽了个透,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你说啥了?”

  “俺在这等着接你呢!”卢小蓉见四周无人,似乎也很放得开,声音提得老高。

  “哟哟哟,听到了,听到啦!”张本民颤抖抖地走到洋车子旁,“小蓉姐,你真好!”

  “唉,俺是瞧你真的不容易,小小年纪就知道挣钱养家了。”卢小蓉对着张本民一甩头,“你手里东西多,先上。”

  “哦,俺帮奶奶买了个针线笸箩筐,省得她东搁西忘的,还有个顶针子,马上天要冷了,有两床被子还要整一下,弄个顶针子还能保护一下奶奶的手指。”

  “好孝顺。”卢小蓉慨叹着,“好喽,你要坐稳呀,俺要骑快点,还得回家做饭呢。”

  “俺买了油条和烤饼,你吃呗。”

  “哪能呀,你拿给奶奶吃,俺家里还有一口了呢。”

  张本民骑到后座上,再看前座,座子的前头已经调整了上倾的状态。“嗐,小蓉姐,车座儿咋弄趴了呢?”他呵呵一笑,“那,骑着还带劲嘛。”

  “去去去,以后不许提这事儿。”卢小蓉从前面屈腿上了车子,“再说的话,俺就不理你了。”

  “行,行,保证不说,就俺一个人知道还不行么。”张本民说着,伸出一只手臂,揽住了卢小蓉的腰身。这一次,他可不敢往下按了,因为不敢想象那一片浓密的草原,怕忍不住做下出格的事,那可不太好。

  “嘎娃,俺们还走小路,到村头的时候,就不带你了。”

  “嗯,大路当然走不得,要不会被说闲话的。”

  “那,那倒不是主要原因。”

  “小蓉姐,你别否认了。”张本民拿开揽住卢小蓉的手,掏出一个发卡,挺了挺身子,夹到了卢小蓉的耳上发。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