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1982 第21章 雄起的精神寄托

小说:重返1982 作者:青普山河 更新时间:2021-03-01 18:43: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抢走十元大票的是个小媳妇模样的女人,天然的蛮横中又带着冲天的怒气。

  “干嘛,抢俺钱干嘛?”张本民看着这个模样还算俊俏的小媳妇,很难与眼前发生的事联系到一起。

  “抢?”女人眉毛一抻,“俺是拿,拿回俺的钱!”

  张本民看看年轻人,问道:“这到底是谁的钱?”

  年轻人一脸尴尬,带着近乎乞求的口气对女人道:“媳妇,这,这钱是买老鳖的,还,还给人家吧。”

  “啥,你再给俺说一遍?!”女人一叉腰,横眉怒目,“简直是个无脑儿!这么个老鳖要十块钱?”

  “还,还有别的呢。”年轻人声音柔弱。

  “还有啥东西?”女人眼瞪得更大,抬手一指年轻人,“你还能说出个啥!”

  年轻人张了张嘴巴,叹了口气。

  “瞅你个衰样!”女人说完,使劲扣着裤兜,半天摸出一张皱巴巴的两元纸票,转向张本民,道:“多少就这些了!要就要,不要拉倒!”

  张本民没动,心想这女人也太野蛮了些,是不是该想法子整整她?主意还没定,年轻人似乎有点忍不住了。

  “媳妇,你能不能不这样,或者说今天能不能不这样?”年轻人微微皱起了眉头。

  “嘿,啥时轮到你对我发号令了?”女人鼻孔里哼了一声,“俺告诉你,俺不能不这样,今天也不能不这样!”

  “你摸着良心说,从结婚到现在,俺对你到底咋样?!”年轻人的脸色由尴尬开始变得阴冷。

  张本民知道,年轻人要爆发了。不过,这个没有眼色的女人丝毫察觉不到,她的印记里只有她的高高在上。

  “你对俺咋样是你的事!”女人抱起了膀子,“反正啊,今天这老鳖,只能给两块!”

  “十块。”年轻人语调不高,但很坚决。

  “今个儿还真是奇了怪,竟然还跟俺犟上了?”女人的口气越发傲慢,“做白日大梦吧你!”

  “住嘴!”年轻人陡然提高了声音,“你给俺住嘴!”

  这是女人完全没有料想到的,她有些发愣。

  围观的人一直绷着的心,开始有点松缓了,包括张本民,大家似乎都更愿意看到一个卑微男人的崛起。

  在众人鼓励的目光下,年轻人上前从女人手中抽回十元的票子,放到张本民手中,回过头继续咆哮着,“告诉你,今个儿俺还就非做个主不可!多大点事?不就是买个老鳖么?这点事都搞不定,难道俺还不如一只老鳖?”

  “好!”人群有人鼓起了掌。

  年轻人一时颇为豪情,边点头边扫视着人群,像得胜的将军在检阅部队。

  张本民看着,竟油然生出些感动,这,是不是国家和民族未来的希望?

  “俺再告诉你!”年轻人又发话了,他昂首挺胸地对着女人,“就算你今天回去打断俺的腿,老鳖这事也就这样了,十块,就是十块!”

  这真他娘的……

  无语。

  围观者起了嘘声,不断有人离去,他们好像很失望。张本民看得出来,人群中绝大多数的男人,都跟眼前的年轻人差不多,他们之所以如此巴望着年轻人雄起,其实是把他作为精神上寄托。

  但不管如何,年轻人的这一通操作,效果的确是有,女人似乎没了之前气盖山河的架势。

  张本民觉得需要拉个圆场了,免得女人缓过神来,这年轻人根本就招架不了,当然,最重要的是老鳖就卖不了那么多钱了。

  “这样吧,领导。”张本民从口袋里掏出两张一块钱的票子,“多少得找你两块,你家媳妇咋说也来了一趟,不能没点面子吧。”

  “不,这事绝不!”年轻人的倔脾气上来了,“俺说话算话!”

  “知道,男子汉大丈夫顶天立地,说一不二,不过嘛,咱多少也得照顾点女人不是?”张本民把两张票子塞到年轻人手中,“你拿着,大家都得个安稳。”

  “你少拿了钱,还安稳?”

  “俺不安稳,就一个人呀,可你跟媳妇不安稳,是两人,所以,还是少数服从多数吧。”

  一旁的女人终于忍不住了,一把拽着年轻人的胳膊,“瞧你傻鸟样,人家都主动找钱给你,你还叽叽歪歪的,就数着你了是不?”

  年轻人也不再坚持,看似不情愿却又挺顺从地跟着女人走了。

  张本民摇头笑笑,他很想给年轻人点建议,但缘分还没到,如果下次有机会碰到,肯定会和他多讲几句。

  捂着口袋里的十块五毛钱,张本民看看日头,时间不早了,得早点回家。不过回去之前得买几样东西。

  油条和烤饼一定是要买的,还有凉粉,这样搭配才会更美味。一共花了不到五毛钱,买了两根油条、两个烤饼、一小份凉粉。

  闻着香喷喷的味道,张本民咽了下口水,他没吃,这是给奶奶的午饭。

  站在街中心的张本民挺自豪,或许从今天开始就可以尝试着改变生活了。不过他知道,不能得意忘形,毕竟现在只是个四年级的小学生,得悠着点。

  想到中午要去孙余粮家吃饭,张本民觉得该买个小玩具带着,空着手不太好。当即,他便去了供销社。

  供销社在街中心西北口,高大的门厅,让人有点望而却步。进得门去,里面是一溜大半个人高的柜台,大概有百十米长。柜台后边的货架上,分门别类摆满了各种商品,看着都开心。

  让人不开心的是,柜台和货架之间的售货员,个个挂着张牛逼哄哄的脸,好像能卖件东西给你,那就是天大的恩惠,必须接受各种感恩戴德。有时一个不高兴不想卖了,就说没货。有人指着货架,说那儿不还有么,他们就会用一副训斥的口气说那是样品,懂不?不能卖的。

  总之,进供销社,必须得小心翼翼,千万不能惹着售货员的心情。

  “阿……大姐。”张本民想对小玩具区的女售货员喊阿姨,但怕人家嫌老,最后还是喊了大姐。再说了,人家的确也不大,最多二十出头。

  “啥,你喊啥来着?”女售货员似乎很不受用。

  “大,大姐啊。”

  “滚你个犊子,想占俺便宜?”女售货员夸张地抿着嘴,“小毛孩,喊俺阿姨!”

  张本民噗嗤一声笑了,唉,这就是年代!

  “你还笑!”女售货员一瞪眼,“没让你喊姨奶奶就算好事了!”

  “好好,姨奶奶。”张本民摇摇头,一副不屑的样子。

  “嘿,俺看你这是自找难看是不?不情愿呐!”

  “绝对不是,俺是觉得吧,你有点傻。”

  “傻?!”女售货员向前探着身子,抬手照着张本民的头就是一巴掌,“你疯了你,敢说俺傻!”

  这一巴掌没用力,只是做个样子而已。其实就是用力也无所谓,张本民的注意力都在女售货员的领口里呢,刚才她一倾身,那两团大白兔弹跳不止,很是诱人。

  “你走吧,啥都东西都不卖给你!”女售货员仰起了下巴。

  “别啊,你要是听俺解释一下,保准就不生气了。”张本民说话时,目光不离那对大白兔藏身的地方。

  女售货员似乎察觉到了,立刻捏了捏衣服的扣领,“咿,小孩儿,你看啥呢?”

  “没啊,俺在想着跟你解释呢。”

  “好,你说吧,看你咋胡诌八扯。”

  张本民咳嗽了下,一本正经地道:“开始吧,俺也想喊你阿姨的,可一琢磨,不行啊,喊阿姨的话,那不是把你给喊老了么?这人啊,跟河里的鱼啊鳖啊啥的可不一样,越老越值钱,你知道的,老鳖值钱是不是?可人不行呐,尤其是女人,绝对不能老,得年轻!年轻代表啥?代表漂亮,有活力,搁太阳底下就是一朵耀眼的花!让男人一看就迈不开腿,起码得看一阵子才行。你想想,如果是老女人呢?谁愿意看?看一脸皱巴巴的皮么?”

  女售货员一听,下意识地摸了下脸。

  张本民一笑,“姨奶奶。”

  “不许喊这个!”

  “阿姨。”

  “也不许。”

  “大……姐?”

  “嗳,就这个了。”女售货员一扭下巴,“说吧,想买啥?”

  “想买的你也不卖啊。”

  “今个儿姐高兴,只要你有钱,啥都可以。”

  “真的?”

  “别废话。”女售货员侧着身子,手臂一展,指着货架道:“看准喽,随便选!”

  “俺,俺想选你,成不?”张本民憨憨地笑着。

  “……”女售货员真的是瞪大了眼睛,“买俺?”

  “是啊。”张本民认真地点点头,“你看你恁好看的,把你买回去当媳妇,不是很好么?”

  “嘻嘻嘻……”女售货员掩着嘴笑了,“你这小孩儿,还真是会讲话。”说完,她扭头看看四周,小声道:“嗨,赶紧点儿,选好了告诉我,两个玩具收你一个的钱,咋样?”

  嘿,这事当然好。张本民连连点头,“姐,你帮俺看呗,五毛以内的就成。”

  “五毛?”女售货员一皱眉,“你家很有钱呐?”

  “不,俺家穷得很。”

  “那你哪儿来的钱?”

  “河里捉了只老鳖,还有黄鳝,刚卖的钱。”

  “那你多留点呗,给你选个六分钱的塑料手枪好了,带皮筋的,还能打纸团,行么?”

  “行行,姐说啥就是啥。”

  女售货员回身取了两只塑料枪,放到张本民面前的柜台上,把其中一只向前推了推,动作很快,“赶紧先装一只起来,要不等会有人看到了,可就得收两只的钱了啊。”

  “哦,好好好。”张本民立刻拿着,边塞进口袋边道:“姐,你叫啥名儿?”__100